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漂亮朋友 第 112 頁


「我決心已定……」蘇珊說,「你就說吧,我去哪兒同你會面?」 「你能一個人從家裡出來嗎?」 「能。有扇小門,我知道怎樣開。」 「那好。午夜時分,待守門人睡下後,你悄悄走出
作者:莫泊桑 / 頁數:(112 / 119)

「我決心已定……」蘇珊說,「你就說吧,我去哪兒同你會面?」

「你能一個人從家裡出來嗎?」
「能。有扇小門,我知道怎樣開。」
「那好。午夜時分,待守門人睡下後,你悄悄走出來,到協和廣場來找我。我乘坐的馬車就停在緊對著海軍部的廣場上。」
「好,我一定來。」
「真的?」
「當然是真的。」
杜·洛瓦拿起蘇珊的手,緊緊地握著:
「啊!我是多麼地愛你!你真好,也真勇敢,這麼說,你是不想嫁給德·卡佐勒先生了?」
「是的。」
「你父親聽你說出這個意思時,他是否氣得不得了?」
「我想是的,他說要把我送到修道院辦的寄宿學校裡去。」
「你看,這種事情來不得一點心軟。」
「我不會心軟的。」
蘇珊兩眼看著遠處遼闊的天際,心裡卻被私奔的念頭完全佔據。她將同他一起……走到比這天際更遠的地方……她竟也會私奔!……心裡為此而感到無比的榮耀。至于這樣做會對她的名聲造成怎樣可怕的後果,她是不管的,甚至完全懵然無知。
瓦爾特夫人這時轉過身來,向她喊道:
「到這兒來,小蘇珊,你在同說些什麼?」

他們倆於是趕上了眾人,大家在談論着不久將要去的海濱浴場。
為了不走同一條路,一行人踏上了經沙圖返回巴黎的歸程。
途中,杜·洛瓦始終一言未發。他想,要是蘇珊確能拿出一點勇氣的話,他是定會成功的。三個月來,為了引誘她,征服她,他一直柔情蜜蜜,對她使出了渾身解數,終於使她愛上了他,而這正是他這位情場得意的老手所擅長的。
他首先讓她拒絶了德·卡佐勒先生的求婚,現在又讓她答應和他私奔,因為這是他所能求助的唯一辦法。
他知道,瓦爾特夫人是決不會同意將女兒嫁給他的。她還在愛着他,而且會永遠如此,其一片真情,簡直難以理論。為遏制她的感情,他對她始終若即若離。他感到,她雖然正為自己的滿腔激情無以滿足而深深苦惱着,但她決不會就此罷休,更不會讓他娶她的女兒蘇珊。時尚書屋
可是他一旦將蘇珊從家裡弄出來而掌握在自己手中,也就可同她父親平起平坐,進行談判了。
心裡想著這些,他對別人此時同他說的話語,自然也就未能聽進多少,因此只是哼哼而已。車到巴黎,他才從這沉沉思緒中擺脫出來。
蘇珊也陷入了沉思。耳邊時時迴蕩的馬鈴聲,使她覺得彷彿走在一條漫無盡頭的大路上。大地灑滿銀白的月光,路旁是黑魆魆的叢林和不時出現的鄉村客店。馬夫們每次更換馬匹都是那樣匆忙,因為不言而喻,後面必定有人緊緊地追了過來。時尚書屋
馬車馳進府邸大院後,主人要杜·洛瓦吃了飯再走,他謝絶了。
回到住所後,他隨便吃了點東西,把身份證找了出來,好像要出遠門似的。接着,他整理了一下同各個方面的往來書信,把一些與己不利的信付之一炬,其他的信則藏了起來。將這一切都辦妥後,他坐下來給朋友寫了幾封信。
這當兒,他不時地往牆上的掛鐘瞟上一眼,心下想道:「那邊一定閙得不可開交了。」想到這裡,他又有點不安起來,不知道自己的苦心孤詣最後會不會以失敗而告終。可是一轉念,他又覺得沒什麼可擔心的。天無絶人之路,即使失敗,他杜·洛瓦總會有辦法對付的。時尚書屋
不過話雖如此,今晚這場冒險實在非同尋常。
十一點左右,他出了家門,在馬路上溜躂了一會兒,便叫了輛出租馬車,到了協和廣場,在距海軍部門外拱廊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每隔一會兒,他便劃根火柴看看表。時間已臨近午夜,他越來越坐立不安,不時將頭伸向車窗外張望。
遠處一座大鐘敲了十二下,接着是近處的一座隆隆作響。不想此鐘的鐘聲剛落,又有兩座同時響了起來。最後則是很遠很遠的一座又響了一陣。現在,鐘聲已全部停息,杜·洛瓦不由地心想:「完了,她沒有來,也不會來了。」

他決心等下去,哪怕是等到天明。決不可在這時候匆匆離去。
不久,耳際傳來鐘打十二點一刻的聲響,接着是十二點半和十二點三刻。到一點鐘時,各處的大鐘又像剛纔報告午夜已到時那樣,相繼敲了一下。此時此刻,杜·洛瓦對蘇珊的到來是不抱任何希望了,雖然他仍坐在那裡,絞盡腦汁猜想她可能會遇到的情況。不想就在這時,車門邊突然伸進一個女人的腦袋,向裏邊問道:「是你嗎,?」
杜·洛瓦猛的一驚,半晌說不出話來:
「蘇珊,是你?」
「對,是我。」
他擰了半天,才將門把擰開,說道:「啊!……你來了…… 你來了……快上來。」
蘇珊跳上車,一下撲在他的懷內。他隨即向車伕喊了一聲,車子也就啟動了。
蘇珊仍在喘息,沒有言語。
「來,把經過情況給我講講,」杜·洛瓦說。
「啊!可怕極了,特別是在我媽那裡,」蘇珊氣弱聲嘶。
「是嗎?你媽怎麼啦?她說了些什麼?快告訴我。」杜·洛瓦慌亂不已,周身顫抖。
“啊!真是太可怕了。我走進她的房內,把準備好的那番話對她講了講。她立刻臉色煞白,向我嚷道:『不行,絶對不行!』我哭了起來,氣憤得很,說我非嫁你不可。我看她那樣子,馬上就會動手打我,簡直像瘋了一樣。時尚書屋
她說明天就將我送進寄宿學校,那氣勢洶洶的樣子,我從未見過。這時候,爸爸來了,聽她說了許多顛三倒四的話,爸爸倒沒有像她那樣發火,不過他說,你同我家是不相宜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