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我的名字叫紅》 第 6 頁


一條狗別說不能與另一條狗互相嗅聞或舔舐,就連在街上都不能有兩條狗一塊兒走。在那種卑賤的狀態下,鎖鏈拴着,如果過馬路時相遇,它們也只能趁此機會用憂傷的目光遠遠地凝視對方,僅此而已。異
作者:待考 / 頁數:(6 / 45)

一條狗別說不能與另一條狗互相嗅聞或舔舐,就連在街上都不能有兩條狗一塊兒走。在那種卑賤的狀態下,鎖鏈拴着,如果過馬路時相遇,它們也只能趁此機會用憂傷的目光遠遠地凝視對方,僅此而已。異教徒們完全無法想像,狗能自由自在、成群結隊地在我們伊斯坦布爾的街道上亂跑;他們也無法想像,不管你是不是它的主人,必要的時候狗會嚇唬人類;也可以蜷縮在一個溫暖的角落,或是在陰涼處伸懶腰,安詳地睡覺;更可以隨地大便,隨便咬人。我不是沒有想過,很可能就是因為這樣,艾爾祖魯姆傳道士的追隨者們才反對在伊斯坦布爾街頭給狗施捨肉吃以換取上天的恩寵,甚至反對為此建立提供這些服務的慈善機構。時尚書屋

如果他們不僅企圖把我們當作敵人,還想使我們成為異教徒,那麼就讓我來提醒他們,對狗來說,成為敵人和成為異教徒是同一回事。在不久的將來,我希望,當這些可恥的人被處決時,我祈禱我們的劊子手朋友會邀請我們來咬一口,就像他們有時為了教訓他們所做的那樣。時尚書屋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前一個主人是個很公平的人。半夜出去偷竊時,我們互相合作:我大聲吠叫時,他就割斷受害者的喉嚨,這樣一來就聽不到對方的慘叫聲了。作為回報,他會砍碎那些被他懲罰的罪人,煮了給我吃。我不喜歡生肉。時尚書屋
老天保佑,希望未來的劊子手在處決那個從艾爾祖魯姆來的傳道士時,會考慮到這一點,即使是生吃那無賴的肉,我也不會吃壞肚子。時尚書屋
人們將稱我為兇手1
就在我殺死那個蠢蛋前幾分鐘如果有人告訴我,說我會奪去某人的生命,我絶不會相信;因此,我的罪行常常從心中消退,如同外國的遠洋帆船消失在地平綫一樣。有時,我甚至覺得我根本不曾犯下什麼謀殺罪。自從被迫幹掉親如兄弟的倒霉鬼高雅之後,已經過了四天,但現在我才稍微習慣了自己目前的處境。時尚書屋
要是能夠不用做掉任何人,便能解決這個意外而恐怖的難題,我一定願意那麼做,但我知道自己別無選擇。我在當下把這件事情處理掉了,承擔起了所有的責任。我不能任由一個魯莽的傢伙,以不實的指控危害整個細密畫家群體。時尚書屋

儘管如此,要習慣一個殺人兇手的身份的確很難。我在家裡獃不住,只好上街。在這條街上也獃不住,又走上另一條街,再另一條。當我望着人們的臉孔時,發現許多人之所以自認為清白,只因為他們還沒有機會幹掉一個人。時尚書屋
很難相信大部分的人比我正直而高尚,只是基于命運的小小扭轉。最多,他們顯得更加愚蠢,因為他們還不曾殺過人,而如同所有的白痴,他們的外表看起來心地善良。處理掉那個可悲的傢伙後,我在伊斯坦布爾的街頭遊蕩了四天,多日的觀察讓我得出結論,任何一個人,如果眼中閃爍出一絲聰慧、臉上籠罩着一抹靈魂的陰影,那麼他就是一個隱藏的刺客。只有白痴才是清白無辜的。時尚書屋
就拿今天晚上來說,窩在奴隷市場後巷一間溫暖的咖啡館裡,端着一杯熱騰騰的咖啡,望着掛在後牆上一隻狗的畫像,我逐漸忘記了自己的處境,跟其他人一起聆聽從狗嘴裡吐出的每一句話,哄堂大笑。此時,我就感覺到身旁坐著的一個人,也和我一樣是個殺人兇手。雖然他也能和我一樣朝說書人大笑,但從他擺放在我手邊的手臂的姿勢,或者是從他不安地用手指敲打杯子的動作中,我確定他和我是一個類型的,所以我陡然轉身,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他嚇了一跳,一臉的倉皇失措。時尚書屋
咖啡館散場時,他的一個熟人輓住了他的胳膊,說:「努斯萊特教長的人鐵定會襲擊這個地方。」
他擠眉弄眼,示意那人閉嘴。他們的恐懼感染了我。誰也不相信誰,隨時都會被對面的人給做掉,對此每個人都有心理準備。時尚書屋
外頭更冷了,街角和牆根都已積了厚厚的雪。夜裡一片黑暗,在狹窄的巷子裡我只能憑感覺才找得到路。偶爾,微弱的油燈光芒,從某處一間木房子那黑暗的窗戶及拉下的百葉窗內透出,映照在雪上。但大部分時間,我看不到什麼光亮,也看不見什麼東西,只能聆聽著聲音找路,像守夜人用木棍敲擊石頭的聲響、瘋狗的嗥叫或是屋內傳來的聲音。時尚書屋
有時候,雪中似乎發出一絲神秘的光線,照亮了城市狹窄而可怕的街道。在這團黑暗裡,廢墟和樹影之間,我以為瞥見了千百年來不祥地出沒于伊斯坦布爾的鬼魂。有時則斷斷續續地聽見屋裡的各種雜音,悲苦的人們要麼一陣陣地咳嗽着,要麼在呻吟着,要麼在睡夢中哭喊着,要麼是丈夫與妻子爭吵着,彷彿試圖掐死對方,孩子們則在他們的身旁哭泣。時尚書屋
連續幾個晚上,我來到這間咖啡館,聆聽說書人的故事,藉此得以重溫成為殺人兇手之前的快樂,振奮精神。我的許多細密畫家朋友,我花了一輩子相處的弟兄們,每天晚上都到這裡來。自從讓那個從小到大一起繪畫的蠢蛋閉嘴之後,我一點也不想見到他們。兄弟們的生活實在教我覺得丟臉,他們只會論人是非,這裡瀰漫的可恥歡樂氣氛也讓我難堪不已。時尚書屋
我甚至隨手替說書人描了幾張圖畫,讓大家不致說我吹牛,但我想這不足以平息他們的嫉妒。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