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 第 5 頁


做第10位藝神吧,你要比凡夫 所祈求的古代九位高明得多; 有誰向你呼籲,就讓他獻出 一些可以傳久遠的不朽詩歌。 我卑微的詩神如可取悅于世, 痛苦屬於我,所有讚美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7)

做第10位藝神吧,你要比凡夫

所祈求的古代九位高明得多;

有誰向你呼籲,就讓他獻出
一些可以傳久遠的不朽詩歌。
我卑微的詩神如可取悅于世,
痛苦屬於我,所有讚美全歸你。

三九

哦,我怎能不越禮地把你歌頌,
當我的最優美部分全屬於你?
讚美我自己對我自己有何用?
讚美你豈不等於讚美我自己?
就是為這點我們也得要分手,
使我們的愛名義上各自獨處,
以便我可以,在這樣分離之後,
把你該獨得的讚美全部獻出。
別離呵!你會給我多大的痛創,

倘若你辛酸的閒暇不批准我

拿出甜蜜的情思來款待時光,

用甜言把時光和相思矇混過

如果你不教我怎樣化一為二,
使我在這裡讚美遠方的人兒!

四○

奪掉我的愛,愛呵,請通通奪去;
看看比你已有的能多些什麼?
沒什麼,愛呵,稱得上真情實義;
我所愛早屬你,縱使不添這個。
那麼,你為愛我而接受我所愛,

我不能對你這享受加以責備;

但得受責備,若甘心自我欺紿,
你故意貪嘗不願接受的東西。
我可以原諒你的掠奪,溫柔賊,

雖然你把我僅有的通通偷走;

可是,忍受愛情的暗算,愛曉得,
比憎恨的明傷是更大的煩憂。
風流的嫵媚,連你的惡也嫵媚,
儘管毒殺我,我們可別相仇視。

四一

你那放蕩不覊所犯的風流罪 當我有時候遠遠離開你的心
與你的美貌和青春那麼相配,
無論到哪裡,誘惑都把你追尋。
你那麼溫文,誰不想把你奪取?
那麼姣好,又怎麼不被人圍攻?
而當女人追求,凡女人的兒子
誰能堅苦掙扎,不向她懷裡送?
唉!但你總不必把我的位兒占,

並斥責你的美麗和青春的迷惑:
它們引你去犯那麼大的狂亂,

使你不得不撕毀了兩重誓約:

她的,因為你的美誘她去就你;
你的,因為你的美對我失信義。

四二

你佔有她,並非我最大的哀愁,

可是我對她的愛不能說不深;

她佔有你,才是我主要的煩憂,
這愛情的損失更能使我傷心。
愛的冒犯者,我這樣原諒你們:
你所以愛她,因為曉得我愛她;
也是為我的原故她把我欺瞞,
讓我的朋友替我慇勤款待她。
失掉你,我所失是我情人所獲,
失掉她,我朋友卻找着我所失;
你倆互相找着,而我失掉兩個,

兩個都為我的原故把我磨折:

但這就是快樂:你和我是一體;
甜蜜的阿諛!她卻只愛我自己。時尚書屋

四三

我眼睛閉得最緊,看得最明亮:

它們整天只看見無味的東西;

而當我入睡,夢中卻向你凝望,
幽暗的火焰,暗地裡放射幽輝。
你的影子既能教黑影放光明,
對閉上的眼照耀得那麼輝煌,
你影子的形會形成怎樣的美景,
在清明的白天裡用更清明的光!
我的眼睛,我說,會感到多幸運
若能夠凝望你在光天化日中,

既然在死夜裡你那不完全的影

對酣睡中閉着的眼透出光容!
天天都是黑夜一直到看見你,
夜夜是白天當好夢把你顯示!

四四

假如我這笨拙的體質是思想,
不做美的距離就不能阻止我,
因為我就會從那迢迢的遠方,
無論多隔絶,被帶到你的寓所。
那麼,縱使我的腿站在那離你
最遠的天涯,對我有什麼妨礙?
空靈的思想無論想到達哪裡,
它立刻可以飛越崇山和大海。
但是唉,這思想毒殺我:我並非思想,

能飛越遼遠的萬里當你去後;

而只是滿盛着泥水的鈍皮囊,

就只好用悲泣去把時光伺候;

這兩種重濁的元素毫無所賜

除了眼淚,二者的苦惱的標誌。

四五

其餘兩種,輕清的風,淨化的火,
一個是我的思想,一個是慾望,
都是和你一起,無論我居何所;
它們又在又不在,神速地來往。
因為,當這兩種較輕快的元素
帶著愛情的溫柔使命去見你,
我的生命,本賦有四大,只守住
兩個,就不勝其憂鬱,奄奄待斃;

直到生命的結合得完全恢復

由於這兩個敏捷使者的來歸。
它們現正從你那裡回來,欣悉
你起居康吉,在向我欣欣告慰。
說完了,我樂,可是並不很長久,
我打發它們回去,馬上又發愁。

四六

我的眼和我的心在作殊死戰,

怎樣去把你姣好的容貌分臓;

眼兒要把心和你的形象隔斷,
心兒又不甘願把這權利相讓。
心兒聲稱你在它的深處潛隱,

從沒有明眸闖得進它的寶箱;

被告卻把這申辯堅決地否認,
說是你的倩影在它裡面珍藏。

為解決這懸案就不得不邀請

我心裡所有的住戶

思想

協商;

它們的共同的判詞終於決定

明眸和親摯的心應得的份量

如下:你的儀表屬於我的眼睛,
而我的心佔有你心裡的愛情。

四七

現在我的眼和心締結了同盟,

為的是互相幫忙和互相救濟:

當眼兒渴望要一見你的尊容,
或痴情的心快要給嘆氣窒息,
眼兒就把你的畫像大擺筵桌,

邀請心去參加這圖畫的盛宴;

有時候眼睛又是心的座上客,

去把它繾綣的情思平均分沾:

這樣,或靠你的像或我的依戀,
你本人雖遠離還是和我在一起;
你不能比我的情思走得更遠,
我老跟着它們,它們又跟着你;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