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我的名字叫紅》 第 1 頁


我是一個死人1如今我已是一個死人,成了一具躺在井底的死屍。儘管我已經死了很久,心臟也早已停止了跳動,但除了那個卑鄙的兇手之外沒人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而他,那個混蛋,則聽
作者:待考 / 頁數:(1 / 45)



我是一個死人1
如今我已是一個死人,成了一具躺在井底的死屍。儘管我已經死了很久,心臟也早已停止了跳動,但除了那個卑鄙的兇手之外沒人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而他,那個混蛋,則聽了聽我是否還有呼吸,摸了摸我的脈搏以確信他是否已把我幹掉,之後又朝我的肚子踹了一腳,把我扛到井邊,搬起我的身子扔了下去。往下落時,我先前被他用石頭砸爛了的腦袋摔裂開來;我的臉、我的額頭和臉頰全都擠爛沒了;我全身的骨頭都散架了,滿嘴都是鮮血。時尚書屋
已經有四天沒回家了,妻子和孩子們一定在到處找我。我的女兒,哭累之後,一定緊盯着庭院大門;他們一定都盯着我回家的路,盯着大門。時尚書屋
他們真的都眼巴巴地望着大門嗎?我不知道。也許他們已經習慣了,真是太糟糕了!因為當人在這個地方的時候,他會覺得過去的生命還像以前一樣仍然持續着。我出生前就已經有着無窮的時間,我死後仍然是無窮無盡的時間!活着的時候我根本不想這些。一直以來,在兩團永恆的黑暗之間,我生活在明亮的世界裡。時尚書屋
我過得很快樂,人們都說我過得很快樂;此時我才明白:在蘇丹的裝飾畫坊裡,最精緻華麗的書頁插畫是我畫的,誰都不能跟我相比。我在外面干的活每月能賺九百塊銀幣。這些,自然而然地使我的死亡更加難以讓人接受。我只不過是畫畫書本插畫及紋飾。時尚書屋
我在書頁的邊緣畫上裝飾圖案,在其框架內塗上各種顏色,勾勒出彩色的葉子、枝幹、玫瑰、花朵和小鳥;一團團中國式的雲朵,糾結纏繞的串串藤蔓,藍色的海洋以及藏身其中的羚羊、遠洋帆船、蘇丹、樹木、宮殿、馬匹與獵人……以前有時我會紋飾盤子,有時會在鏡子的背面或是湯匙裡面,有時候我會在一棟豪宅或博斯普魯斯宅邸的天花板上,有時候會在一個箱子上面……然而這幾年來,我只專精於裝飾手抄本的頁面,因為蘇丹殿下願意花很多錢來買有紋飾的書籍。我不是要說我死了才明白金錢在生活中一點兒都不重要。就算你死了,你也知道金錢的價值。時尚書屋

眼下在這種狀況下聽到我的聲音、看到這一奇蹟時,我知道你們會想:「誰管你活着的時候賺多少錢!告訴我們你在那兒看到了什麼。死後都有什麼?你的靈魂到哪去了?天堂和地獄是什麼樣的?死是怎麼一回事兒?你很痛苦嗎?」問得沒錯,我知道活着的人總是極度好奇死後會發生些什麼。人們曾經講過這樣一個故事:有一個人因為對這些問題太過好奇,以至于跑上戰場在屍體當中亂晃,想著能夠從生死搏鬥而受傷的士兵當中找到一個死而復生的人,心想這個人必定能告訴他另一個世界的秘密。然而帖木兒汗國的士兵們誤以為這位追尋者是敵人,拔出彎刀利落地把他劈成兩半,而他最後也得出了一個結論,認為在死後的世界裡人都會被分成兩半。時尚書屋
沒有這回事兒!恰恰相反,我甚至要說,活着的時候被分成兩半的靈魂死後在這兒又合為一體了。然而正好與那些無神論者以及沉淪于魔鬼召喚下的罪惡異教徒們所想的相反,確實有另一個世界,感謝真主。我現在正從這個世界對你們說話,這就是證據。我已經死了,不過你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並沒有消失。時尚書屋
另外,我得承認,我並沒有看見偉大的《古蘭經》中所描述的金銀色天堂別墅及從其身旁蜿蜒而過的河流,也沒遇見長着碩大果實的寬葉樹木或是美麗的少女。然而我很清楚地記得,自己以前畫畫時常常會在腦中熱切地想像着「大事」一章中描寫的大眼美女。除此之外,我也沒有見到那傳說中的四條河流。儘管《古蘭經》裡沒有提到這四條河,但一些想像力豐富的夢想家如伊本·阿拉比把她們描繪得如花似錦,說這些河流中滿是牛奶、美酒、清水與蜂蜜。時尚書屋
不過對於那些藉由幻想期盼來世生活的人們,我絲毫無意挑戰他們的信仰,因此,我必須說明,我所見到的一切全來自于個人的特別處境。任何相信或稍微瞭解死後世界的人都會明白,處於我目前這種狀況中憤憤不平的靈魂,實在也不太可能見到天堂的河流。時尚書屋
我是一個死人2
簡言之,我,在畫坊中和畫師們當中被稱為高雅先生的這位,死了。然而我還沒有被埋葬,也因此我的靈魂尚未完全脫離軀體。不論命運決定我是去天堂,還是去地獄,我的靈魂要想到達那兒,我的軀體都必須離開那骯髒的地方。儘管我並不是惟一一個遇上這種處境的人,但它卻使我的靈魂感受到難以言喻的痛苦。時尚書屋
雖然感覺不到自己頭骨已碎裂,也感覺不到一半泡在冰冷的水裡、一身斷骨、傷痕纍纍的軀體逐漸開始腐敗,但我確實感覺到我的靈魂正深受折磨,撲騰着想要掙脫軀體的枷鎖。那就像整個世界都擠壓在我心中的某個地方,使我緊縮得痛苦不堪。時尚書屋
惟一能與這種痛苦相提並論的,是在死亡的那個駭人剎那我所感覺到的那種出人意料的輕鬆感。是的,當那個混蛋猛然拿石頭砸我的頭、打破我的腦袋時,我立刻明白他想殺死我,但我並不相信他能殺死我。突然間,我發現自己原來是個樂觀的人,以前在畫坊和家庭之間的陰影下生活時,從不曾察覺這一點。我用指甲、手指及咬他的牙齒狂熱地緊抓住生命。時尚書屋
至于接下來我所遭受的其他慘痛毒打,這裡就不再多加贅述。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