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英雄折腰 第 9 頁


莞兒實在忍俊不住,「好了,可以了,你快起來。托小七鴻福,我必能長命百歲,福祿雙全且安康無恙過一生。別再磕了,會疼的,快起來。」莞兒小姐好心讓她進來採桑葉,這些葉子貴死了,比黃金
作者:唐瑄 / 頁數:(9 / 43)

莞兒實在忍俊不住,「好了,可以了,你快起來。托小七鴻福,我必能長命百歲,福祿雙全且安康無恙過一生。別再磕了,會疼的,快起來。」

莞兒小姐好心讓她進來採桑葉,這些葉子貴死了,比黃金還值錢耶。她真不是人,竟然恩將仇報。不行、不行!一定要多磕幾個頭陪罪。時尚書屋
「小七,你一下下磕得那麼使勁,頭不疼嗎?」她都替她覺得疼了。時尚書屋
「……祝莞兒小姐多子多孫多福氣,雙花雙葉又雙枝,呃……」再來是什麼,莞兒小姐明明教她唸過好幾回的……
雙花雙葉又雙枝?虧她記得住。莞兒又好氣又好笑。時尚書屋
「快起來,你再磕下去我可真的要生氣了。我不是說過,別動不動對我又跪又拜的,我又不是神佛,無福消受也不喜歡這樣。」那顆堅硬的腦袋不理,依舊篤篤有聲地敲著,莞兒實在拿她沒轍。故下竹夾,她屈身在小七身前,促狹輕語「好像很有趣,瞧你磕得不亦樂乎,要不……我也來磕磕看好了。」
「嘎,莞兒小姐要……使不得,萬萬使不得!」小七抬頭想阻止她,呱啦呱啦的大嘴不知何故,突然抿住。時尚書屋
「使不得便快些起來,看看你,額頭都敲紅了。」一臉怪模怪樣的。時尚書屋
「莞兒小姐好愛說笑哦。你沒瞧我皮粗肉厚的,就是磕上個三天三夜也不會有事。才磕這麼幾下,怎麼可能會紅嘛。」她煞有其事地擺擺手,詭異的眸光一閃一閃的。時尚書屋
「瞎扯。」宮莞笑鎮她一眼,轉身向桑樹邊的清幽染房走去,肩上飄下幾片桑葉卻不自知。「天快暗了,你快些把需要的葉子采一采,待會還有好長一段山路要趕。下回若要來,你記得邀小四一塊來,莫再一個人走山路。時尚書屋
我聽說沁山附近的幾個村莊近來不太平靜,好一個女孩子家,我不放心。」她柔聲叮嚀著,越過花圃,推開木門,一室的草香立即撲鼻而來。時尚書屋
小七詭嘻了聲,匆匆爬起。時尚書屋
「沒人打得過我啦,我比男丁還壯、還有力呢。倒是莞兒小姐白白淨淨,一副風吹應聲倒的模樣,才要當心呢。」她闊聲嚷嚷地追進屋。正在滾沸的烏梅水前酌量加稻稈灰,宮莞甜甜微笑。時尚書屋
「這是我聽小四說的啦,他說男人最不能抗拒莞兒小姐這樣的小女子。真的哦,因為小四每見你一回就失眠一次,今天我自己偷偷溜來,他一定氣壞了。所以你出門才要小心,別走著走著突然被抓去當押寨夫人。」莞兒小姐白淨的模樣越看越好看呢,小四管這叫賞心悅目。時尚書屋

「是……這樣嗎?」莞兒愣然一怔,紅了臉,怎麼也想不到惇厚的小四會這樣說自己。「呃,小七,你去忙你的。」由餘光瞥見壞心眼的小七繞著自己猛打轉,莞兒素臉燒紅,悄悄往置故白絲的角落移去。時尚書屋
「真的耶!莞兒小姐臉紅的模樣真的很好玩,難怪每回要來之前,小四都會千拜託、萬拜託,求我逗你耶。」小七摸摸鼻子,好生得意。時尚書屋
臉上的紅潮慢下弧線纖美的頸肩,宮莞渾身燥熱,趕忙從牆角的竹簍挑起一團白絲撥看,以避開小七窺探的眸光。時尚書屋
小七鬼鬼祟祟跟在宮莞身邊來回踱步,偶爾想到什麼便別開臉偷笑幾聲。莞兒小姐的頭上還有三片葉子,她自己都沒有發現,好好笑哦。時尚書屋
宮莞被她踱亂了心神,無措地側過身去,不理她。「小七,你去忙你的事,別淨逗著我玩嘛。」
「才不是逗你呢,小四又沒來,我逗了也是白費力氣,實在是莞兒小姐的樣子好好笑。」小七自得其樂地哈哈大笑。時尚書屋
小七真是的。「讓我不安真的那麼有趣嗎?」
「我才不是在笑那個。」小七踞高足尖,笑嘻嘻的將拿下的葉子獻至她眼下。「你看!」
原來……莞兒好笑。時尚書屋
「莞兒小姐,可惜你剛剛沒看到自己的模樣,那實在好滑稽,好像姚六娘哦。」小七哈哈咯咯,兀自開心得花枝亂顫。時尚書屋
「誰是姚六娘?」放下白絲,宮莞走到左近的竹架,拿下紅花餅,準備染幾件銀紅衣衫送給小七。時尚書屋
她的衣服全是補釘,百衲衣也不過耳耳,難為小七了。時尚書屋
小七雖小她兩歲,今年卻也有十六荳蔻,正是情竇初開之年。這個年紀的待字閨女,哪個不希望穿得漂漂亮亮,好吸引意中人的目光,她卻時常一襲不知綴補過幾次的粗衣布衫四處走,看了真讓人心疼。時尚書屋
即便窮苦人家的孩子,也該有追求幸福的權利,也會想體面出閣。只願略盡薄力幫她一些,更盼世間有情男女終成眷屬。時尚書屋
「哎呀,你怎麼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啊,她的名號那麼響亮。姚六娘不就是逢年過節,到村裹表演『村婦罵夫』的……」小七猝然閉嘴,恨不得一口咬掉自己的大舌頭。時尚書屋
姚六娘是粗俗份子,專演潑辣貨,哪能與出身高貴又端雅的莞兒小姐相提並論,簡直折辱了莞兒小姐。呸他個千百句,呸呸呸!
宮莞瞅她豐富的表情,耐心等她把話說完,忽然像聽到什麼,微偏頭向外探了探。時尚書屋
「大娘好像又在喚了……」看回小七,她有些遲疑。「小七,你能不能幫我去告訴大娘,請她先回房歇息,沒綉好的部分請她故著,我會幫她綉妥。」
「我這就去!」小七一溜煙跑開。時尚書屋
「這……」她話還沒說完呢,小七真性急。時尚書屋
小七一離開,沸雜的天地立時沉寂了,只有風吹過樹梢的聲音。時尚書屋
宮莞小心的將紅花餅放人滾沸的烏梅水中,拿棒子攪了攪,調勾色澤。心不存焉的挑好數團白絲後,她愁眉鬱結地走回桑樹下。時尚書屋
一直避免讓小七與家人接觸,極小心保護著這段得之不易的友誼,可是這樣妥當嗎?時尚書屋
宮莞心浮氣躁,明亮的眸子蒙上淡淡陰影。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