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漂亮朋友 第 109 頁


他們穿過餐廳時,只見餐桌上杯盤狼藉:除了幾塊吃剩下的麵包和幾個喝乾的香檳酒瓶,還放著一個鷄的空骨架和一瓶打開了的鵝肝醬。餐具架上放著兩個裝滿牡蠣殻的盤子。 臥房裡到處扔着衣物,
作者:莫泊桑 / 頁數:(109 / 119)

他們穿過餐廳時,只見餐桌上杯盤狼藉:除了幾塊吃剩下的麵包和幾個喝乾的香檳酒瓶,還放著一個鷄的空骨架和一瓶打開了的鵝肝醬。餐具架上放著兩個裝滿牡蠣殻的盤子。

臥房裡到處扔着衣物,簡直像是剛剛經歷過一場搏鬥。一張椅子的椅背上搭着一件連衣裙,扶手椅的扶手上則掛着一條男人穿的短褲。四隻短靴——其中兩大兩小——歪倒在床腳下。
這是一間連帶傢具出租的公寓房,不但陳設一般,且瀰漫著一種悶濁的難聞氣味,同旅館中常見的相仿。這氣味既有牆壁、窗帘、床墊和座椅所散髮出的,也有在此公寓房住過一天或半年之久的客人留下來的。隨着客人的一批批更換,這滯留不去的人體氣味也就越積越濃,變成一種時時侵擾、無以名狀、令人難以忍受的怪味了。這在各公共場所已是司空見慣。時尚書屋
壁爐上放著雜物:一個點心盤、一瓶查爾特勒產甜酒和兩隻酒杯,杯內的酒只喝了一半。銅座鐘上方的人形裝飾上,扣着一頂男人戴的大禮帽。
警長倏地轉過身,兩眼逼視着瑪德萊娜:
「這一位是記者普羅斯佩—喬治·杜·洛瓦先生,您就是他的合法妻子克萊爾—瑪德萊娜·杜·洛瓦夫人嗎?」

瑪德萊娜聲音極低地答道:

「是的,先生。」
「您在這裡做什麼?」
她沒有回答。
警長又問:「您在這兒做什麼?此時此刻,您不在自己家裡,几乎赤身露體獃在這傢具齊備的房內,到這裡做什麼來了?」
他等了一會兒,見瑪德萊娜依然一言不發,便又說道:「夫人,既然您不願說,我只好自己來把情況弄清楚了。」
一眼可見,床上顯然躺着一個人,被子蓋得嚴嚴實實。
警長走過去,喊了一聲:「先生!」
床上的人紋絲未動。看樣子,像是背朝外,腦袋埋在枕頭底下。
「先生,」警長碰了碰那像肩膀的地方說道,「請放明白些,不要逼我動手。」
被縟下的人仍舊毫無反應,彷彿死了一樣。
杜·洛瓦搶步上前,將被頭掀了掀,然後一使勁,抽去枕頭,拉羅舍—馬蒂厄一張毫無血色的臉也就露了出來。杜·洛瓦俯過身去,恨不得一把將他掐死,但最後只是咬牙切齒地罵了一句:
「既然有臉幹這見不得人的醜事,也該有勇氣站出來承認。」

「你是誰?」警長問道。少頃,見姦夫慌亂不已,一句話也答不上來,他又說道:「我是警長。快說,你叫什麼?」
「快說,你這膽小鬼。」怒火中燒的杜·洛瓦在一旁喊道,「你要再不說,我就替你說了。」
「警長先生,」床上的人終於開口道,「這傢伙如此侮辱我,您不能坐視不管。你們兩人中究竟誰的話算數?我是回答您還是回答他?」
這兩句話,他說得有氣無力。
「當然是回答我,先生,」警長說道,「告訴我,你是誰?」
對方又悶聲不響了,一個勁地用被子護住脖頸以下的軀體,眼神中透出無比的恐懼。嘴角兩撇烏黑的短髭,同慘白的面色形成鮮明的對照。
「你還是不說?」警長又說道,「這樣的話,我便只好將你先行逮捕。不管怎樣,你還是先起床,待你穿好衣服,我們再審問。」
「可是您站在這兒,我沒法起床,」對方扭動了一下身軀,只露出一個腦袋說道。
「為什麼?」警長問。
「因為我……我……沒穿衣服。」
杜·洛瓦哼的一聲冷笑,一面撿起他丟在地上的襯衣,扔到床上,一面向他吼道:
「算了吧……快起來……你既然能夠在我妻子面前脫光衣服,也該有臉當着我的面把衣服穿上。」
說罷,他轉身回到了壁爐邊。
瑪德萊娜此時已恢復鎮定。事已至此,她是什麼也無所畏懼了,目光中閃耀着勇毅的光芒。她捲起一個紙卷,像有貴客光臨似的,把壁爐旁七扭八歪的大燭台上插着的十枝蠟燭,一一點了起來。隨後,她背靠壁爐中央,將兩隻光着的腳,向那奄奄一息的爐火,從後面伸了一隻過去。時尚書屋
只達胯部的襯裙,下襬部分因而被高高撩起。壁爐上放著一包呈粉紅色紙包的香煙,她隨手抽出一支,點燃後抽了起來。
為便于她的相好穿衣起床,警長也向她這邊走了過來。
「先生,您常幹這種差事嗎?」瑪德萊娜毫不客氣地向他問道。
「很少很少,夫人,」警長一本正經地答道。
瑪德萊娜發出一聲冷笑:「這就好,因為這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她有意不看她丈夫,好像他根本就不在場似的。
這當兒,床上的先生正忙着穿衣。他穿上長褲和鞋靴後,一邊套着背心,一邊走了過來。
警長轉過身子,向他說道:
「先生,現在請告訴我你的姓名。」
不想此人仍舊是什麼也不說。
「既然如此,我只好將你先行逮捕。」警長說道。
「別碰我,你根本沒有資格!」對方突然大聲說道。
杜·洛瓦好像要對他動武似的,一個箭步衝上來,氣勢洶洶地向他吼道:「不要忘了……你是當場被捉。只要我願意……就憑這一點,完全可以讓他們把你抓起來。」
「這傢伙是現任外交部長,名叫拉羅舍—馬蒂厄。」他接著說道,聲音特別響亮。
警長聽了一怔,不由地後退一步,說道:
「說真的,先生,對於我剛纔的問話,你到底是說還是不說?」
對方只得把心一橫,大聲回道:
「這個混蛋,這一次總算沒有胡說。我確是拉羅舍—馬蒂厄,現任外交部長。」
接着,他指了指杜·洛瓦胸前那閃着紅光的小玩意兒,說道:「他身上戴的這榮譽團十字勛章,就是我給他弄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