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 第 6 頁


或者,它們倘睡着,我眼中的像 就把心喚醒,使心和眼都舒暢。 四八我是多麼小心,在未上路之前, 為了留以備用,把瑣碎的事物 一一鎖在箱子裡,使得到保險, 不致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7)

或者,它們倘睡着,我眼中的像

就把心喚醒,使心和眼都舒暢。

四八

我是多麼小心,在未上路之前,
為了留以備用,把瑣碎的事物
一一鎖在箱子裡,使得到保險,
不致被一些奸詐的手所褻瀆!
但你,比起你來珠寶也成廢品,
你,我最親最好和唯一的牽掛,
無上的慰安現在是最大的傷心
卻留下來讓每個扒手任意拿。
我沒有把你鎖進任何保險箱,
除了你不在的地方,而我覺得
你在,那就是我的溫暖的心房,

從那裡你可以隨便進進出出;

就是在那裡我還怕你被偷走:

看見這樣珍寶,忠誠也變扒手。

四九

為抵抗那一天,要是終有那一天,
當我看見你對我的缺點蹙額,
當你的愛已花完最後一文錢,

被周詳的顧慮催去清算賬目;

為抵抗那一天,當你像生客走過,

不用那太陽

你眼睛

向我致候,
當愛情,已改變了面目,要蒐羅

種種必須決絶的莊重的理由;

為抵抗那一天我就躲在這裡,
在對自己的恰當評價內安身,
並且高舉我這隻手當眾宣誓,

為你的種種合法的理由保證:

拋棄可憐的我,你有法律保障,
既然為什麼愛,我無理由可講。

五○

多麼沉重地我在旅途上跋涉,
當我的目的地我倦旅的終點

唆使安逸和休憩這樣對我說:

「你又離開了你的朋友那麼遠!」
那馱我的畜牲,經不起我的憂厄,
馱着我心裡的重負慢慢地走,

彷彿這畜牲憑某種本能曉得

它主人不愛快,因為離你遠遊:

有時惱怒用那血淋淋的靴釘

猛刺它的皮,也不能把它催促;
它只是沉重地報以一聲呻吟,
對於我,比刺它的靴釘還要殘酷,

因為這呻吟使我省悟和熟籌:

我的憂愁在前面,快樂在後頭。 五一七五

五一

這樣,我的愛就可原諒那笨獸 當我離開你,不嫌它走得太慢:
從你所在地我何必匆匆跑走?

除非是歸來,絶對不用把路趕。
那時可憐的畜牲怎會得寬容,
當極端的迅速還要顯得遲鈍?
那時我就要猛刺,縱使在禦風,

如飛的速度我只覺得是停頓:

那時就沒有馬能和慾望齊驅;

因此,慾望,由最理想的愛構成,
就引頸長嘶,當它火似地飛馳;
但愛,為了愛,將這樣饒恕那畜牲:
既然別你的時候它有意慢走,
歸途我就下來跑,讓它得自由。

五二

我像那富翁,他那幸運的鑰匙
能把他帶到他的心愛的寶藏,
可是他並不願時常把它啟視,
以免磨鈍那難得的鋭利的快感。
所以過節是那麼莊嚴和希有,
因為在一年中僅疏疏地來臨,
就像寶石在首飾上稀稀嵌就,
或大顆的珍珠在瓔珞上晶瑩。
同樣,那保存你的時光就好像
我的寶箱,或裝着華服的衣櫥,
以便偶一重展那被囚的寶光,
使一些幸福的良辰分外幸福。
你真運氣,你的美德能夠使人
有你,喜洋洋,你不在,不勝憧憬。

五三

你的本質是什麼,用什麼造成,
使得萬千個倩影都追隨着你?
每人都只有一個,每人,一個影;
你一人,卻能幻作千萬個影子。
試為阿都尼寫生,他的畫像

不過是模仿你的拙劣的贗品;

儘量把美容術施在海倫頰上,
便是你披上希臘妝的新的真身。
一提起春的明媚和秋的豐饒,
一個把你的綽約的倩影顯示,

另一個卻是你的慷慨的寫照;

一切天生的俊秀都蘊含著你。
一切外界的嫵媚都有你的份,
但誰都沒有你那顆堅貞的心。

五四

哦,美看起來要更美得多少倍,
若再有真加給它溫馨的裝潢!
玫瑰花很美,但我們覺得它更美,
因為它吐出一縷甜蜜的芳香。
野薔薇的姿色也是同樣旖旎,
比起玫瑰的芳馥四溢的姣顏,
同掛在樹上,同樣會搔首弄姿,

當夏天呼息使它的嫩蕊輕展:

但它們唯一的美德只在色相,
開時無人眷戀,萎謝也無人理;
寂寞地死去。香的玫瑰卻兩樣;

她那溫馨的死可以釀成香液:

你也如此,美麗而可愛的青春,
當韶華彫謝,詩提取你的純精。

五五

沒有雲石或王公們金的墓碑

能夠和我這些強勁的詩比壽;

你將永遠閃耀于這些詩篇裡,
遠勝過那被時光涂髒的石頭。
當着殘暴的戰爭把銅像推翻,
或內訌把城池蕩成一片廢墟,

無論戰神的劍或戰爭的烈焰

都毀不掉你的遺芳的活歷史。
突破死亡和湮沒一切的仇恨,

你將昂然站起來:對你的讚美

將在萬世萬代的眼睛裡彪炳,
直到這世界消耗完了的末日。
這樣,直到最後審判把你喚醒,
你長在詩裡和情人眼裡輝映。

五六

溫柔的愛,恢復你的勁:別被說
你的刀鋒趕不上食慾那樣快,
食慾只今天飽餐後暫覺滿足,

到明天又照舊一樣饕餐起來:

願你,愛呵,也一樣:你那雙餓眼
儘管今天已飽看到膩得直眨,
明天還得看,別讓長期的癱瘓

把那愛情的精靈活生生窒煞:

讓這淒涼的間歇恰像那隔斷

兩岸的海洋,那裡一對情侶
每天到岸邊相會,當他們看見
愛的來歸,心裡感到加倍歡愉;
否則,喚它做冬天,充滿了憂悒,
使夏至三倍受歡迎,三倍希奇。

五七

既然是你奴隷,我有什麼可做,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