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 第 7 頁


除了時時刻刻伺候你的心願? 我毫無寶貴的時間可消磨, 也無事可做,直到你有所驅遣。 我不敢罵那綿綿無盡的時刻, 當我為你,主人,把時辰來看守; 也不敢埋怨別離是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7)

除了時時刻刻伺候你的心願?

我毫無寶貴的時間可消磨,
也無事可做,直到你有所驅遣。
我不敢罵那綿綿無盡的時刻,
當我為你,主人,把時辰來看守;
也不敢埋怨別離是多麼殘酷,

在你已經把你的僕人辭退後;

也不敢用妒忌的念頭去探索

你究竟在哪裡,或者為什麼忙碌,
只是,像個可憐的奴隷,獃想著
你所在的地方,人們會多幸福。

愛這獃子是那麼無救藥的獃

憑你為所欲為,他都不覺得壞。

五八

那使我做你奴隷的神不容我,
如果我要管制你行樂的時光,
或者清算你怎樣把日子消磨,
既然是奴隷,就得聽從你放浪:
讓我忍受,既然什麼都得依你,
你那自由的離棄於我是監牢
讓忍耐,慣了,接受每一次申斥,
絶不會埋怨你對我損害分毫。
無論你高興到哪裡,你那契約
那麼有效,你自有絶對的主權

去支配你的時間;你犯的罪過

你也有主權隨意把自己赦免。
我只能等待,雖然等待是地獄,
不責備你行樂,任它是善或惡。

五九

如果天下無新事,現在的種種
從前都有過,我們的頭腦多上當,
當它苦心要創造,卻懷孕成功
一個前代有過的嬰孩的重擔!
哦,但願歷史能用回溯的眼光 縱使太陽已經運行了五百周
在古書裡對我顯示你的肖像,
自從心靈第1次寫成了句讀!
讓我曉得古人曾經怎樣說法,

關於你那雍容的體態的神奇;

是我們高明,還是他們優越,
或者所謂演變其實並無二致。
哦,我敢肯定,不少才子在前代
曾經讚揚過遠不如你的題材。

六○

像波浪滔滔不息地滾向沙灘:

我們的光陰息息奔赴着終點;

後浪和前浪不斷地循環替換,
前推後擁,一個個在奮勇爭先。

生辰,一度湧現于光明的金海,
爬行到壯年,然後,既登上極頂,
凶冥的日蝕便遮沒它的光彩,
時光又撕毀了它從前的贈品。
時光戳破了青春頰上的光艷,
在美的前額挖下深陷的戰壕,
自然的至珍都被它肆意狂喊,

一切挺立的都難逃它的鐮刀:

可是我的詩未來將屹立千古,
歌頌你的美德,不管它多殘酷!

六一

你是否故意用影子使我垂垂

欲閉的眼睛睜向厭厭的長夜?
你是否要我輾轉反側不成寐,
用你的影子來玩弄我的視野?

那可是從你那裡派來的靈魂

遠離了家園,來刺探我的行為,
來找我的荒廢和恥辱的時辰,
和執行你的妒忌的職權和範圍?
不呀!你的愛,雖多,並不那麼大:
是我的愛使我張開我的眼睛,
是我的真情把我的睡眠打垮,
為你的緣故一夜守候到天明!
我為你守夜,而你在別處清醒,
遠遠背着我,和別人卻太靠近。

六二

自愛這罪惡佔據着我的眼睛,

我整個的靈魂和我身體各部;

而對這罪惡什麼藥石都無靈,
在我心內紮根扎得那麼深固。
我相信我自己的眉目最秀麗,
態度最率真,胸懷又那麼俊偉;

我的優點對我這樣估計自己:

不管哪一方面我都出類拔萃。
但當我的鏡子照出我的真相,
全被那焦黑的老年剁得稀爛,

我對於自愛又有相反的感想:

這樣溺愛着自己實在是罪愆。
我歌頌自己就等於把你歌頌,
用你的青春來粉刷我的隆冬。

六三

像我現在一樣,我愛人將不免
被時光的毒手所粉碎和消耗,
當時辰吮乾他的血,使他的臉

佈滿了皺紋;當他韶年的清朝

已經爬到暮年的巉岩的黑夜,

使他所佔領的一切風流逸韻

都漸漸消滅或已經全部消滅,

偷走了他的春天所有的至珍;

為那時候我現在就厲兵秣馬

去抵抗凶暴時光的殘酷利刃,
使他無法把我愛的芳菲抹煞,
雖則他能夠砍斷我愛的生命。
他的丰韻將在這些詩裡現形,
墨跡長在,而他也將萬古長青。

六四

當我眼見前代的富麗和豪華

被時光的手毫不留情地磨滅;

當巍峨的塔我眼見淪為碎瓦,

連不朽的銅也不免一場浩劫;

當我眼見那慾壑難填的大海

一步一步把岸上的疆土侵蝕,
汪洋的水又漸漸被陸地覆蓋,
失既變成了得,得又變成了失;
當我看見這一切擾攘和廢興,

或者連廢興一旦也化為烏有;

毀滅便教我再三這樣地反省:

時光終要跑來把我的愛帶走。
哦,多麼致命的思想!它只能夠
哭着去把那刻刻怕失去的佔有。

六五

既然銅、石、或大地、或無邊的海,
沒有不屈服于那陰慘的無常,
美,她的活力比一朵花還柔脆,
怎能和他那肅殺的嚴重抵抗?
哦,夏天溫馨的呼息怎能支持
殘暴的日子刻刻猛烈的轟炸,
當岩石,無論多麼麼險固,或鋼扉,
無論多堅強,都要被時光熔化?
哦,駭人的思想!時光的珍飾,
唉,怎能夠不被收進時光的寶箱?
什麼勁手能輓他的捷足回來,
或者誰能禁止他把美麗奪搶?
哦,沒有誰,除非這奇蹟有力量:
我的愛在翰墨裡永久放光芒。

六六

厭了這一切,我向安息的死疾呼,
比方,眼見天才注定做叫化子,
無聊的草包打扮得衣冠楚楚,
純潔的信義不幸而被人背棄,
金冠可恥地戴在行尸的頭上,
處女的貞操遭受暴徒的玷辱,
嚴肅的正義被人非法地詬讓,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