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漂亮朋友 第 9 頁


堂倌此時將她剛纔要的兩杯果子露送了來,她們倆隨即一飲而盡。然後,她們站了起來,只見那個金髮女人向杜洛瓦親切地微微點了一下頭,用扇子在他手臂上輕輕打了一下,對他說道: 「謝謝,我
作者:莫泊桑 / 頁數:(9 / 119)

堂倌此時將她剛纔要的兩杯果子露送了來,她們倆隨即一飲而盡。然後,她們站了起來,只見那個金髮女人向杜洛瓦親切地微微點了一下頭,用扇子在他手臂上輕輕打了一下,對他說道:

「謝謝,我的小貓咪,你可真是金口難開呀。」
說完之後,她們便扭着身腰,一步三搖地走了。
弗雷斯蒂埃發出一陣哈哈大笑:
「老弟,看到沒有,你對於女人有一種天生的魅力,望你好自為之,日後定會大有好處。」
說到這裡,他停了片刻,接着又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語道:「一個人要想平步青雲,通過她們才是最為省力的捷徑。」
見杜洛瓦一直笑而不語,他又說道:
「你是不是再獃一會兒?我可是不想再獃,這就回去了。」

杜洛瓦喃喃地應道:

「好吧,我再坐一會兒,時間還早。」

弗雷斯蒂埃站了起來:

「這樣的話,就恕不奉陪了。明晚的事可別忘了,泉水街十七號,時間是七點半。」
「一言為定,明天見,謝謝。」
他們握了握手,弗雷斯蒂埃於是揚長而去。
他一走,杜洛瓦頓時感到,自己現在是無所覊絆了。他再度興緻勃勃地摸了摸口袋裏的兩枚金路易,隨即站起身,走進人群,用目光在四周不停地搜索着。
不久,剛纔那兩個女人終於被他找到。她們仍帶著傲慢的神色,在擁擠不堪的男人堆裡擠來擠去,希望能找到一個遂願的嫖客。
他徑直向她們走了過去,但及至到了跟前,他又膽怯了。

褐髮女人首先開言:

「你現在能開口了嗎?」
「當然,」他結結巴巴地應了一句,此後便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們三人站在那裡,既不得前進,又堵住了走廊裡的人流,身邊因而很快聚集起一大幫人。

褐髮女人乘機突然向他問道:

「想去我家坐坐嗎?」
垂涎已久的他現在是五內沸然,難以自製了,因而不假思索地答道:
「想倒是想,不過我身上只有一路易。」

她漫不經心地笑了笑:

「這沒關係。」
說著,她伸過手來輓上杜洛瓦的胳臂,表示他今晚是她的人了。
他們於是往外走去。杜洛瓦心裡在想,用所剩的二十法郎為明晚的約會租一套晚禮服,是絶無問題的。
第2章

「請問弗雷斯蒂埃先生住在這兒嗎?」
「四樓左邊那家。」
看門人說話的語氣十分和藹,顯示出他對這位房客很是敬重。喬治·杜洛瓦於是登上了樓梯。
他有點侷促不安,心裡慌慌的,感到不太自在。今天穿這樣隆重的禮服,在他可是生平頭一回。然而這一套衣裝,效果究竟如何,他總有點不放心,因為處處皆不遂願。他的腳不大,現在這雙靴子倒也纖巧瘦削,可惜不是漆皮的。時尚書屋
裡面的襯衫是他今天早上花四個半法郎在盧浮宮附近買的,然而布料太薄,前胸已經出現裂縫。平素穿的那些襯衣糟糕透了,即使保存較好的也無法穿出來應客。
下身這條褲子未免太肥,顯不出腿部的輪廓,好像裹在腿肚上似的。此外,外表也皺巴巴的,一看便知是隨便套在身上的舊玩意兒。只有上裝總算說得過去,因為同他的身材大體相宜。
就這樣,他帶著忐忑不安、憂心忡忡的心情,慢慢地拾級而上,心中尤其擔心的是,怕會落人恥笑。突然間,他看到一位衣冠楚楚的先生正站在對面看著他。二人相距如此之近,他不由地倒退了一步。但隨後卻是一片驚獃:站在他面前的這個人不就是他自己嗎?原來二樓樓梯口裝了一面大的落地鏡,他剛纔見到的先生,正是鏡中的他。時尚書屋
此外,從鏡中還可以看到整個的二樓長廊。他不禁一陣竊喜,因為他這套裝束分明比自己原先所想像的要好得多。
他的住所只有一面刮鬍子用的小鏡子,因而在來這兒之前未能照一照全身,加之他對這套臨時配齊的衣裝多有不滿,因而對有關缺陷過于誇大了。想到自己如此沉不住氣,他不禁為自己的失態感到惱怒。
剛纔在鏡子裡忽然看到這身裝束,他簡直認不出自己了。他把鏡中人當成了另一個人,而且是一個上流社會的人士。一眼看去,他的體態是那樣合度,那樣瀟灑。
現在,他又對著鏡子仔細端詳了一番,覺得自己這身打扮確實無可挑剔。
這樣,如同演員琢磨其所要扮演的角色一樣,他又對著鏡子就自己的一舉一動細加揣摩了起來。只見他忽而微微一笑,忽而伸出手去或是作了個動作,忽而又在臉上作出諸如驚訝、快樂和贊同的種種表情,努力揣度着自己在向女士們獻慇勤或向她們表達其讚美和愛慕時,每一個微笑,每一個眼神所應達到的火候。
這時,樓梯邊的一扇門突然打開,他怕自己會被人撞見,因而快步走了上去。想到自己剛纔的做作說不定已被弗雷斯蒂埃的哪位客人看見,心中很是惶惶不安。
到達三樓,發現這裡也有一面鏡子,他放慢了腳步,以便看看自己從鏡前走過的身影。他覺得自己確實儀表堂堂,舉手投足都恰到好處,因而心花怒放,信心百倍。毋庸置疑,憑着他這副長相及其出人頭地的慾望,加上他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決心和遇事自有主張的脾性,他是定會成功的。剩下的最後一層樓梯,他真想跑着、跳着走上去。時尚書屋
到第3面鏡子前,他停了下來,以其熟練的動作撫了撫嘴角的鬍髭,把帽子摘下來,整理了一下頭髮,並像自己所常有的那樣,輕聲嘀咕了一句:「這個主意實在不錯,」然後,他伸手按了按門鈴。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