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邪惡剋星 第 12 頁


我,正如你們那些人中所說的,所以也就把您放到了下面。而這樣做,是出於一種通常的壓力,或者,正如你們所喜歡說的那樣——這是一種突襲……是誰指使這樣做的,為什麼要這樣做,這不清楚。您可
作者:弗多爾·布特爾斯林 主編:甘雨澤 / 頁數:(12 / 97)

我,正如你們那些人中所說的,所以也就把您放到了下面。而這樣做,是出於一種通常的壓力,或者,正如你們所喜歡說的那樣——這是一種突襲……是誰指使這樣做的,為什麼要這樣做,這不清楚。您可以去問問你們的『棲身之地』,去問問那些紋身的刑事犯們,為什麼允許這樣做。我嘛,可是明白,在這裡,也就是在波蘭,你們要是沒有他們是不行的。」

以後,波蘭人像是早就知道某些事件應按如何程序發展似的,果斷地說,「以後,你們將往哪兒轉移你們的『俄羅斯性亢進劑』生產基地,這我們完全不擔心。哪怕是往紅場,往克里姆林宮轉移,只是要儘快一點,只是要離我們遠一點。我們不需要在國家的中心建一個毒品基地,因為我們不是亞洲的俄羅斯,而是一個文明的歐洲國家。而銷毀毒品工業生產基地的榮譽——這卻是我們所需要的。時尚書屋
這可以大大平息輿論。」這位波蘭安全部門的軍官結束了他那使人難以捉摸的高談闊論。
俄國人點着頭,連聲說是。看來,這個人在他那些絶對特殊的人中;同另有某種相當重要的位置。因此,如果不打斷對方的談話,他就不習慣將洽談夥伴的話聽完。當提到馬爾基尼亞時,他真的開始傷心起來,話說得也鏗鏘有力:「是啊,是啊……太遺憾了。」

安熱先生多少有些傲慢地微笑了一下,他恰似古波蘭時的一個封建主,正在自己的莊園裡同一個被俘的韃子談着話。
「你怎麼的?不同意?」
「完全正確。我不得不把它交給你們那些狗崽子,把它毀掉了,」俄國人嘆了日氣說,「只是……只是……把他怎麼辦呢,我們就此事已經交涉過了。」

「這事我記得,」波蘭人溫和地證實說,「我承認自己所說過的話。現在該是第2點了,就是這個臉上帶傷疤的人……他——馬金托什先生那裡的情況怎麼樣?也就是說他姓什麼?」不知為什麼,安熱先生突然間由俄語轉到了波蘭語,然而,當看了一眼談話夥伴後,立即又回到了俄語:「姓什麼?」
「姓什麼……他的諢號是這樣的……像是狗的名字。他很快就會得到一件上膠布雨衣。」俄羅斯人顯然認為自己所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一個有智慧的語言遊戲,他滿意地哼了一聲。
波蘭安全部門的軍官微笑了一下,他並沒有將這一話題進一步繼續下去。
「我想,一切都會很順利過去的。要知道,我們倆代表看有關方面。」安熱先生走近酒櫃,從裡面拿出一大瓶啟開過的貴重的白蘭地酒和兩個倒放著的高腳杯——喝如此貴重的酒水只能用如此講究的酒具。安勾心鬥角
淡淡的燈光在桌子上那裝有白蘭地酒的酒杯中輕輕地搖曳,在古色古香的傢具那暗淡的表面閃爍,在枝形吊燈那水晶玻璃中稀奇古怪地折射,在土庫曼貼金人編織的那貴重的深古銅色地毯上隱沒。地毯很大,誇張點說——極大。這塊地毯就像成熟了的麥田,在整個辦公室內伸展。柔軟而光滑的絨撫磨着腳掌,每個赤腳從上面走過的人,一定都會回想起趟水過小河時所出現的那種感覺。時尚書屋
給人以深刻印象的,還有巴黎產的繪有十八世紀早期田園詩般的牧童圖案的戈別林雙面掛毯,有路易十六時期精美的手工製品,還有它們旁邊的一塊做工粗糙的珍貴的土庫曼貼金壁毯。沒掛戈別林地毯的那面牆,用浸染的柞木鑲嵌着,而這一切,又成功地與具有帝國風格的精緻奇巧的酒吧相諧調。軟墊矮凳、安樂椅、沙發——所有這些,都是用帶金色壓花紋的最精細的紅色皮革包裝的;牆上掛着三幅海上風景畫:一幅是艾瓦佐夫斯基的,還有兩幅是康斯太布爾的,無疑,這都是仿製品。
誠然,帶有一個大監視器及一些沿著地毯曲曲彎彎鋪開的導線連接的計算機,與辦公室整體風格確實有點不太諧調。還有一個人同整個的富麗堂皇多少有些不諧調,他正坐在計算機旁邊。這人個頭不高,但肌肉相當豐滿,他兩肩溜圓,一張紅紅的圓臉和一雙路微凸出的眼睛使他好像一隻煮熟的螃蟹。一隻粗糙的鑽石戒指戴在他那多毛的像小香腸似的手指上。時尚書屋
他在如此裝飾的屋子裡面,給人的感覺是,他不過是個僕人,頂多是個管家的角色。
而實際上,他卻是這個屋子的主人。
坐在計算機旁邊的這個人從光盤箱中取出一盒光盤,打開它,拿出第1張光盤,將其放火光盤驅動器裡。他看了一下放在鍵盤下的紙條,調出資料庫。幾秒鐘後,在顯示器上開始閃現出一些帶有公式、數字及某些符號的波紋。男人久久地企圖探究它門所代表的真實含義,但是並無成效。時尚書屋
終於,他不耐煩了,關掉了計算機,一口氣將桌子上放著的白蘭地酒喝乾。當然嘍,辦公室的主人停止擺弄計算機,並把它放置在那裡,這樣做,是完全正確的,因為他未必懂得哪怕是一個最簡單的化學公式。他沒能完成中等教育,刑滿後,他又開始從事一種違法的特殊活動,這一切當然未必有利於對科學知識的掌握,甚至當你打算靠它們掙錢的時候。直到現在他還得靠小抄來操作計算機,因為他記不住什麼時候應該按動哪個鍵子。時尚書屋
這位主人名叫伊萬·謝爾蓋耶維奇·蘇哈列夫。然而,無論在莫斯科,還是在莫斯科城外,人們則更經常用「蘇霍伊」這個綽號稱呼他:有人帶著諂媚取寵的敬意,有人帶著下意識的恐懼,還有一些人則帶著公開的仇恨。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