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絶對權力 第 7 頁


他正不知所措,這時聽見那扇裝有鏡子的門被打開了,一束強光射了進來,使他根本無法藏身。想到那些往裡面仔細查看的陌生面孔、那些拔出的手槍,還有對他公民權的審判,他几乎要笑出聲來,自己真
作者:戴維·鮑爾達奇 / 頁數:(7 / 150)

他正不知所措,這時聽見那扇裝有鏡子的門被打開了,一束強光射了進來,使他根本無法藏身。想到那些往裡面仔細查看的陌生面孔、那些拔出的手槍,還有對他公民權的審判,他几乎要笑出聲來,自己真他媽像隻困在籠中的老鼠,無處可逃。他已經近30年都沒抽過一根菸了,但此刻卻想拍得要命。他輕輕地將旅行袋放了下來,伸直雙腿,免得兩腿發麻。時尚書屋

厚櫟木板的樓梯上響起了沉重的腳步聲。不管他們是誰,他們是不會在意有誰知道他們在那兒的。盧瑟數了一下,是四個人,或許是五個。他們向左拐,然後向他這邊走來。時尚書屋
臥室的門開了,嘎吱吱地輕輕作響。盧瑟傷透了腦筋。所有的東西都已收拾好或者已物歸原位了。他只是動了一下遙控器,而且已將它放回原處,照原先有些灰塵的樣子放好了。時尚書屋
這時,盧瑟只能聽見三個人的聲音了,一個男人和兩個女人。其中一個女人聽起來像是喝醉了,另一個卻很清醒。隨後,那個清醒的女士不見了,門關上了但沒鎖,屋裡只剩下喝醉的那位女士和那個男士。其他人哪兒去了?那位清醒的女士又去了哪裡?那咯咯的笑聲一直不停。時尚書屋
腳步聲高鏡子越來越近了。盧瑟儘可能地蜷縮成一團蹲在角落裡面,奢望着那只椅子能擋住別人的視線,但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接着,一束光線破門而入,直刺他的雙眼,他那可憐的彈丸之地頓時由一片漆黑變成了光天化日。對於這猝不及防的變故,他几乎倒抽了一口涼氣。他快速地眨動着雙眼來適應這新的亮度,兩隻瞳孔頃刻間從几乎完全擴張的狀態變成了針尖般大小。可是,既沒有出現驚叫聲,也沒有看見任何面孔,更沒有發現任何槍支。時尚書屋
整整一分鐘過去了。最後,盧瑟仔細打量了椅子周圍的那個角落,他又大吃了一驚。保險庫的門似乎已經消失,他兩眼正直盯着那個該死的房間裡面。他嚇得差點要往後倒,但又穩住了。時尚書屋
盧瑟一下子明白了那把椅子的作用。

他認出了屋裡的兩個人。那個女人,他今晚已在相片中見過了:那個着裝打扮的品味很放蕩的小婦人。
他認識那個男人,完全是出自一個另外的理由;他當然不是這幢房子的男主人。盧瑟吃驚地慢慢搖着頭,然後又長出了一口氣。他雙手發顫,渾身感到不自在。他竭力忍住那一陣噁心的感覺,兩眼盯着臥室裡面看。時尚書屋
保險庫的門也可以用作一個單面的鏡子。外面的光線強而他這個小小空間裡的光線很暗,這樣一來,就好像他是在看一個大屏幕彩電一般。
後來他看見了那個東西——那女人脖子上的鑽石項鏈,他從胸中吐出了一口氣。就他那老練的眼光來看要值20萬美金,或許還不止。就這樣一件小玩意兒,晚上不戴的時候,人們一般都會把它放進家裡的保險庫裡。當他看見她摘下項鏈並隨手扔在地板上的時候,他心裡的一塊石頭才算落了地。時尚書屋
他的恐懼感減小了很多,後來他站了起來並慢慢地向那把椅子挪過去,隨後小心翼翼地坐了進去。於是,這個老頭兒便坐在那裡,看著眼前這位被一大幫男人弄得焦頭爛額的小婦人。看她的神情,盧瑟猜想那幫人中間有些是隻掙最低工資的年輕傢伙,或者是些只能依靠一張綠卡的自由而活着的小伙子。可今晚來訪的這位紳士卻完全是另一類人。時尚書屋
他環顧四周,豎起兩隻耳朵捕捉這幢房子裡其他居住者的任何動靜。可他真的又能做些什麼呢?在30多年不停的盜竊生涯中,他還從未遇到過這樣的事情,於是他決定做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在那將他與徹底毀滅隔開的僅有一英吋厚的玻璃後面,他靜靜地坐定在那深深的皮椅子裡面,等待着。
第2章

在距美國國會那個白色的龐然大物三個街區遠的地方,傑克·格雷厄姆打開了他寓所的前門,隨手把外套往地板上一扔,然後直奔冰箱而去。他手裡拿着啤酒,撲通一聲猛地跌坐在起居室裡那張破舊的長沙發裡面。他一邊喝着啤酒,一邊迅速打量着這間斗室的每個角落。這裡和他剛去過的那個地方相差太大了。時尚書屋
他把啤酒含在口中,然後再吞嚥下去,方方的下巴上面的肌肉一張一弛地在動。因疑惑而產生的煩人的刺痛感慢慢地消退了,但它們還會再次出現;它們總是這樣。
這是他和未婚妻詹妮弗、她的家人,以及社交和生意圈中的熟人們一起參加的又一個重要的晚宴。世故老練到那種程度的人們顯然是不會只有幾個保持聯繫的朋友的。每個人都有着特別的作用,整個加在一起的影響自然要比部分的大得多,或者至少那些人有這種意圖,雖然傑克對此不以為然,他有自己的看法。
傑克先看了一下《華爾街日報》的工業版和金融版,這方面的內容寫得相當不錯。他看了看那些向人炫耀的名字,然後又翻到體育版,看看「吝嗇鬼」隊或「子彈」隊的表現如何。那些政客們已使出渾身解數在四處拉選票和贊助,他們的活動因得到包括傑克在內的眾多律師的幫助而圓滿完成,只是偶爾有位醫生想表明他認同過去種種舊的方式,還有幾位公眾利益派的代表人物提出抗議,認為當權者應同情普通民眾的困境。
他喝光了啤酒,把空罐子砸向電視機。他腳上的兩隻鞋甩掉了,未婚妻買給他的那雙40美元的帶圖案的襪子被扔在燈罩後面。要是有時間,她準會給他置上200美元一副的背帶,再配上手繪的領帶。他媽的!他搓搓腳趾頭,真想再來一罐啤酒。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