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我的名字叫紅》 第 4 頁


我聽到了一陣優美的笛聲,不知道是因為我想去追隨它,還是因為我再也無法忍受這個口出穢言的醬菜小販,而模糊的記憶與慾望又使我覺得這是個逃脫的藉口。然而,我確實知道一點:當你熱愛一座城市
作者:待考 / 頁數:(4 / 45)

我聽到了一陣優美的笛聲,不知道是因為我想去追隨它,還是因為我再也無法忍受這個口出穢言的醬菜小販,而模糊的記憶與慾望又使我覺得這是個逃脫的藉口。然而,我確實知道一點:當你熱愛一座城市並且時常漫步探索其間時,不僅你的靈魂,就連你的身體,也會對這些街道極為熟悉,以至于多年之後,在一股或許因為憂傷飄落的輕雪所引起的哀愁情緒中,你的腿會自動帶著你來到最喜愛的一個山丘。時尚書屋

我就是如此離開了蹄鐵市場,來到蘇萊曼清真寺旁的一個地方,望着雪片飄落金角灣。清真寺面北的屋頂,以及圓頂上迎着東北風的幾個部分,已經開始積雪。一艘逐漸駛近的船隻,降下了向我致意而啪啪響的船帆。船帆和金角灣的水面都籠罩在這鉛灰色的霧氣當中。時尚書屋
眼前的柏樹和梧桐樹、屋頂、淒涼的黃昏、下方住宅區傳來的聲響、小販的叫賣、清真寺庭院裡孩童的玩耍叫喊,這一切糅入我的腦海,決絶地使我感到,從今往後,除了這裡,我將無法在其他城市生活。我莫名地感覺到,那遺忘了多年的戀人的臉孔,很可能會驀然出現在我眼前。時尚書屋
我開始走下山丘,融入人群。晚禱過後,我在一間肝雜小店裡填飽了肚子。坐在空無一人的店舖裡,我仔細聆聽了老闆的談話,他慈愛地望着我一口一口進食,好像在喂貓一樣。天黑之後,根據他提供的線索,我依照他指示的方向,拐進了奴隷市場後面的一條小巷子,找到了一家咖啡館。時尚書屋
咖啡館內擁擠而溫暖。一個說書人,如同我在大布里士和波斯城市看到的「表演明星」,坐在火爐旁的高台上。他掛起了一幅圖畫,粗糙的紙上有一條狗,儘管線條潦草,卻頗具架勢。說書人扮演狗的角色說起了故事,不時地伸手指向圖畫。時尚書屋
我是一條狗1

親愛的朋友,想必你們看得出來,我的犬齒又尖又長,几乎塞不進我的嘴巴。我知道這讓我看起來很凶惡,不過我很滿意。有一次一個屠夫看到我巨大的犬齒,他居然說:「哎喲,那根本不是狗,是頭野豬!」
我狠狠地咬進他的腿裡,犬齒深深陷進肥膩的肉中,感觸到了他那硬邦邦的大腿骨。對一條狗而言,確實,沒有什麼比在一股本能的憤怒下,用牙齒深深咬進可惡敵人的身上更令它愉快的。當這種機會自己送上門時,也就是,當我那活該被挨的犧牲者無知而愚蠢地從我跟前經過時,我的牙齒因期待而發疼,腦袋渴望得頭暈目眩,不由自主地從嗓子眼裡發出令你們寒毛直豎的嗥叫聲。時尚書屋
我是一條狗,但因為你們人類是一種比我還沒大腦的動物,所以你們就告訴自己:「狗怎麼會說話呢!」而另一方面,你們卻相信這樣的故事:死人會說話,其中的角色還會用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的字。狗會說話,不過它們只對聽得懂的人講。時尚書屋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一名沒有什麼見識的傳道士從一個鄉下小鎮來到一座大城市最大的清真寺,好吧,我們就叫它貝亞澤特清真寺。這裡也許應該不透露他的名字,比如說應該姑且稱他為「胡斯萊特教長」。可是我幹嗎還要隱瞞:這個人根本是個獃頭傳道士。雖然他很笨,但老天保佑,他的口才卻很好。時尚書屋
每個星期五大眾祈禱的時候,他是那麼富有煽動性,那麼能讓人感動落淚,以致有些人哭到昏厥、喘不過氣般死去活來。千萬別搞錯我的意思,不像其他有說教天賦的傳道士,他自己可是一滴眼淚也不流,相反的,當大家都在哭的時候,他反而更專注於他的演講,眼睛眨也不眨,彷彿在責備他的信徒們。就這樣,園丁們、宮廷仆役、做哈爾瓦糕點的人、低賤的貧民,以及像他一樣的傳道士都變成了他的跟班,顯然正是因為他們享受這種口舌的鞭笞。嗨,他畢竟不是狗,他是吃過奶的人;面對著這群死心塌地的人群,當他發現嚇唬這一幫人就跟讓他們痛哭流涕一樣有趣時,他昏了頭。時尚書屋
尤其當看到這件事還有大利可圖時,他厚顏無恥地說出了下面的話:
「物價上漲、瘟疫與軍事失敗的惟一原因,在於我們忘記了我們偉大的先知那個時代的伊斯蘭訓示,錯把其他的書本和謊言當成了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時期,有過誦讀先知的出生史詩嗎?為死者舉行過第4十天祭禮,用哈爾瓦發糕或烤甜餅之類的甜食祭祀過死者嗎?先知穆罕默德時期,偉大的《古蘭經》是像唱歌一樣地配着音樂誦讀的嗎?是否有人曾經自認為自己的阿拉伯語說得是多麼好,說阿拉伯語時就像阿拉伯人一樣而上到清真寺的宣禮塔,驕傲地用花腔高唱宣禮詞?今天,人們到墳前乞求寬恕,希望死去的人可以幫幫他們;他們到聖人的墓園,像異教徒一樣朝一塊塊石頭墓碑膜拜;他們在衣服里奇外外綁滿了許願信物,然後就賭咒發誓。穆罕默德的時代,有散佈這種信仰的苦行宗派嗎?苦行宗派的宗師伊本·阿拉比,由於發誓說異教的法老王以信徒身份死亡而成為罪人。苦行宗派、莫拉維派、哈爾維提派、海達裡耶派的信徒們,以及那些合著音樂吟唱着《古蘭經》、聲稱我們在和孩童及青年一起做禱告而跳舞的人,他們全部都是異教徒。時尚書屋
苦行僧修道院應該被推倒,挖掉五米的地基,拿去填海。只有這樣,那些地方纔能再舉行禱告儀式。」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