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巴黎聖母院. 第 157 頁


旁歡笑。啊!可我呀,我卻不願看著你死!說句話,只要說 句寬恕的話兒!用不着說你愛我,只要說聲情願就行了,那 樣我就可以救你了。要不然……嗬!時間不停在流失,我以 一切最
作者:待考 / 頁數:(157 / 168)

旁歡笑。啊!可我呀,我卻不願看著你死!說句話,只要說

句寬恕的話兒!用不着說你愛我,只要說聲情願就行了,那
樣我就可以救你了。要不然……嗬!時間不停在流失,我以
一切最神聖的東西懇求你,你不要磨蹭,等我重新變成頑石,
就像這同樣需要你的絞刑架一樣!好好想一想,我手裡掌握
着我倆的命運:想一想,我精神失常了,這太可怕了,我可
以棄之一切于不顧,我們腳下就是萬丈深淵,不幸的人兒,我
將跟着你墜下這深淵去,永無終期!說句好話吧!一句!只
要一句!”

5

9

5

她張開口要答腔。他趕忙跪倒在她面前,畢恭畢敬地聆
聽她的話語,說不定從她口中說出來的是一句情意纏綿的話
語。她卻說:「您是個殺人犯。」
教士瘋也似地把她緊緊摟住,縱聲大笑起來,那笑聲令
人毛髮悚然。他說道:“那又怎樣,是的!殺人犯!我非得到
你不可。你不要我做你的奴隷,那你將得到我做你的主人。我
一定要把你弄到手。我有個巢穴,我要把你拖到那裡去。你
將跟我走,也只得乖乖跟我走不可,要不,我就把你交出去。
美人兒,你只有兩條路可走:要麼死,要麼屬於我!屬於這
教士!屬於這叛教者!屬於這殺人犯!從今夜起,你就屬於
我,聽見了嗎?來!盡情歡樂吧!來!吻我吧,你這瘋女人!
要麼進墳墓,要麼進我的床幃!”
由於淫穢的念頭,由於狂怒,他眼睛裡閃閃發光。色狼
的嘴唇印紅了少女的嫩頸。她在他的懷抱中拚命掙扎,他滿
口白沫,吻遍她的全身。
「不許咬我,你這魔鬼!」她嚷叫起來。“唔!你這可惡的
臭僧侶!放開我!我要揪下你醜惡的花白頭髮,大把大把地
扔到你臉上!”

他臉上紅一陣白一陣,隨後鬆開她,神情憂鬱地望着她。
她覺得自己勝利了,繼續說道:“我告訴你,我屬於我的弗比
斯,我愛的是弗比斯,弗比斯才漂亮呢!而你,神甫,你老
啦!你是醜八怪!滾開!”
他吼叫一聲,如同一個不幸的人被燒紅的鐵烙印了一下。
他咬牙切齒說道:「你死定了!」她看到他可怕的目光,想要
逃走。他一把抓住她,拚命搖晃,將她推倒,攥住她秀美的

6

9

5

雙手,把她在地上拖着,急步向羅朗塔的拐角跑去。
一到那裡,他轉過身,問她:「最後一次問你,願不願屬 於我?」
她使勁應道:「不!」
於是,他大聲嚷道:「古杜爾!古杜爾!埃及女人在這兒! 你報仇吧!」
姑娘感到手肘猛然被人抓住,一看,是一隻從牆上窗洞
口伸出的瘦骨嶙峋的胳膊,像一隻鐵手把她牢牢抓住。
「抓緊!」教士道。「她就是逃跑的埃及女人,別鬆開她。 我去找捕快,你就要看見她被絞死啦。」
作為回答這些帶血腥味話語的,是從牆內傳出來一陣發
自咽喉的朗笑聲:「哈!哈!哈!」埃及姑娘看到教士向聖母
院橋的方向跑去,那邊傳來了馬蹄的嘈雜聲。
少女認出了凶惡的隱修女,嚇得直喘氣,竭力掙扎,扭
動身子,痛苦和絶望地蹦了幾蹦,可是,隱修女用一種聞所
未聞的力量死死抓住她,骯髒、瘦削的手指深深掐進她的肉
裡,並在周圍合攏起來,彷彿這隻手是被鉚接在她的胳膊上。
這甚至不單單是一條鐵鏈,不單單是一個枷鎖,不單單是一
道鐵環,而是從牆上伸出來的一只有智慧、有生命的大鉗。
姑娘精疲力竭,癱靠在牆上,這時,死亡的恐懼攫住了
她。她想到人生的美好,想到青春、天空的景色、大自然的
千姿百態,想到愛情、弗比斯、以及消逝的和臨近的一切,想
到告發她的教士,就要到來的劊子手、矗立在那裡的絞刑架。
這時,她覺得恐懼感逐漸升高,一直伸到了頭髮根。她聽到
了隱修女淒慘的笑聲,低聲對她說道:「你就要被絞死啦!」

7

9

5

她有氣無力地轉向窗洞口,透過鐵柵,看到麻衣女惡狠
狠的面孔,說:「我對你怎麼了?」她几乎像死了一般。
隱修女沒有答腔,只是用一種歌唱、憤怒和嘲弄的腔調
嘟噥起來:「埃及娘兒!埃及娘兒!埃及娘兒!」
不幸的愛斯梅拉達又耷拉下腦袋,披頭散髮,知道自己
與其打交道的並不是一個人。
突然,隱修女大嚷起來,彷彿過了老半天埃及少女的問
話才傳到了她的大腦裡:“你對我怎麼了?你說!……啊!你
對我怎麼了,你這埃及婆娘!那好!聽著。……我有過一個
孩子,我!你明白嗎?我有過一個孩子!一個孩子,老實跟
你說!……一個漂亮的小女孩!……我的阿妮絲,”她魂不附
體,在黑暗中吻着什麼東西,接著說:“那好!你可知道,埃
及娘兒?有人搶走了我的孩子,偷走了我的孩子,吃掉了我
的孩子。這都是你干的。”

姑娘像那只小羊羔 ①

一樣應道:「哎呀!那時我也許還沒 出生呢!」
「啐!不對!」隱修女又說道,“你準出生了。你是其中的
一個。她要是活着,也該你這麼大了!就是這樣!……我在
這裡已經十五個年頭了,我受了十五年的苦,祈禱了十五年,
十五年來不斷把頭往牆上撞。……我告訴你,是那些埃及婆
娘把她偷走的,你聽明白了嗎?是她們用利牙把她吃掉的。
……你有沒有心肝嗎?你可以設想一下,一個玩耍時的孩子,

8

9

5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