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古本水滸傳 第 78 頁


吃的東西,只消放在房門外面,那碗碟兒自會憑空移送進去。」楊雄插口道:「恁地,這是妖怪,哪裡是什麼神道。」那莊客搖手道:「休高聲,提防你的嘴巴!」楊雄道:「他敢打人?」莊客道:「不是
作者:未知 / 頁數:(78 / 134)

吃的東西,只消放在房門外面,那碗碟兒自會憑空移送進去。」楊雄插口道:「恁地,這是妖怪,哪裡是什麼神道。」那莊客搖手道:「休高聲,提防你的嘴巴!」楊雄道:「他敢打人?」莊客道:「不是麼,前日這裡有個兄弟,因無意中叫得一聲妖怪,憑空吃了幾下嘴巴,把門牙也打落。」楊雄道:「他如此猖獗,何不請法師拿捉,也除了這害物。」

那莊客道:「你還如此說,曾經有幾位法師,都在高台上憑空倒撞下地,滿身着火,鬚發燒得精光,性命也爭些兒送掉。」石秀道:「俺不信有這般厲害,若撞見時,至少也吃俺一刀。」眾人聽了,齊聲發笑。只見方纔那個莊客走來,叫道:「奉太公之命,請二位進內廝見。」
楊雄、石秀跟了那莊客就走,直至堂上。只見正中疊着桌子,兩邊架起一隻豬,一腔羊,桌上供的花果祭禮,紅燭高燒,香煙燎繞。楊雄、石秀見太公立着,便上前唱喏,叫聲:「太公。」太公問道:「二位何來?」石秀道:「告太公,小人王二,這是俺的哥哥王大,山東人氏,一向在外經商。時尚書屋
今日因天色晚了,無處投宿,肚中又餓,特來寶莊打攪,明日便行,萬望太公方便!」那太公把二人打量一番,說道:「出門人無食無宿,只也可憐!且請吃了一頓東西,卻再理會。」二人謝了,便放下哨棒,卸了包裹,太公讓他們坐了。沒多時,莊客掇張桌子,放一大盤牛肉,三五個碗碟兒,兩雙箸;又旋上兩壺酒,拿兩隻盞子,都放到二人面前。楊雄、石秀肚裡餓極,毫不客氣,拿來就吃。時尚書屋
石秀偷眼看那太公時,七尺身材,近六十年紀,臉帶愁容,在堂上往來踅着,微微嘆氣。吃到中間,石秀起身,問道:「太公,俺看你長吁短嘆,一副憂愁模樣,敢是俺們吃了這東西,你有點心痛?」太公搖頭嘆氣,只說:「不是。」半晌,石秀再問。太公見問得緊,這才把女兒遇了神道的話,詳細告說出來。時尚書屋
石秀道:「太公,齋神也好,又何故張燈結綵,吹打放炮,要如此大排場?」太公嘆口氣道:「這都是大神吩咐,誰敢違背。」說著,又指了那豬羊道:「這也是大神定例,每逢月望,都要如此齋供;否則就要降神顯靈,家宅不安。」石秀道:「只如此齋供麼?不是活見鬼。」太公正色說道:「你哪裡得知,等到三更時分,大神降臨享受時,這豬羊會從風中捲去,兀的不令人畏敬!」石秀聽了冷笑。時尚書屋

楊雄道:「不差,今日正是月望,每月如此排場,又化錢,又煩勞人,也是一件苦事。」石秀道:「一條狗也不給他吃,看他怎樣?」太公搖頭道:「這可不能,若是觸怒了他,俺的女兒便要大叫大閙,發狂打人,力大如牛,三五個壯漢也拉她不住,十分怕人。」石秀叫聲:「太公,俺可明白了,這哪裡是什麼神道,這是妖魔作祟。」那太公變了臉色,戰兢兢地說道:「客官住口,仔細觸犯了大神,罪過不小。」
石秀大叫道:「怕甚鳥!俺說一定不是正神,今夜偏要見見那妖魔,厲害到怎樣地步?」楊雄道:「他若到此,休教撞了俺們兄弟。」那太公雙手掩了耳朵,只是搖頭。半晌,說道:「二位敢是醉了,你們不曾眼見,自說這般託大話,若真的撞到時,恁地英雄好漢,也沒做手腳。」這時楊雄、石秀談得有勁,將上酒來,只顧篩來就吃,二人都有六七分酒意。時尚書屋
楊雄一拍桌子道:「俺們靠這妖神分上,一邊吃酒,外面卻又吹吹打打,怎不樂意!」石秀把楊雄看了一眼。又問那太公道:「太公,你且說,人家撞到妖怪,怎見得沒做手腳處?」那太公聽了一下更鼓,說道:「時候還早,且說與你們聽。自從那大神降臨我家,人家都當作奇事講,不上幾時,遠近都知道了。前日府裡有個姓張的漢子,也因不信那神道厲害,特地趕到俺莊上來,自告奮勇,要和神道拚鬥一下;老漢勸他不住,只得答應了。時尚書屋
當夜,他吃得酩酊大醉,手仗一條桿棒,去俺女兒房外叫罵。不想觸怒那位大神,一陣狂風過處,就附在俺女兒身上,從房內直打出外,那人登時沒做手腳,桿棒也吃奪去,打得頭破血流,倒地大喊救命。幸虧老漢苦苦哀求,才饒恕了他,沒傷性命,這可說不厲害麼?」石秀道:「有這等事,那醉漢也太不成材了。」那太公道:「客官休如此說,幸時分尚早,大神不曾降臨,若近三更,老漢便沒膽子告說這些話。」
說罷,沒多時,忽地一陣怪風吹到,陰寒刺骨。楊雄、石秀禁不住,也打了幾下寒噤。風過後,只聽得外面吹打,放炮,閙熱好一陣。只見那太公臉色漸變,疊問二人可曾吃飽?石秀會意,連忙說道:「多謝太公,夠了,飽了。」
二人即便罷酒,莊客撤去殘餚,打掃乾淨。又半晌,只聽得打着二更二點,外面又是一陣吹打,放炮,片時寂然。石秀起身來,走到外邊一望,只剩一個空棚,留着幾點零星燈火,哪裡還有半個人影。石秀道:「真個見鬼了。」
回身進內,只見那太公臉色更難看,戰兢兢地叫道:「客官,大神快要降臨了,請你們趕緊走避,跟這裡莊客們去歇臥罷;少頃大神降臨,俺合家都要迴避,你們外方人,自應格外留神。」石秀道:「太公自去,俺們兄弟今夜不走,定要看看那妖怪如何模樣。」太公道:「休得如此,這不是玩的,你們若有長短時,老漢如何擔當得下!」楊雄道:「太公放心,俺們便給妖怪吃了,也是自作自受,不幹你事。」太公連勸數次,二人不應,只得自去。時尚書屋
莊客們也都走的走,避的避,不留一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