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漂亮朋友 第 3 頁


因此不顧妻子的堅決反對,應允了杜洛瓦提出的要求。在杜洛瓦盛大的婚宴上,教士用近乎諂媚的辭句向他祝福:「你們是世間最幸福的人,你們最為富有,也最受尊敬。特別是您,先生,您才華超群,並
作者:莫泊桑 / 頁數:(3 / 119)

因此不顧妻子的堅決反對,應允了杜洛瓦提出的要求。在杜洛瓦盛大的婚宴上,教士用近乎諂媚的辭句向他祝福:「你們是世間最幸福的人,你們最為富有,也最受尊敬。特別是您,先生,您才華超群,並通過您的道德文章而給蕓蕓眾生以指點和啟迪,成為民眾的引路人。您身上肩負着偉大的使命,您要給他們做出表率來……」教士的話代表社會、官方對這個流氓惡棍式的冒險家的成功表示讚許,但從中也透露出作者無情的、辛辣的諷刺與抨擊!

①②《給〈〉的批評者》,《專欄文章集》第3卷第1六五—一六六頁。
杜洛瓦的形象不禁令人想起巴爾扎克在《幻滅》中描寫的青年野心家呂西安。呂西安是個失敗者,因為他缺乏的正是杜洛瓦的無恥和不擇手段。同樣被美色所述醉,呂西安卻不能自拔,以致被敵人利用,終於身敗名裂。而杜洛瓦卻能駕馭其上,一旦他的情慾得到滿足,即使將情婦拋棄也在所不惜;女人只是他尋歡作樂和向上爬的工具。時尚書屋
呂西安將自己對女人的追求公諸于眾,而杜洛瓦卻在暗地裡進行,既大膽又無恥。他同時和幾個女人保持通姦關係,更顯出他靈魂的卑邢,當他得知妻子接受了一大筆遺產以後,起先悶悶不樂,隨後他厚顏無恥地要分享一半。他對金錢的渴求胃口越來越大,這一點又是呂西安無法比肩的。杜洛瓦看到社會上充斥弱肉強食的現象,上流社會的人物道貌岸然,骨子裡卻是男盜女娼,外交部長拉羅舍—馬蒂厄就是一個代表。時尚書屋
他於是也奉行這種強盜與偽君子的哲學。必須凌駕一切,就是他的座右銘。小說結尾,他爬到了社會的上層。杜洛瓦無疑是資產階級政客的典型,他的寡廉鮮恥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時尚書屋
莫泊桑把法國文學中常見的「戴綠帽子」的題材與描寫資產階級政客的發跡結合起來,以刻畫他們的醜惡靈魂,這是別出心裁的創造。
莫泊桑在《論小說》一文中指出,一個優秀的藝術家要寫出「感情和情慾是怎樣發展的,在各個社會階層裡人是怎樣相愛、怎樣結仇、怎樣鬥爭的;資產階級利益、金綫利益、家庭利益、政治利益,是怎樣相互交戰的」。他在中就是這樣描寫的。他通過一個冒險家發跡的經歷,深刻地揭示了第3共和國的政治、經濟的複雜現象,不愧為十九世紀末葉法國社會的一幅歷史畫卷。

莫泊桑同自然主義有千絲萬縷的聯繫,而又保持了嚴格的現實主義寫作方法。一方面,他認為藝術家不能把生活平庸地攝取下來,而要對現實作出更全面、更鮮明、更深刻的描畫,這種描畫要具有詩意,富於感情色彩,或者是歡樂的,或者是憂鬱的。他的小說創作確實遵循了上述原則。他塑造的人物多半是典型環境中的典型性格,與巴爾扎克等作家較為接近,而與左拉有很大不同。時尚書屋
他是自然主義小說家之中唯一對文體美懷有最大興趣的。在遣詞造句上,他做到了樸實、簡潔、準確,並且一以貫之。但是,他的創作實踐同理論闡述仍然有一定的距離。尤其在描繪男女私情上,莫泊桑往往離開了古典現實主義的寫作原則,在他筆下出現了過于露骨的描寫,他的幾部長篇小說特別如此。時尚書屋
還算是較有節制的。即使在描寫杜洛瓦對女人的無恥追逐時,莫泊桑大體上也是持否定態度的。然而,莫泊桑津津樂道和鉅細無遺的描寫,不免表現出他在男女關係上存在一些觀念問題:他對婚姻的否定,隨之而來對女性過于輕浮的追逐,不能不反映到小說創作中來。儘管如此,這仍然不過是白壁微瑕,完全可以列入優秀的外國古典小說之中。時尚書屋
第1章

喬治·杜洛瓦遞給女出納一枚一百蘇的硬幣①,接過對方找回的零錢,他也就邁開大步,向餐館的門邊走了過去。
他相貌英俊,身材修長,又當了兩年士官生,更有一種軍人的氣質。有鑒於此,他不由地挺了挺胸,以軍人的熟練動作撫了撫嘴角的那兩撇鬍髭,同時向那些仍滯留于餐桌用餐的客人迅速地掃了一眼。這像漁網一樣撒向四周的目光,正是他這英俊少年所擅長的。
①蘇,法國輔幣名,一個蘇等於二十分之一法郎,因此一百蘇也就是五法郎。
女客們果然已抬起頭來,向他這邊注視着。其中有三個青年女工,兩個隨同丈夫前來就餐的女眷,及一位已進入不惑之年的音樂教師。女教師衣履不整,邋里邋遢,身上的衣裙從來都是那樣歪歪扭扭,帽子上總也覆蓋着一層厚厚的灰塵。她們都是這家大眾化餐館的常客。時尚書屋
走到餐館門外,杜洛瓦停下了腳步,心中在思忖着自己下一步該怎麼辦。今天是六月二十八日,要把這個月過完,他身上只剩下三法郎四十蘇了。問題明擺着:剩下的兩天,要麼只吃晚飯而不吃午飯,要麼只吃午飯而不吃晚飯,二者只能擇其一。他想,一餐午飯是二十二個蘇,而一餐晚飯則要三十蘇。時尚書屋
如果他只吃午飯,將可省出一法郎二十生丁。用省下的這點錢,他不僅可以在每天的晚餐時分買個夾有香腸的麵包來充饑,而且可在大街上喝杯啤酒。須知喝啤酒是他在晚間的一大開銷,也是他最難以割捨的一種癖好。這樣一想,他也就沿著洛萊特聖母院街的下坡走了下去。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