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巴黎的盛宴 第 61 頁


顯然,這是他們二人真實的共同心願,與他人無關。惟有德朗和格里斯看出了這一點,而自認為是立體主義支柱之一卡恩維萊承認他是的萊歇卻不同意這種看法。德朗是首批對黑非洲藝術懷着濃厚興趣
作者:1909年,《腐朽的巫師》,書中有德朗的木刻插圖 / 頁數:(61 / 170)

顯然,這是他們二人真實的共同心願,與他人無關。惟有德朗和格里斯看出了這一點,而自認為是立體主義支柱之一卡恩維萊承認他是的萊歇卻不同意這種看法。時尚書屋

德朗是首批對黑非洲藝術懷着濃厚興趣的畫家之一,也是一個塞尚派的大人物。在埃斯塔克小住一段時間之後,他發現除色彩之外,在描繪大自然的繪畫中,畫面的形式與構成畫面的成分也十分重要。在1907年的獨立派畫展上,他展出的《浴女》(圖40)就突出體現了線條的幾何化。畢卡索的《阿維尼翁的少女》中人物體態的豐滿,或許正是受到了《浴女》的某些啟發。時尚書屋
德朗是促成立體主義誕生的主要人物之一,可是後來他銷聲匿跡了,讓粘貼紙的這兩位勇士從他眼前溜過。時尚書屋
在勃拉克和畢卡索從事貼紙畫和逼真畫研究的同時,比他們倆更具有知識分子氣和更加注重「科學研究」的格里斯也在從事這兩種繪畫手法的研究。他常說:「塞尚是從一個瓶子出發畫出一根圓柱,而我是從一根圓柱出發畫出一個瓶子。」在1912年獨立派繪畫展覽會上,他展出了1912年作的《獻給畢卡索》(圖41),向他心目中的立體派首領表示他的無限崇敬。第1次世界大戰爆發時,由於立體派的奠基者們已經不在一起工作了,格里斯就成為正統立體主義的使者。時尚書屋
世界大戰導致了許多人的分離,同樣導致了畢卡索與勃拉克的分離。多年之後,畢卡索向卡恩維萊透露說,他與勃拉克和德朗的最後一次見面是在1914年8月2日。那一天,他開車送兩位朋友去了阿維尼翁火車站。時尚書屋
勃拉克少尉在戰爭中受傷,做了手術。阿波利奈爾將「立體主義將軍」的稱號授予了畢卡索,具有諷刺意義的是,後來又被德朗奪回去了。時尚書屋
兩位偉大畫家後來戲劇性地重逢過。但立體派已經解體,有點兒像他們共同研究探索出來的那些創作繪畫的手法:人體錯位、分裂和大起大落的動盪,正恰如其分地預示了毀滅世界的一場戰爭的到來。時尚書屋
隨着時間的流逝,勃拉克對其老戰友畢卡索愈來愈冷淡。他們之間逐漸拉大的距離把畢卡索氣瘋了,他始終搞不明白勃拉克對他如此冷淡的原因何在。時尚書屋
勃拉克與馬克斯•雅各布不同的是,他會保護自己。他不允許畢卡索使用對依附於他的所有人使用的手段隨意擺佈他。時尚書屋
畢卡索承認沒有任何人像勃拉克那樣愛過他。可以說勃拉克純粹是一個「畢卡索夫人」。畢卡索想要收回這位「夫人」嗎?但那只是一廂情願。在50年代,當着有點兒像是評判人的弗朗索瓦茲•吉洛的面,他演出了讓畢卡索遭受冷遇的精彩一幕。時尚書屋

畢卡索不請自到,去了他昔日的密友勃拉克的豪宅。這一豪華住宅位於蒙蘇里Montsouris公園附近,由當時法國的著名建築師奧古斯特•佩雷設計建造。勃拉克對畢卡索相當冷淡,對弗朗索瓦茲•吉洛也不熱情。他的朋友自始至終無意邀請他們留下共用午餐,畢卡索的自尊心受到了更深的傷害。時尚書屋
他回到位於大奧古斯特街的家之後,將在他畫室的牆上掛了很長時間的一幅勃拉克的畫摘了下來。時尚書屋
幾周之後,他決定與他的女伴再次來到勃拉克家。他計劃利用這次拜訪,檢驗勃拉克對他的真實感情:他們在午飯前幾分鐘到達;如果主人不邀請他們用午餐,他心中就有數了,他將決定同他徹底斷絶關係。時尚書屋
中午12點之前不久,畢卡索和弗朗索瓦茲•吉洛來到勃拉克家的門前。主人禮貌地讓他們進了屋子。當時恰好有一桌賓客正在品嚐剛出鍋、散髮着撲鼻芳香的羊後腿。畢卡索認為主人會立即在餐桌上為他們增加兩套餐具,但是他錯了。時尚書屋
事後,弗朗索瓦茲•吉洛評論此事時說:「如果說畢卡索從心底里瞭解勃拉克的話,勃拉克就更加瞭解畢卡索了。」勃拉克十分清楚,如果他邀請畢卡索用午餐,後者將會對他更加頤指氣使,更加嘲笑他的懦弱。時尚書屋
他把他們帶到他的畫室,不緊不慢地向他們介紹他的最新作品,時間長達一個小時。羊肉的撲鼻香氣直衝樓上。畢卡索為達到了自己的預期目的而深感高興。時尚書屋
勃拉克更勝一籌。時尚書屋
他向畢卡索和弗朗索瓦茲•吉洛提議帶他們去看他的幾件雕塑作品。他們慢慢地走着,欣賞着。善於使用小伎倆的畢卡索提醒說火上燉的肉可能糊了,勃拉克不接他的話題,建議他們去參觀他的一些石印作品。人們繼續觀賞。時尚書屋
時鐘已過下午兩點,畢卡索開始按捺不住了,對勃拉克說,弗朗索瓦茲•吉洛還不瞭解他的野獸派作品。時尚書屋
勃拉克回答說:「那有什麼關係。」
他挫敗了畢卡索對他耍的把戲,因為野獸派作品全部掛在餐廳的牆上。時尚書屋
他們一起下了樓。餐桌上只有三套餐具,一套也不多。時尚書屋
又過了半小時,來客仍然未受到邀請。畢卡索還在頑固堅持,為了拖延時間,畢卡索要求主人帶他們重新參觀一遍已經看過的繪畫作品。勃拉克冷靜地接受了他的要求。他們在樓上又過了一個小時,在畫室內又過了一個小時。時尚書屋
下午四點半時,肉香味消失了。畢卡索告辭了。畢卡索既怒火衝天,又對他的朋友產生了佩服與欣賞的感情。這次消食性的拜訪之後,他把摘下的勃拉克的畫重新掛回到了他畫室的牆上。時尚書屋
兩位畫家過去相敬相愛,但是如今成了對手。完全是畢卡索天生的嫉妒心理,使這一對立情緒愈來愈嚴重。同費爾南德•奧利維爾一樣,弗朗索瓦茲•吉洛也深深地嘗到了畢卡索的苦頭,因為後來的畢卡索對他的情人更加嫉妒,更加漠不關心。據她講述,勒韋迪出版了一部著作,其中配有畢卡索的插圖。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