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漂亮朋友 第 5 頁


現在呢……他此刻的處境可真是一言難盡! 他把舌頭往上顎舔了舔,微微地發出一聲咯嗒聲,彷彿想看看自己是否真的是那樣幹渴。 四周行人個個疲憊不堪,步履緩慢。他在心裡又罵了一句:
作者:莫泊桑 / 頁數:(5 / 119)

現在呢……他此刻的處境可真是一言難盡!

他把舌頭往上顎舔了舔,微微地發出一聲咯嗒聲,彷彿想看看自己是否真的是那樣幹渴。
四周行人個個疲憊不堪,步履緩慢。他在心裡又罵了一句:「這些畜生,別看他們蠢得要命,衣袋裏可定會裝着錢!」接着便嘴上哼起歡快的小調,又在人群中橫衝直撞起來。幾位被擠撞的男士回過頭來,向他發出低聲埋怨,女人們則大聲嚷道:「這傢伙是怎麼啦?竟然如此無禮!」
走過滑稽歌舞劇場,他在「美洲人咖啡館」門前停了下來,不知道是否現在就應把自己已經決定開銷的那杯啤酒喝掉,因為他實在渴得有點受不了了。他沒有馬上走上前去,而是舉目向聳立在街頭的明亮大鐘看了看:此時才九點一刻。他知道,現在只要有滿滿一杯啤酒放在他面前,他立刻就會一飲而盡。問題是下面的時間還很長,要是再渴怎麼辦?
他因而還是怏怏走開了,心中想道:「我不如姑且走到瑪德萊納教堂再說,然後再慢慢走回來。」
到達歌劇院廣場的拐角處,迎面走來一個胖胖的年輕人。
他依稀記得此人他似乎在哪兒見過。
他於是跟了上去,一邊努力思索,一邊不停地嘀咕道:「見鬼!此人我分明認識,怎麼就想不起來是在哪兒見過的呢?」
他搜盡枯腸,仍一無所獲。不想就在這時,他心中忽然一亮:這不就是當年在騎兵團服役的弗雷斯蒂埃嗎?沒有想到他現在已是一副大腹便便的樣子了。杜洛瓦於是跨上一步,拍了拍他的肩頭,向他喊了一聲:
「喂,弗雷斯蒂埃!」
對方轉過身,直視着他,半晌說道:
「先生叫我,不知有何貴幹?」

杜洛瓦笑了起來:

「怎麼啦,你不認識我了?」

「不認識。」
「我是騎兵六營的喬治·杜洛瓦。」

弗雷斯蒂埃向他伸出兩手:

「哎呀,原來是你!過得好嗎?」
「很好,你呢?」
「啊,我可不太好。你知道,我的肺部現在相當糟糕,一年之中總有半年咳嗽不止。回巴黎那年,我在布吉瓦爾得了氣管炎,四年來一直未能治癒。」
「是嗎?不過你看上去倒還不錯。」
弗雷斯蒂埃於是輓起他這位舊友的手臂,向他談了談自己的病情,包括他如何求醫問藥,醫生們提出了哪些看法和建議。可是鑒於他目前的處境,這些建議他又不便採納。比如醫生勸他去南方過冬,但他走得了嗎?須知他現在已經有了妻室,又當了個記者,混得很有點名堂了。
「我現在負責《法蘭西生活報》的政治欄目,併為《救國報》採寫有關參議院的新聞;此外,隔三岔五還要給《行星報》的文學專欄撰稿。你看,我已經混出個樣子來了。」
杜洛瓦帶著驚異的目光看著他。他顯然變多了,也顯得相當成熟了。從他的衣着和言談舉止可以看出,他已成為一個老成持重、充滿自信的男子漢,而且已顯出一副大腹便便的樣子,說明平素的飲食很是不錯。想當初,他是那樣幹瘦,完全是個細高條,但為人機靈好動,又常常丟三拉四,成天嘰嘰喳喳,總是一副樂呵呵的樣子。時尚書屋
在巴黎獃了短短三年,他竟已變了個人,不但身體發福,言談穩重,鬢角也出現了幾許白髮,可是他今年還不到二十七歲呢!

弗雷斯蒂埃隨後向他問道:

「你此刻要去哪裡?」

杜洛瓦答道:

「哪兒也不去,只是在回去睡覺之前隨便走走。」
「既然如此,你不妨陪我去《法蘭西生活報》走一趟,我有幾份校樣要看一下,然後我們便去喝杯啤酒,你看怎樣?」
「可以,我跟你走。」
他們於是手輓着手,帶著今日在同窗學友和在同一團隊服役的兵士之間仍可見到的那種一觸即發的熱呼勁,邁開了大步。
「你現在在巴黎做什麼?」弗雷斯蒂埃問了一句。

杜洛瓦聳了聳肩:

「不怕你笑話,我現在已到了餓飯的地步。服役期一滿,我便想到這兒來……碰碰運氣,說得確切一點,來嘗嘗巴黎的生活滋味。這樣,六個月前,我在北方鐵路局找了個差事,年薪一千五百法郎,除此之外,什麼外快也沒有。」

弗雷斯蒂埃嘆了一聲:

「天哪,這點錢能夠得上什麼?」
「說的是呀,可是我能有什麼辦法?我在這裡舉目無親,一個人也不認識,什麼門路也沒有。我連做夢都在想著能找點事做做,可是無人引薦。」
弗雷斯蒂埃從頭到腳向他打量了一眼,那樣子簡直像是一個注重實際的人在審視一個外鄉來客。接着,他以十分肯定的語氣說道:
「老弟,你難道沒有看出來,這裡一切全靠自己去闖。一個人只要腦子靈活一點,便完全可以當個部長,豈止是區區科長的問題?因此重要的是自己找上門去,而不是求人推薦。像你這樣一個人,怎麼就找不到比在北方鐵路局供職更好的差事呢?」

杜洛瓦答道:

「我哪兒都去了,但處處碰壁。不過最近總算有了個像樣的機會,佩勒蘭馴馬場正需要一名騎術教官,有人推薦我去,每年至少可有三千法郎的收入。」

弗雷斯蒂埃突然停下腳步:

「這一行可不是你干的,你不能去,即使能掙一萬法郎你也別去。否則你的前程將會徹底葬送。你現在獃在辦公室裡,至少不必拋頭露面,誰也不認識你。如果你有能耐,隨時可以離開,去另尋高就。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