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我的名字叫紅》 第 12 頁


「以《古蘭經》……」他沒有放手。他把我拖向銅拖盤旁邊,壓着我跪下來。他的力氣實在太大了,甚至可以一邊用勺子吃肉飯,一邊扭着我的手臂。「別又虐待你弟弟,暴君。」哈莉葉說,她包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45)

「以《古蘭經》……」

他沒有放手。他把我拖向銅拖盤旁邊,壓着我跪下來。他的力氣實在太大了,甚至可以一邊用勺子吃肉飯,一邊扭着我的手臂。時尚書屋
「別又虐待你弟弟,暴君。」哈莉葉說,她包上頭巾準備出門,「放開他。」
「你別管,女奴。」哥哥說,仍扭着我的手臂不放,「你要上哪兒•」
「去買檸檬。」哈莉葉說。時尚書屋
「你這個騙子,」哥哥說,「櫥櫃裡塞滿了檸檬。」
這時他已經稍稍鬆開了我的手臂,我突然掙脫了開來。我踢了他一腳,抓住了燭台的手把,可是他猛撲向我,把我壓在了底下。他打掉我手上的燭台,弄翻了銅托盤。時尚書屋
「你們這兩個真主的禍害!」母親說。她壓低聲音避免客人聽見。她如何能經過畫室敞開的門,穿過前廳,走下樓梯,而沒有被黑看見?她把我們分開。「你們兩個不中用的東西,就只會丟我的臉。」
「奧爾罕今天撒了謊,」謝夫蓋說,「他留我一個人在大師那裡做全部的工作。」
「閉嘴!」母親說,打了他一巴掌。時尚書屋
她打得很輕,哥哥沒有哭。「我要我爸爸。」他說:「等我爸爸一回來,我們就可以玩哈桑叔叔那把紅寶石寶劍,我們就可以搬回去跟哈桑叔叔住。」
「閉嘴!」母親說。她忽然變得非常生氣,一把抓起謝夫蓋的手臂,把他拖過廚房,經過樓梯,來到面向庭院陰暗處的一個房間。我跟上他們。母親打開門,當她看見我的時候說道:

「進去,你們兩個。」
「可是我什麼事都沒做。」我說。但我還是進去了。母親在我們身後關上門。時尚書屋
雖然裡面不是烏漆抹黑——牆壁上有一扇百葉窗面對庭院的石榴樹,一絲光線從縫隙間進來——但我很害怕。時尚書屋
「開門,媽媽。」我說,「我好冷。」
「別哭哭啼啼的,你這個膽小鬼。」謝夫蓋說,「她馬上就會開門了。」
母親打開門。「在客人離開之前,你們會不會乖乖的•」她說,「好吧,在黑離開以前,你們去廚房的火爐邊坐著,不准上樓。」
「獃在那邊好無聊。」謝夫蓋說,「哈莉葉上哪兒去了•」
「什麼事兒你都要摻和,你也管得太多了。」母親說。時尚書屋
我們聽見馬廄傳來一聲微弱的馬嘶,之後又聽到了一聲。那不是外公的馬,而是黑的。我們開心極了,好像今天是廟會又或者是一個節日開始了。母親微微一笑,似乎也希望我們也笑一下。時尚書屋
她往前踏出兩步,打開面向廚房的馬廄門。時尚書屋
她朝裡面發出了「嗤」的聲響。時尚書屋
她轉過身,把我們推進聞起來油膩膩、老鼠橫行的哈莉葉的廚房,讓我們坐下。「在我們的客人離開以前,別想站起來。還有,不准打架,別讓別人以為你們是嬌寵調皮的孩子。」
「媽媽,」趁她關上廚房門之前,我說,「我想說一件事,媽媽,他們幹掉了我們外公可憐的鍍金師。」
謝庫瑞的臉1

我的名字叫黑

當我第1眼見到她的孩子時,立刻明白自己多年來記錯了謝庫瑞的臉的哪些地方。她的臉和奧爾罕一樣瘦長,不過下巴比我記憶中的尖一點。因此,我戀人的嘴也必定比我想像中的要小而窄。這十二年來,這是你的城市,那是我的城市,如此這般地闖蕩之時,我總會主觀地把謝庫瑞的嘴想像得大一些,總想像她的唇要更為齊整、更為豐潤,讓人無法抗拒,就如同一顆閃亮、飽滿的櫻桃。時尚書屋
如果我身邊有一張以威尼斯大師手法繪成的謝庫瑞的肖像,那麼我就一定不會在十二年的旅途中因為忘記了被我拋在身後的戀人的臉龐而感覺自己沒有歸宿。因為,只要愛人的面容仍銘刻於心,世界就還是你的家。時尚書屋
遇見謝庫瑞的兒子,跟他說話,看著他仰起的臉如此靠近,親吻他,不禁激起我內心一種只有不幸的人、殺人犯、罪人們才有的躁動不安。一個聲音從心裡對我說:「快,現在就去見她。」
有一陣子,我想什麼話也不說就從姨父身邊走開,推開寬敞前廳裡的每一扇門——我用眼角餘光數了數,共五扇黑色的門,其中一扇是樓梯門——直到找到謝庫瑞為止。然而,我之所以與我的戀人分離十二年,正是因為當年我魯莽地表露心跡。我悄悄地等待着,一邊聽我姨父說話,一邊看曾被謝庫瑞觸摸過的物品,以及那一隻不知被她坐過多少次的坐墊。時尚書屋
他告訴我,蘇丹希望這本書在穆罕默德出走麥地那千年紀念之前完成。世界的保護者蘇丹陛下,希望在穆斯林歷的第1千年時展示他與他的王國可以像法蘭克人一樣運用他們的風格。由於他同時也安排了慶典敘事詩的編纂,蘇丹特別準允這些極為忙碌的細密畫師們,無需獃在擁擠的畫坊,可以獃在自己的家中安靜工作。當然,他也知道他們每個人都定期暗中拜訪我的姨父。時尚書屋
「你會見到畫坊總監奧斯曼大師,」我的姨父說,「有些人說他已經瞎了,有些人說他年老發昏。我認為他既盲又老。」
儘管我的姨父沒有繪畫大師的地位,也談不上藝術專精,但他卻獲得蘇丹的許可及鼓勵來監督製作一本手抄繪本。這自然就使得他與年老的奧斯曼大師關係緊張。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