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漂亮朋友 第 8 頁


緊身衣下,其胳膊和腿上的肌肉清晰可見。他挺了挺胸,以便把太為凸出的腹部往裡縮縮。他看去很像一個年輕的理髮師,因為頭上的頭髮在正中央截然分明地一分為二。只見他縱身一躍握住弔杠,然後以
作者:莫泊桑 / 頁數:(8 / 119)

緊身衣下,其胳膊和腿上的肌肉清晰可見。他挺了挺胸,以便把太為凸出的腹部往裡縮縮。他看去很像一個年輕的理髮師,因為頭上的頭髮在正中央截然分明地一分為二。只見他縱身一躍握住弔杠,然後以兩手懸在上面,將整個身體像迅速轉動的車輪一樣,圍着弔杠翻轉。時尚書屋

隨後,他兩臂繃緊,身軀筆直,一動不動地在空中作了個平臥勢,完全靠兩隻手的腕力握住弔杠。
從杠上下來後,他在前排觀眾的掌聲中微笑着再度向眾人致意,接着便走到布幕邊站着,每走一步都要顯示一下他那腿部的發達肌肉。
現在輪到第2個人,即個兒比前者要矮,但身體更為粗壯的人了。他走到前台,作了同樣的表演。第3個人也做的是同樣的動作,但觀眾的掌聲卻要更為熱烈。
不過台上的表演,杜洛瓦並沒有怎麼看,他不時迴轉頭,向身後的迴廊張望着,因為那裡站滿了男士和姑娘們。

弗雷斯蒂埃向他說道:

「你看看池座,裡面全是些帶著老婆孩子專門來看表演的市井之徒,一些十足的蠢貨。包廂裡坐的是愛逛劇院的人,內中也有幾個搞藝術的,還有幾個二流妓女。而我們身後,則是巴黎最耐人尋味的烏合之眾。他們都是些什麼人呢?你好好看看吧。時尚書屋
真是什麼人都有,各行各業,哪個階層都有,但地痞無賴占壓倒多數。比如有銀行職員、商店店員、政府各部的辦事人員,以及外勤記者,妓院老鴇、穿著便服的軍官和衣冠楚楚的絝絝子弟。他們有的剛在飯館吃過晚飯,有的剛剛看完一場歌劇,馬上還要去意大利劇場。其餘的人便屬於不三不四、行蹤詭譎一類的了,一眼就可看出。時尚書屋
至于那些女人,則清一色都是晚間在『美洲人咖啡館』打尖的那種人。這些女人只需一兩個路易便可跟你走,因此整天在接肯出五路易的外鄉來客,同時一有空便會通知老主顧前來相會。她們在這一帶操此營生已有六年之久,一年之中除了有時在聖拉扎或盧西納醫院接受治療,每天晚上都出沒于同樣的地方。」
杜洛瓦對他的這些話已經沒有心思聽了,因為此時已有一個這樣的妓女將胳肘靠在他們的包廂上,正在目不轉睛地看著他。這是一個胖胖的褐髮女人,臉部因抹了一層脂粉而顯得很白,在兩條描得很粗的濃眉下有一雙黑黑的眼睛,眼角也描得長長的,顯得更為突出。兩隻豐滿的乳房,把深色的絲綢長裙在胸前高高隆起。塗了口紅的雙唇酷似鮮血淋漓的傷口,顯示出一種過分熱烈的野性,但卻能喚起人們心頭的慾望。時尚書屋
她向一位由身邊經過的女友——一個把金髮染成紅色、也長得很胖的女人——點頭示意,把她叫了過來,以誰都能聽得見的聲音向她說道:
「瞧,一個好漂亮的小伙子。他若肯出十路易要我,我是不會拒絶的。」
弗雷斯蒂埃回過頭來,微笑着在杜洛瓦的大腿上拍了一下:
「這話是說給你聽的,她已看上你了。親愛的,請接受我的祝賀。」
杜洛瓦頓時滿臉通紅,下意識地用手指摸了摸放有背心口袋裏的兩枚金幣。

台上的大幕已經落下,樂隊奏起了華爾茲舞曲。
杜洛瓦乘機向弗雷斯蒂埃說道:
「咱們要不要出去過過風兒?」
「走。」
他們於是出了包廂,立刻捲進了走廊裡的滾滾人流中。他們被人推着,擠着,身邊一點迴旋的餘地也沒有,忽而往東忽而往西。眼前所見是男人們戴着的清一色高筒禮帽。至于那些妓女,她們則兩個兩個地貼著男人們的胳肘、胸膛和背脊,在他們當中穿過來穿過去,無拘無束,隨心所欲,如同在自己家裡一樣。時尚書屋
她們的步履是那樣地輕盈、敏捷,酷似水中的游魚,在這股由男士彙集而成的激流中時隱時現。
杜洛瓦心神蕩漾,任憑自己隨着人流往前走着。周圍的空氣已被煙草味、汗酸味和女人們身上的香水味弄得污濁不堪,但杜洛瓦吸入體內,竟是那樣地如痴如醉。然而弗雷斯蒂埃已經不行了,只見他大汗淋漓,氣喘吁吁,且又咳了起來,只得說道:
「咱們快到外面去吧!」
他們向左一拐,到了一個搭有涼篷的院落中,兩個設計粗糙的大水池,使得院內的空氣顯得格外清爽宜人。花盆裡栽着紫杉和側柏,近旁的小桌邊已坐了一些男女。
「再來一杯啤酒?」弗雷斯蒂埃問道。
「好的。」
他們坐了下來,兩眼看著三三兩兩的人從身邊走過。
不時有個在院內遊蕩的女人走近前來,笑容可掬地向他們問道:
「先生,能讓我也喝點什麼嗎?」

弗雷斯蒂埃答道:

「可以,一杯水池裡的清水。」
「去你的,真是沒有教養。」搭訕的姑娘嘟噥着悻悻走開了。
剛纔依偎在他們包廂後面的褐髮女人這時又走了過來。她手上輓着那個肥胖的金髮女友,目光中透出傲慢的神情。這兩人可真是天生的一對,無論哪一方面都十分般配。
見到杜洛瓦,她嫣然一笑。剎那間,兩人的眼神似乎已將各自的內心隱秘告知對方。她拉過一把椅子,安然地在他對面坐了下來。與此同時,她讓身邊的女友也坐了下來。時尚書屋
接着,她以清脆的嗓音喊了一聲:
「堂倌,請來兩杯石榴露。」
弗雷斯蒂埃不免一驚,說道:
「你怎麼這樣放肆?」
「我所傾心的是你的這位朋友,他可真是儀表堂堂。為了他,我恐怕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杜洛瓦怯生生地坐在那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一臉憨笑,撫了撫嘴角捲曲的鬍髭。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