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我的名字叫紅》 第 8 頁


「你知道你們所製作的圖畫是多大的罪過嗎•」他直率地說,「那是邪魔歪道,沒有人膽敢犯下這種褻瀆。你們會在地獄的最底層被火煉燒。你們遭受的折磨與痛苦永遠也不會停止。而你們居然把我也拉了
作者:待考 / 頁數:(8 / 45)

「你知道你們所製作的圖畫是多大的罪過嗎•」他直率地說,「那是邪魔歪道,沒有人膽敢犯下這種褻瀆。你們會在地獄的最底層被火煉燒。你們遭受的折磨與痛苦永遠也不會停止。而你們居然把我也拉了進來。」

我聽他說話,恐懼地感覺到會有很多人相信他的。為什麼?因為這些話含有巨大的威力與吸引力,不管願不願意,人們都會加以留意,都會想從其他傢伙那兒得到證實。一方面是他正在編纂秘密書籍;一方面因為他支付的錢,有關姨父大人的這類謡言本來已經沸沸揚揚,而畫坊總監奧斯曼大師又憎恨他。我也曾想,就是他狡猾地利用我鍍金師弟兄的誹謗指控來掩蓋事實真相。時尚書屋
以前我們是多麼親密啊!
我任由他重複這件讓我們反目的指控,而他也毫不留情,翻來覆去地講。他似乎想刺激我去隱瞞錯誤,就如同在我們學徒時代,他要我隱匿錯誤以逃避奧斯曼大師的責打。當時我覺得他的誠懇令人信服。當學徒的時候,他的兩隻眼睛也這麼會睜得大大的,只不過那時候的眼睛還沒有因為長年的插畫工作而變小。時尚書屋
然而我終究還是硬起了心腸,因為他已經準備好向別人招供一切。時尚書屋
「聽我說,」我壓抑住憤怒說,「我們繪製插畫、設計頁緣花紋、在頁面上描繪框界,我們用彩色的金粉塗飾一頁一頁的書頁,最漂亮的圖畫是我們畫的,我們使得衣櫃與箱子更加喜慶。多年來我們一直在做這些,這是我們的工作。他們委託我們繪畫,指定我們在特定的書頁框界裡安插一艘船艦、一隻羚羊或一位蘇丹,他們要求我們畫某種樣式的鳥、某種樣式的人物,從故事中選取某個特定的場景,什麼什麼該怎麼怎麼樣。我們也就照着做了。時尚書屋
你看,這次姨父大人告訴我:『這裡,畫一匹你自己心目中的馬。』整整三天,我像前輩畫師一樣,試畫了幾百匹馬,為了想知道到底什麼才是我自己心目中的馬。」我拿出撒馬爾罕紙給他看,上面有我為了練手而畫的一系列馬匹。他興緻盎然地接過紙張,在昏暗的月光下湊近研究起這些黑白的馬匹。時尚書屋
「設拉子及赫拉特的前輩大師們認為,」我說,「要想畫出安拉所想所見的真正的馬,一位細密畫家必須花五十年時間不停地去畫。他們還說最完美的馬匹圖畫應該是在黑暗中完成的,因為一位真正的細密畫家在經過五十年的工作後,必然已經失明,而他的手卻會記得如何畫馬。」
他臉上天真無邪的目光,就像小時候我所見到的,已經全然沉溺於我畫的馬匹當中去了。時尚書屋
「他們委託給我們,而我們則努力地像前輩大師那樣畫出最神秘、最難達成的馬匹,僅此而已。若他們要我們為他們所要求的東西負責,那是不公正的。」
「這對嗎?我不知道。」他說,「我們也有責任和意志。除了安拉,我不怕任何人。是他賦予我們理智,使我們能夠分辨善與惡。」

非常恰當的回答。時尚書屋
「安拉看見並知曉一切……」我用阿拉伯語說,「他知道我和你,我們是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做了這件事。你要向誰告發姨父大人呢?你難道不相信這件事的背後是蘇丹陛下的旨意•」
靜默。時尚書屋
人們將稱我為兇手3
我想:他真的這麼沒腦子嗎?還是出於內心對安拉的恐懼而失去了冷靜才會這麼胡說八道?時尚書屋
我們在井邊停了下來。黑暗中,我依稀瞥見他的眼睛,看得出來他很害怕。我可憐他。可是開弓沒有回頭箭。時尚書屋
我祈求真主給我證明,證明站在我面前的這個人不但是個沒腦子的膽小鬼,更是一個卑鄙的小人。時尚書屋
「往前數十二步然後開始往下挖。」我說。時尚書屋
「然後,你們打算怎麼做•」
「我會告訴姨父大人,他會燒燬那些圖畫的。我們還能做什麼?只要胡斯萊特教長的信徒們聽到有這麼個說法,他們就不會讓我們活着,也不會讓畫坊再存在下去。他們當中你有熟人嗎?收下這筆錢,讓我們相信你不會向他們舉報我們。」
「錢裝在什麼東西里•」
「那裡有一個老舊的醬菜陶瓮,裡面有七十五塊威尼斯金幣。」
威尼斯金幣聽起來頗為合理,但我是從哪兒編出這醬菜陶瓮的?真是胡編亂造,但他卻信了。因此我再次確認真主果然站在我這邊,因為日復一日變得更加貪婪的學徒夥伴,此刻已經朝我指的方向跨步,興奮地開始數着步子。時尚書屋
那一剎那我心中想著兩件事。第1,地下根本就沒埋什麼威尼斯金幣或類似的東西!如果我不給錢的話,那個下賤的蠢貨將會毀了我們。忽然間我很想一把抱住這個白痴,親親他,就像當學徒的時候偶爾做的那樣,但歲月已經使我們之間的距離變得那麼遙遠!第2,我滿腦子在想著到底該怎麼挖?用指甲嗎?我不想這些,要說想的話,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時尚書屋
驚慌之下,我雙手抓起井邊的一塊石頭。當他還在第7步或第8步的時候,我追上去用盡全力狠狠砸向他的後腦。速度之快、動作之粗暴,連我自己都嚇得愣住了,彷彿石頭是砸在我的頭上,甚至我都感到了疼。時尚書屋
與其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痛苦,我想還是儘快結束這件事吧。因為此時他開始在地上猛烈抽搐,這更使人感到恐慌。時尚書屋
把他丟進井裡後過了很久,我才想到,自己粗暴的行徑一點也不符合細密畫家的優雅細緻。時尚書屋
我是你們的姨父1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