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漂亮朋友 第 110 頁


杜·洛瓦頓時面色煞白,嚓的一下把系在扣子上的那塊紅綬帶扯了下來,扔到了壁爐裡: 「你這惡棍弄來的東西有什麼希奇?我毫不希罕。」 兩個人牙關緊閉,怒目而視,彼此的臉貼得很近,
作者:莫泊桑 / 頁數:(110 / 119)

杜·洛瓦頓時面色煞白,嚓的一下把系在扣子上的那塊紅綬帶扯了下來,扔到了壁爐裡:

「你這惡棍弄來的東西有什麼希奇?我毫不希罕。」
兩個人牙關緊閉,怒目而視,彼此的臉貼得很近,雖然一個瘦削,一個矮胖,但都捏緊了拳頭,眼看就要動起武來。
警長慌忙插到他們中間,用手將兩人分開:
「先生們,你們這是何必呢,也未免太有失身份了。」
雙方終於未再說什麼,轉過身,走開了。瑪德萊娜依然一動不動地在那裡抽着煙,臉上掛着一絲冷笑。
「部長先生,」警長這時說道,「我剛纔進來時,您正一個人同這位杜·洛瓦夫人獃在一起。您躺在床上,而她卻几乎沒穿什麼,同時您的衣服在房裡扔得到處都是。這已構成通姦罪,並被我當場抓住。以上事實確鑿無疑,您是無法否認的。時尚書屋
您有什麼要說?」
「我沒什麼好說的,」拉羅舍—馬蒂厄嘟噥道,「你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好了。」
「夫人,」警長又轉向瑪德萊娜,「您是否承認,這位先生是您的情夫?」
瑪德萊娜很是爽快:「我不否認,他是我的情夫。」
「很好。這樣一來,我的事也就完了。」
警長接着記了幾點有關現場的情況。已穿好衣服的拉羅舍—馬蒂厄,一手挎着大衣,一手提着帽子,待他寫完後向他問道:
「先生,這裡還需要我嗎?要是沒什麼事,我就走了。」
「幹嗎走呀,先生?」杜·洛瓦轉向他,毫無顧忌地訕笑道,「我們的事已經完了,你們可以重新上床。我們這就走。」
說著,他輕輕碰了碰警長:
「警長先生,我們走吧,這兒已沒有我們的事了。」
警長對他的話顯然感到有點驚異,隨即跟着他往外走去。不想到了門邊,杜·洛瓦忽然停了下來,示意警長先走。警長謙遜地讓了讓。
「不,先生請,」杜·洛瓦堅持道。
「不,還是您先請,」警長說。
「警長先生,請不必客氣,」杜·洛瓦彬彬有禮欠了欠身,帶著一種嘲諷的口吻說道。「我們今日在此,可以說也就是在我自己家裡。」

出了門後,只見他小心翼翼,輕輕將門重新關好。
一小時後,喬治·杜·洛瓦到了《法蘭西生活報》。
瓦爾特先生已先他一步到達。老闆對他的這家報紙現在仍十分關注,事無鉅細都要親自過問。報紙發行量的大大增加,為其擴充銀行業務提供了很大便利。
杜·洛瓦走進他的辦公室後,老闆抬起頭來向他問道:「啊,你來了。今天是怎麼啦?為什麼沒來我家吃晚飯?這是從哪兒來?」
杜·洛瓦完全清楚,自己的話會使對方多麼地驚訝不止,因此一字一頓地說道:
「我剛剛把我們的外交部長拉下了馬?」

瓦爾特以為他在開玩笑:

「什麼?拉下了馬……」
「是的,內閣馬上就要改組,情況就是這樣。這殭屍一般的傢伙,早就該把他拉下來了。」
老闆直愣愣地看著他,以為他喝醉了:
「哎呀,你在胡說什麼!」
「我說的是真的。拉羅舍—馬蒂厄和我妻子通姦,剛纔被我當場抓住。整個情況,警方也親眼目睹。這位部長大人現在算是完了。」

瓦爾特獃若木鷄,將眼鏡一把推上前額:
「你這不是在同我開玩笑吧?」
「當然不是。我打算馬上就此寫一篇報道。」
「你想怎樣?」
「讓這個流氓、惡棍、混入政府部門的騙子永世不得翻身!」
杜·洛瓦把帽子放在扶手椅上,接着又說道:
「誰要是擋我的道,可要小心點,我是決不輕饒的。」
老闆似乎仍莫名其妙,囁嚅着問道:
「可是……你妻子呢?」
「明天早上,我就正式提出離婚,把她還給死鬼弗雷斯蒂埃。」
「離婚?」
「當然,她讓我丟盡了臉。為了能把他們當場捉住,我不得不對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好了,主動權已掌握在我手中。」
瓦爾特仍然有點懵裡懵懂,只是驚恐地看著他,心下想道:「天哪,這傢伙可不是等閒之輩!」
「我現在無拘無束……」杜·洛瓦又說,「錢也有了一點。今年十月議會改選時,我將去我家鄉參加競選,我在那邊已有一定名氣。在眾人眼中,我這個妻子是個很糟糕的女人。同她在一起,我不論做什麼一直不能堂堂正正,獲得人們的尊敬。時尚書屋
她把我當傻瓜,給我灌迷魂湯,把我弄得服服帖帖。不想她的行藏很快被我識破,她的一舉一動也就在我的嚴密監視之下了,這個臭婊子。」
他哈哈一笑,又接著說道:
「可憐弗雷斯蒂埃戴了綠帽子……自己竟毫未察覺,依然是那樣自信,心裡什麼事也沒有。他留給我的這個騷貨,總算被我甩掉了。我現在一身輕,什麼都可以去試他一試。」
他岔開兩腿,騎坐在椅子上,又得意地複述了一遍其內心想法:「我完全可以什麼都去試他一試。」
眼鏡仍放在腦門上的瓦爾特老頭,一直在瞪着大眼看著他,心中不由地嘀咕道:
「是的,這個混蛋,現在什麼都做得出來。」
「我要去寫那篇報道了,」杜·洛瓦站了起來。「此事可馬虎不得。您想必也已看出,文章一發表,將夠這位部長受的。他已成了落水狗,誰也救不了他。時尚書屋
《法蘭西生活報》已無必要顧及他的面子。」
瓦爾特沉吟片刻,最後拿定主意道:
「去寫你的報道吧,他既已到了這步田地,我們也愛莫能助。」
第9章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