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遠大前程 第 166 頁


我已經下了決心,決不改變。我決不用虛假的話向他求饒,而是用盡全身力氣,大聲叫喊,並且拚命地掙扎着。雖然當時我只有頭和腿可以動動,但是我知道我當時所用出的力氣大得連我自己也感到驚奇。
作者:待考 / 頁數:(166 / 187)

我已經下了決心,決不改變。我決不用虛假的話向他求饒,而是用盡全身力氣,大聲叫喊,並且拚命地掙扎着。雖然當時我只有頭和腿可以動動,但是我知道我當時所用出的力氣大得連我自己也感到驚奇。就在這頃刻之間,我聽到有人回答的聲音,又看到有幾個人影和一綫火光衝進門來。時尚書屋

我聽到人們的嘈雜聲和慌亂的腳步聲;我着到奧立克從扭打的人群中掙扎出來,好像那是洶湧的水流,然後從桌子上一躍而下,消失在門外的黑暗之中。
迷迷糊糊過了一會兒,我發現身上的繩子已經解開,我躺在了原來的地上,頭好像枕在一個什麼人的膝上。我睜開眼望着靠在牆上的梯子。我在沒有甦醒時,其實也是睜着服望着同一個地方,現在一甦醒過來,我便意識到我還是躺在我暈過去的地方。
一開始由於我失去了知覺,根本不知道轉動頭去觀望四周,看究竟是誰扶住了我,只是獃獃地躺在那裡望着梯子。一直等到在我和扶梯之間出現了一張面孔時,我才意識到這是特拉布裁縫店裡的那個夥計。
「我看他沒有問題!」特拉布裁縫店的小伙計說,語氣十分認真,「不過他的臉色是不是有些蒼白?」
這幾句話說畢,扶住我的人將他的臉低下來注視着我,我看到這個人是——
「赫伯特!老天啊!」
「輕點,」赫伯特說道,「漢德爾,輕點。不要太激動了。」
這時斯塔特普也俯下身子看著我,看到他時我也大聲叫喊道:「噢,斯塔特普,我們的老朋友也來了!」

赫伯特說道:「你忘掉他是要幫助我們辦事的了嗎?你現在可得安靜些。」
他這一提示使我從地上站了起來,不過由於我臂膀的疼痛,不得不又跌坐在地上。「赫伯特,現在還沒有誤時吧,是不是?今天是哪一天啦?我在這裡有多長時間了?」因為我顧慮重重,而且又很奇怪,我是不是在這裡躺了好長時間,比如說有一天一夜,或有兩天兩夜,或許更長。
「還沒有誤時,現在還是星期一晚上。」
「謝謝蒼天!」
「明天星期二,你可以休息一整天,」赫伯特說道,「不過你一直在呻吟,親愛的漢德爾,你傷到哪裡沒有?你能不能站起來?」
「可以,可以,」我說道,「我能走路。我沒有傷到哪裡,只是這條胳膊一抽一抽地痛得厲害。」
他們把我手臂上的繃帶鬆開,盡其所能解除着我的痛苦。只見這條胳膊又腫又發炎,只要一碰就疼痛不堪。他們把自己的手帕撕開當繃帶用,把傷臂包紮好並弔了起來,這樣可以支撐到回鎮後再用清涼涂劑解痛。沒有一會兒我們便出了門,關上這所又黑又空的水閘小屋的門,經過了路上的採石坑,便踏着步子向回去的路上走去。時尚書屋
特拉布裁縫店裡的小伙計,如今已長成一個翩翩少年。他舉着燈籠在前面領路,這一燈光就是剛纔我見到直衝進門的燈光。從那高高的月亮來看,以它現在和剛纔來時的高度差計算,我在這裡已待了兩個小時。雖然月亮下灑下一些小雨,而天空卻很明亮,只見石灰窯中的白色煙霧從我們身旁裊裊升起。時尚書屋
我又默默地祈禱,內心中充滿了感恩的情緒。
我懇求赫伯特告訴我他們是如何救我脫險的,起初他總是不想告訴我,一再說我應該保持安靜。後來他才說,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因為我離開家時匆匆忙忙,忘掉拿着那封信,竟將它打開着留在了房間裡。赫伯特在回家的路上遇到斯塔特普,便帶著他一起回來。時尚書屋
我剛離開不久他們就到了,一進門就看到了那封信,使他頗為不安,特別是又見到了我的留條,他把兩者一比較,發現兩者的不一致,就更為不安。由於內心的不安,他默默地考慮了一刻鐘的光景,於是便同斯塔特普一起到驛站去,因為斯塔特普自願和他同往。到了驛站打聽下一班驛車開出的時間,結果下午的驛車業已出發,這一來他更為不安,乃至于不安到驚慌。既然沒有驛車,便決定僱馬車前往。時尚書屋
就這樣,他和斯塔特普到達了藍野豬飯店,充滿了期望在那裡能找到我,或者能知道我的下落。結果兩者都落空。他們又轉而去到郝維仙小姐的家,同樣落空。他們只有又回到藍野豬飯店。時尚書屋
無疑,那個時候我正在我吃飯的那家飯店中聽老店主談我自己流傳在這一帶的身世情況。他們在藍野豬飯店休息了一會兒,準備找一個人帶他們到沼澤地去。在藍野豬飯店大門過道中有一些閒蕩的人,他們遇上了特拉布裁縫店的小伙計。他的老習慣總改不掉,無事可做、東闖西蕩。時尚書屋
他說他剛纔看到我從郝維仙小姐家出來,向着我用餐所在地的那個方向走去。這個特拉布裁縫店的夥計就成了他們的嚮導,陪他們走出飯店,向水閘小屋走去。他們是從大路走的,而我是避開大道從小路繞過去的。他們一路走着,赫伯特一路思索着我是被什麼人招到那裡去的,也許是真有什麼事,對普魯威斯的安全會有影響,所以他自己闖進去也許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所以他讓嚮導和斯塔特普留在採石坑旁,自己單獨一人走過去,躡手躡足地圍着屋子走了兩三圈,以確定屋裡的情況是否沒有問題。時尚書屋
可是他聽不清,只能聽到模模糊糊深沉粗啞的聲音,這就是我心情最緊張的一霎時,而他還疑心我究竟在不在屋子裡。就這時他突然聽到我大聲叫喊,於是連忙響應,一頭衝了進去,其餘的兩個人也緊跟着跑了進去。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