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十日談 第 138 頁


心,就理該受到天主的嚴厲懲罰。為了讓你們認識到這一點,好把殘忍從自己心坎中剷除個乾淨,我要在這裡講一個先苦後甜的故事給大家聽。拉韋納是羅馬納的一個古城,從前有過許多貴族和縉
作者:卜伽丘 / 頁數:(138 / 242)

心,就理該受到天主的嚴厲懲罰。為了讓你們認識到這一點,好把殘忍從自己心坎中剷除個

乾淨,我要在這裡講一個先苦後甜的故事給大家聽。時尚書屋
拉韋納是羅馬納的一個古城,從前有過許多貴族和縉紳,其中有個有錢人家的子弟,名
叫納達喬·奧納蒂,還沒娶親,父親和叔父相繼逝世,遺下財產全歸他繼承,所以成了豪
富。大凡富家子弟即使還沒有太太,也得有個情人,所以他愛上了巴奧羅·特拉維沙利家的
小姐,希望憑着他那些禮物,和當時的一套求愛的方式,可以贏得她的好感。可是特拉維沙
利家是個大族,比他門第高多了,也許就因為她這高貴的身份,也許要因為她那罕有的美
貌,所以不管他怎樣追求,有多麼熱烈、多麼真誠,卻不但不曾博得她的好感,反而叫她討
厭。她厭惡他,甚至凡是他所愛好的,她都感到厭惡。這位小姐就那麼矜持和冷酷到不近人
情的地步。時尚書屋
屢次無情的打擊真叫納達喬受不了;有時候他傷心到極點,真想自殺,只是他覺得下不
了這毒手。他又幾次三番想把她拋開了吧,她厭惡他、他為什麼不同樣恨她呢?但是這也還
是做不到。而且希望越渺茫、他的愛情彷彿越熱烈。這個後生就這麼狂熱求愛,同時為了求
愛,毫無顧惜地揮霍着自己的財富。時尚書屋
他的親友們覺得他這麼下去,無異是在摧殘自己,一份家產也都要耗盡了,所以一再勸
他不如暫時離開拉韋納,到別的地方去住一陣,那麼他就可以冷下這片痴心,也不致揮金如
土了。誰知他總是一笑置之,把親友的好話當作了耳邊風;直到後來,拗不過他們的苦勸,
才算是勉強答應了。他鄭重其事地打點行裝,彷彿要出國遠行,到法國、西班牙去似的。準
備妥當之後,他騎上馬,帶了好多朋友,離開拉韋納才十來里路,來到契阿西地方,就搭下
篷帳,告訴同來的人說,他打算在這裡住下來,叫他們回到拉韋納去。時尚書屋

他住在那兒,依然象往日那樣過着很闊綽的生活,今天請這班朋友來喝酒,明天邀那批
朋友聚餐,真是好不熱閙。到了五月初,有一天天氣很好,他又想起了他那無情的冤家,就
吩咐仆從全部退去,由他一個人獨自去沉思默想,他昏昏悶悶,一步一步走去,最後不覺來
到一座松林裡。時尚書屋
這時候早已過了白晝第5個時辰,他進入林中已有一二里路,還是信步走去,把吃晚飯
等等全都忘了。正在這當兒,忽然聽得一陣女人的尖厲淒慘的呼喊了,叫他從沉思中驚醒過
來,他抬起頭來看看發生了什麼事,這時才發覺自己正在松林之中,不覺怔了一怔。他在前
一看,更吃驚了,只見在荒草亂樹中竄出一個容貌姣好、卻是披頭散髮的姑娘來。她赤身露
體、皮肉都給荊棘抓破了,也顧不得痛楚,只是沒命地奔逃,一面逃,一面哭喊着救命。又
有兩頭巨大的惡狗,張開血口,在她後面緊追不捨,狠命把她撕咬。在那兩頭惡狗後面,又
有一個穿戴着黑冑黑甲的騎士,手執長劍、滿臉怒容,騎着一頭烏黑駿馬,疾馳而來,一面
痛罵那姑娘。口口聲聲要取她的性命。時尚書屋
這可怖的情景頓時叫他萬分驚駭,後來他起了惻隱之心,激發起一股勇氣來,想要搭救
她,可是手無寸鐵,如何是好?一轉念之間,他就跑向樹邊,猛力折下一條樹枝,握在手裡
當作棍捧,然後奔過去準備跟那惡狗和騎士廝拚一場。時尚書屋
可是那騎士老遠就向他大聲喊叫:「納達喬,你不用管閒事!這個賤女人罪有應得,由我和我的獵狗來處置她吧!」
他正這末說著,那兩頭惡狗已從兩邊撲到那姑娘身上,咬住了她的腰肢,不容她再往前
逃一步。騎士接着趕到,從馬上跳了下來。納達喬奔上前去,說道:
“我認不得你是誰,你倒一眼就認出了我;可是我要對你說,象你這樣披着全副甲冑的
騎士追殺一個赤身露體的姑娘,把她當作野獸一般,放出獵狗來咬她,這實在是最可恥的行
為。我一定要儘力保護她。”
「納達喬,」那騎士回答他道:“我和你是同鄉,我名叫紀多·阿那塔紀。在你還是一
個小孩子的時候我就愛上了這個女人,比你愛特拉維沙利家的女兒還狂熱,可是這個冷酷無
情的女人連理都不理我一下;我一時絶望,就拿着此刻執在我手中的長劍自殺了,因此墮入
地獄,永世不得超生。那個狠心的女人看見我自殺,竟拍手稱快,可是未隔多久,她自己也
死了;直到臨死她都沒有懺悔,並不認為她犯了罪孽,反覺得自己做得對、做得好。她生前
既然這麼殘忍,拿折磨我來叫自己開心,所以死後也一樣給打入地獄、永世不得超生。時尚書屋
“她一進地獄,就和我一同受到了判決。她要在我面前奔逃;我呢,我生前把她看得比
自己的生命都寶貴,就要在後面追她,把我百般追求的情人當作死敵般追逐着。等把她捉住
之後,我就要用那刺殺我自己的利劍殺死她,剖開她的胸膛,把她那顆又冷又硬、柔愛和憐
惜休想進得去的心臟挖出來,連同她的五臟六腑一古腦兒投給兩隻獵狗去吃。時尚書屋
“可是,這也是天主的判決和意旨:她剛給剖了肚、挖了心,一會兒又象一個好好的人
似的,從地上跳起身來,重又倉皇奔逃,我和這兩頭狗又重新把她追趕。在每星期的第5天
裡,在這個時辰,她逃到這裡,就給我捉住了,遭受殺戮的痛苦。這,等一會你就可以看見
了。不要以為在其餘的日子裡我倆就相安無事;不,我是在別的地方追趕她——她生前在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