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漂亮朋友 第 115 頁


她大叫一聲,仰面倒了下去。放在地上的蠟燭隨即被碰翻,很快熄滅了。 後來怎樣呢?她久久地沉陷于夢幻中,夢見許多古怪而又可怕的事情。眼前總浮現着緊緊摟在一起的喬治和蘇珊,站在一旁的
作者:莫泊桑 / 頁數:(115 / 119)

她大叫一聲,仰面倒了下去。放在地上的蠟燭隨即被碰翻,很快熄滅了。

後來怎樣呢?她久久地沉陷于夢幻中,夢見許多古怪而又可怕的事情。眼前總浮現着緊緊摟在一起的喬治和蘇珊,站在一旁的耶穌基督,在為他們的可惡愛情祝福。
她隱約感到自己並不是躺在房間裡。她想站起身,離開這地方,但周身麻木,手腳癱軟,怎麼也動不了,只有頭腦還較為清醒,但也充斥着許多荒誕離奇、虛無縹緲的可怕夢幻。來自南國的植物,因形狀古怪,香味濃郁而常會使人昏昏欲睡,做出這種顛三倒四,甚至危及生命的惡夢來。
天亮後,人們在《基督凌波圖》前發現她時,她已是人事不知,氣息奄奄了。她的身體狀況是那樣糟,誰都擔心她是活不了多久了。不想第2天,她又恢復了知覺,且一醒過來便嗚咽不止。
關於蘇珊的失蹤,對僕人說的是,已臨時決定將她送到一所寄宿學校去了。這期間,瓦爾特先生收到了杜·洛瓦一封長信。他立刻作了回覆,同意將女兒嫁給他。
杜·洛瓦這封長信是在他離開巴黎時投入郵筒的,因為他在動身前的頭天晚上就寫好了。這封信言辭殷殷,說他早就對姑娘產生愛慕之心了,不過他們之間並未山盟海誓,私訂終身。只是在她主動跑來對他說,定要與他終身相伴時,他才覺得有必要將她留下來,甚至藏起來,直到她父母給予正式答覆。雖然他覺得,他們的結合主要取決於姑娘本人的意願,但父母的同意卻可使之具有合法性。時尚書屋
他要瓦爾特先生把信寄到郵局,他的一位朋友會設法轉寄給他。
現在,他終於如願得償,因此將蘇珊帶回巴黎,送到了她父母身邊。他自己則打算過一段時候再露面。
他們倆在塞納河邊的一個名叫拉羅舍—吉昂的地方獃了六天。
蘇珊從未像這次外出玩得那樣痛快,完全是一副無憂無慮牧羊女的樣子。由於在外人面前,杜·洛瓦一直把她說成是自己的妹妹,兩人的相處因而親密無間,無拘無束,很有一點純潔初戀的味道。因為杜·洛瓦覺得,自己對她還是以不操之過急為好。他們到達那裡的第2天,蘇珊便買了些內衣和村姑穿的衣服,走到河邊釣起魚來,頭上戴着頂大草帽,草帽上插着幾朵野花。時尚書屋
她覺得這地方真是美極了,且有一座年代久遠的鐘樓和一座古堡,古堡內陳列着精緻的壁毯。
杜·洛瓦穿著一件在當地一家商店買的短上裝,不時帶著蘇珊在河邊漫步,或在水上泛舟。他們情愛甚篤,時時相擁,激動得渾身發顫。在她,完全是一副天真爛漫的心態,而他卻有點難以自持了。不過他終究不是那種一時衝動,便忘乎所以的人。時尚書屋
因此當他對蘇珊說:「你父親已同意把你嫁給我,我們明天就回巴黎」,蘇珊竟有點戀戀不捨:「這樣快就走?做你的妻子可真有意思!」
第10章


讀者所熟悉的君士坦丁堡街那間小套房現在是一片漆黑,在公寓大門邊相遇的喬治·杜·洛瓦和克洛蒂爾德·德·馬萊爾匆匆進入房間後,杜·洛瓦還沒來得及打開百葉窗,克洛蒂爾德便向他問道:
「這麼說,你要娶蘇珊·瓦爾特了?」
杜·洛瓦輕輕點了點頭,說道:
「你不知道?」
克洛蒂爾德怒不可遏,站在他面前氣沖沖地說道:
「你要娶蘇珊·瓦爾特!這也未免太過分了,實在太過分!三個月來,你對我甜言蜜語,把我瞞得死死的。這件事現在誰不知道,只有我蒙在鼓裡。到後來,還是我丈夫告訴我的!」
杜·洛瓦發出一聲冷笑,但心裡畢竟有點歉疚。把帽子放在壁爐上後,他在一把扶手椅上坐了下來。
克洛蒂爾德目不轉睛地盯着他,又忿忿地低聲說道:
「看來同你妻子分手後,你便開始這精心謀劃了。而你竟煞有介事地繼續讓我作你的情婦,給你暫時補一補缺。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卑鄙?」

杜·洛瓦沒好氣地說道:

「怎麼這樣說呢?我妻子欺騙了我,並被我當場抓住。我設法同她離了婚,現在打算另娶一個。這有什麼不對?」
克洛蒂爾德氣得渾身發抖,說道:
「啊!你竟是這樣一個滿肚子壞水的危險傢伙!」

杜·洛瓦笑了笑:

「是啊,上當的總是些傻瓜和白痴!」
克洛蒂爾德沒有理他,接着往下說道:
「對於你的為人,我怎麼沒有從一開始就看出來呢?可是我哪裡能想到,你竟會壞得這樣出奇?」
杜·洛瓦突然擺出一副威嚴的神情:
「請你放尊重些,不要太過分了。」
經他這樣一說,克洛蒂爾德更是火冒三丈:
「什麼?你難道也配我同你客客氣氣,溫文爾雅?自從我認識你以來,你對我的種種表現就是一個十足的無賴。這些話,你竟有臉不讓我說。哪個人沒有上過你的當?哪個人沒有被你利用過?你到處尋歡作樂,到處騙取錢財,而你竟要在我面前擺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
杜·洛瓦站起身,嘴唇氣得直打哆嗦:
「住嘴,否則我就把你從這裡趕出去。」
「把我從這裡趕出去……把我從這裡趕出去……你……你……你要把我從這裡趕出去?……」克洛蒂爾德嘟噥道。
怒火中燒的她,現在是氣得連話也說不出來了。不想這怒火忽然像是衝開了閘門,一下迸發了出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