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 第 9 頁


我狼吞虎嚥,或一點也嚥不下。 七六~一○○七六 為什麼我的詩那麼缺新光彩, 趕不上現代善變多姿的風尚? 為什麼我不學時人旁征博採 那競奇鬥艷,窮妍極巧的新腔?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7)

我狼吞虎嚥,或一點也嚥不下。 七六一○○

七六

為什麼我的詩那麼缺新光彩,
趕不上現代善變多姿的風尚?

為什麼我不學時人旁征博採

那競奇鬥艷,窮妍極巧的新腔?
為什麼我寫的始終別無二致,
寓情思旨趣于一些老調陳言,
几乎每一句都說出我的名字,
透露它們的身世,它們的來源?
哦,須知道,我愛呵,我只把你描,

你和愛情就是我唯一的主題;

推陳出新是我的無上的訣竅,
我把開支過的,不斷重新開支:
因為,正如太陽天天新天天舊,
我的愛把說過的事絮絮不休。

七七

鏡子將告訴你朱顏怎樣消逝,
日規怎樣一秒秒耗去你的華年;

這白紙所要記錄的你的心跡

將教你細細玩味下面的教言。

你的鏡子所忠實反映的皺紋

將令你記起那張開口的墳墓;

從日規上陰影的潛移你將認清,
時光走向永劫的悄悄的腳步。
看,把記憶所不能保留的東西
交給這張白紙,在那裡面你將
看見你精神的產兒受到撫育,
使你重新認識你心靈的本相。
這些日課,只要你常拿來重溫,
將有利於你,並豐富你的書本。

七八

我常常把你當詩神向你禱告,
在詩裡找到那麼有力的神助,
以致凡陌生的筆都把我倣傚,
在你名義下把他們的詩散佈。
你的眼睛,曾教會啞巴們歌唱,
曾教會沉重的愚昧高飛上天,
又把新羽毛加給博學的翅膀,
加給溫文爾雅以兩重的尊嚴。
可是我的詩應該最使你驕傲,

它們的誕生全在你的感召下:

對別人的作品你只潤飾格調,
用你的美在他們才華上添花。
但對於我,你就是我全部藝術,
把我的愚拙提到博學的高度。

七九

當初我獨自一個懇求你協助,

只有我的詩佔有你一切嫵媚;

但現在我清新的韻律既陳腐,
我的病詩神祇好給別人讓位。
我承認,愛呵,你這美妙的題材

值得更高明的筆的精寫細描;

可是你的詩人不過向你還債,
他把奪自你的當作他的創造。
他賜你美德,美德這詞他只從
你的行為偷取;他加給你秀妍,

其實從你頰上得來;他的歌頌

沒有一句不是從你身上發見。
那麼,請別感激他對你的稱讚,
既然他只把欠你的向你償還。

八○

哦,我寫到你的時候多麼氣餒,
得知有更大的天才利用你名字,
他不惜費儘力氣去把你讚美,
使我箝口結舌,一提起你聲譽!
但你的價值,像海洋一樣無邊,
不管輕舟或艨艟同樣能載起,
我這莽撞的艇,儘管小得可憐,
也向你茫茫的海心大膽行駛。
你最淺的灘瀨已足使我浮泛,

而他岸岸然駛向你萬頃汪洋;

或者,萬一覆沒,我只是片輕帆,
他卻是結構雄偉,氣宇軒昂:
如果他安全到達,而我遭失敗,
最不幸的是:毀我的是我的愛。

八一

無論我將活着為你寫墓誌銘,
或你未亡而我已在地下腐朽,
縱使我已被遺忘得一乾二淨,
死神將不能把你的憶念奪走。
你的名字將從這詩裡得永生,
雖然我,一去,對人間便等於死;
大地只能夠給我一座亂葬墳,
而你卻將長埋在人們眼睛裡。
我這些小詩便是你的紀念碑,
未來的眼睛固然要百讀不厭,
未來的舌頭也將要傳誦不衰,
當現在呼吸的人已瞑目長眠。

這強勁的筆將使你活在生氣

最蓬勃的地方,在人們的嘴裡。

八二

我承認你並沒有和我的詩神

結同心,因而可以絲毫無愧恧

去俯覽那些把你作主題的詩人

對你的讚美,褒獎着每本詩集。
你的智慧和姿色都一樣出眾,
又發覺你的價值比我的讚美高,

因而你不得不到別處去追蹤

這邁進時代的更生動的寫照。
就這麼辦,愛呵,但當他們既已
使盡了浮誇的辭藻把你刻劃,

真美的你只能由真誠的知己

用真樸的話把你真實地表達;

他們的濃脂粉只配拿去染紅

貧血的臉頰;對於你卻是濫用。

八三

我從不覺得你需要塗脂蕩粉,

因而從不用脂粉涂你的朱顏;

我發覺,或以為發覺,你的丰韻

遠超過詩人獻你的無味繾綣:

因此,關於你我的歌只裝打盹,
好讓你自己生動地現身說法,
證明時下的文筆是多麼粗笨,
想把美德,你身上的美德增華。
你把我這沉預設為我的罪行,

其實卻應該是我最大的榮光;

因為我不作聲于美絲毫無損,
別人想給你生命,反把你埋葬。
你的兩位詩人所模擬的讚美,
遠不如你一隻慧眼所藏的光輝。

八四

誰說得最好?哪個說得更圓滿
比起這豐美的讚詞:「只有你是你」?
這讚詞蘊藏着你的全部資產,
誰和你爭妍,就必須和它比擬。
那枝文筆實在是貧瘠得可憐,

如果它不能把題材稍事增華;

但誰寫到你,只要他能夠表現
你就是你,他的故事已夠偉大。
讓他只照你原稿忠實地直抄,
別把造化的清新的素描弄壞,
這樣的摹本已顯出他的巧妙,
使他的風格到處受人們崇拜。

你將對你美的祝福加以咒詛:

太愛人讚美,連美也變成庸俗。

八五

我的緘口的詩神祇脈脈無語;

他們對你的美評卻累牘連篇,
用金筆刻成輝煌奪目的大字,
和經過一切藝神鵰琢的名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