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邪惡剋星 第 11 頁


「至于『紅色』監禁營一事,你猜到的僅僅是一部分。而有關柳特的事,你還會聽到一些。」那人掩飾着譏笑,友好而平和地回答道,「事情可能會如此發生——要麼你將對此感到惋惜,要麼你只是一般地
作者:弗多爾·布特爾斯林 主編:甘雨澤 / 頁數:(11 / 97)

「至于『紅色』監禁營一事,你猜到的僅僅是一部分。而有關柳特的事,你還會聽到一些。」那人掩飾着譏笑,友好而平和地回答道,「事情可能會如此發生——要麼你將對此感到惋惜,要麼你只是一般地回憶回憶。好吧,再見……」

秘密洽談

華沙市郊小區几乎與莫斯科的小區沒有多大區別,那些高層建築群,那些充滿了千篇一律的中歐商品的超級市場,那些總是急匆匆的家庭主婦,那些被人掛牽的正在遊玩的年輕媽媽。一到春天,這些市郊小區就如同莫斯科的梅德韋德科沃或布托沃等一些小區那樣髒亂:一堆堆正在腐爛的垃圾,一個個被撕得破爛的硬紙板箱,一個個空塑料瓶子,一個個白鐵皮啤酒罐,一片片被踩實了的去年的落葉……
一九九四年五月十一日,正是在波蘭首都市郊的這一處極常見的住房裡,進行着一次簡短但卻極其神秘的洽談。
談話的只有兩個人。
一個人個子不高,但敦實強壯,雙肩寬大而圓厚,身着貴重但卻不很雅緻的服裝,在他那只多汗毛的粗手指上戴着一枚粗製的鑲嵌着比鵝卵石稍小一點的鑽石戒指。他面向窗戶坐著,所以,看不清他的臉,他似乎害怕被偶然來訪的客人認出來。可能正是因為如此,那戴有鑽石戒指的人才明顯地焦躁起來:他抽着煙,煙灰不是彈在煙灰缸中,而是彈在桌子上。他坐立不安,不能將目光集中到某一個地方,他時不時用雙眼掃視着牆壁、桌子、桌子上的文具,此時,不知為什麼,他在儘量地迴避着直面對視自己的洽談夥伴。時尚書屋
另一個人個子也不高,削瘦,留着淡褐色的背頭,穿著樸素但卻很雅緻的三件套西服。他不懼怕任何人和任何東西,他覺得自己不僅是住宅的主人,同時也是形勢的主人。他很感興趣地注視着自己的洽談夥伴,在他的目光中,可以分辨出一束束的感情射線,其中,大概好奇心占了優勢:就像一個外行人第1次審視着病理解剖台上的一具被做成標本的死屍那樣。
看來,這是一套不適合居住的辦公室:幾把跛腿的椅子,每個窗檯上都放著幾盆忘了澆水而枯萎了的花,角落里布滿了稠密的蜘蛛網,在牆角處輕輕地擺動着。而且這裡還散髮着一種似乎是政府機關裡的味道:塵土味、衛生球味、堆放著的紙張味、水氣滲透窗框的潮濕味……
「喂,頭兒沒改變主意吧?」穿三件套西服的男人用帶有明顯波蘭口音的俄語問道。

「不必介意,這事已經磋商過有一百遍了……不會的,不會改變主意的。」對方用有些嘶啞但卻非常堅定的語調回答道。根據說話者所用的頭幾個單詞判斷,毫無疑問,說話者是俄羅斯人,而且屬於那種場特殊範圍之內的人物。「我們正努力玩一次漂亮的攔姆斯紙牌,既然已經決定了——就要去做。」

「我懇切地請求頭兒,不要使用你們莫斯科同行們所用的俗語。」波蘭人面帶勉強能看得出的訕笑,淡淡地說道,同時,他在聚精會神地注視着洽談夥伴戒指上那大顆鑽石如何在最黑暗的角落中熠熠閃光,「然後,請您不要忘了:不管怎樣,在您的面前還有一名安全部門的工作人員……」
波蘭的「斯勃」,即波蘭的安全部門,是類似俄羅斯聯邦的那種安全部門,它佔據的這所住宅是作為特殊的秘密會見的場所。
一般來說,安全部門使用的並不止是一處住宅,而是整個一層樓的住宅——有三至四處。由一處住宅到另一處住宅往往有秘密通道常見的就像一些間諜影片所描述的那樣,是些被偽裝成衣櫃和書架的那種,而主要是一些用電子儀器對相鄰房間進行監視、監聽的技術裝備,使住宅的主人感到相當寬鬆自在。
顯然,這次洽談也不例外。對這次會面進行了準備:調整好那些隱蔽的手提式攝像機,打開錄音設備,裝好掃瞄裝置——這些專門的、可以發現客人所帶一切類似裝置的設備……而且不需要多長時間。
「這就是說,在明天?」主人一本正經地、更確切地說道。他從桌子上拿起活頁檯曆,漫不經心地翻過幾頁。
「是的,頭兒安熱,就在明天吧。」請求過後,見對方的反應平平,這使客人感到多少有些不自在。
「現在讓我們再明確一下,從這以後,我們就將有錢了。我要坦白地說,」波蘭人將檯曆放到原處,像彈簧一樣站起身來,在房間裡走動了一會兒,用機械的手勢將頭髮撫平。「鈔票,也就是錢。」為在此時顯示一下自己並非一般地瞭解對方所說的行話,波蘭人已完全將身體偏向客人,他立刻改正了自己的錯誤並突然間說出了一連串同義詞,「也就是資金,或者,正如一些紋身人聽說的——幣子,對你們是很合適的。時尚書屋
順便說說,數目很大,一點兒痕跡都沒有就消失了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勸你們儘可能快地繼續將錢轉運過來,使其離開俄羅斯。錢現在已在路上,明天就會到達比亞韋斯托克市。收貨者是『塔伊爾』波俄合資公司。時尚書屋
業務技術方面及其實施由我負責。當然,比亞韋斯托克的槍聲不會賞我們光,可是,要這樣,我們在沿途也就無法抓到錢了。沒什麼可怕的,我們會找到罪犯的。然後,我們的主子不得不放棄在馬爾基尼亞的工廠和實驗室,因為不這樣做,我們聯合行動的理由化會變得十分明顯。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