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邪惡剋星 第 19 頁


在阿塔斯開始殘忍的血腥洗劫時,這個十分冷酷的人迅速而內行地看準了死對頭的恨一弱點。娜塔莎闌尾炎手術後躺在醫院時,被劫持走了,送到瓦列裡·阿特拉索夫的莫斯科郊區別墅望,在沃斯克列先斯
作者:弗多爾·布特爾斯林 主編:甘雨澤 / 頁數:(19 / 97)

在阿塔斯開始殘忍的血腥洗劫時,這個十分冷酷的人迅速而內行地看準了死對頭的恨一弱點。娜塔莎闌尾炎手術後躺在醫院時,被劫持走了,送到瓦列裡·阿特拉索夫的莫斯科郊區別墅望,在沃斯克列先斯克。然後,有愛心的紋身的竊賊伯伯就接到手機電話,遭到粗暴的毫不掩飾的訛詐,說什麼,如果不照辦,我們會這樣對付你的孩子!你還是聽我們的吧。

還是那位善良無畏的俠士馬克西姆解救了她……
這樣的人難道不值得愛嗎?!
「……我們學校是莫斯科為數不多的特殊學校之一,五月份就頒發畢業證書……你們可以有時間準備升學考試……你們中間大部分人將會去高等學校繼續學業……會多次回憶起這所學校……在我們這個時代,所有的大門都在你們面前敞開,你們這些自由俄羅斯的年輕公民……只要誠實而堅毅地勞動,就能贏得榮譽……」揚聲器裡傳來校長的聲音。少女沉重地嘆息着,又伸手到衣袋裏,摸索那封重要的信件。
當然啦,她已把信讀了几乎一百五十遍,大概都記熟了,但是還想再看看書寫很工整的字,頭幾行寫着:「你好,親愛的娜塔莎!……」
畢業儀式終於結束了!小區上空傳播着舊時流行歌曲的聲音,擴音器斷斷續續地發出嘶啞的響聲:「去學校學習,去學校學習,去學校學習……」畢業生們在學校的院子裡漫步,那裡瀝青路面的每一條縫隙、每一塊石子都十分熟悉。小伙子們偷偷地抽着煙,姑娘們從小包中取出化妝品打扮起來,背地裡瞅着小伙子們。現在只剩下最令人愉快的節目,慶祝畢業會餐和舞會。
娜塔莎走到陰暗處,取出信封,急不可耐地把它打開……
「你好,親愛的娜塔申卡!我依舊離莫斯科很遠,這裡沒有城市的喧閙,沒有奔忙的行人,自然界多宏偉啊!這裡有多麼美麗的松樹,多美妙的晚霞,空氣又是多麼潔淨和透明……」
信紙是灰色薄紙,有摺痕,悄悄發亮,簡單地說,是監獄裡用的信紙。信封上有一些看不懂的字母和數字,有什麼辦法呢,要知道這封信是從牢房裡來的啊!
兩年前涅恰耶夫得到的是剝奪自由在勞動改造機構嚴管五年的處罰。看來,還要等地三年。這三年多麼漫長啊!
為什麼受到監禁?

娜塔莎不知道詳情。當她的戀人進監禁營前在看守所等候宣判時,少女就寫信到列福爾托沃,向他肯定了愛情。她不知為什麼覺得馬克西姆是為了她,是因為把她從阿特拉索夫別墅的拷問室救出來而受刑的。十五歲的少女許諾永遠愛他,即使等待他一百年世行,在馬克西姆回來時就嫁給他,和他一起再生活一百年,在同一大幸福地死去。時尚書屋
「……新鮮空氣、力所能及的勞動、健康的生活方式,十分幸福,還需要什麼呢!不過紀律很嚴,生活嚴格按照日程表進行。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不允許減弱。使我和人們隔開的,究竟是我家所在小區的混凝土塊還是鐵絲網,有多少差別呢?你知道嗎,我有時甚至覺得鐵絲網和圍牆更好些,壞蛋們進不來……沒有辦法,在一個地方長時間坐著,會不由自主地進行哲學思索……」
當然啦,囚犯很誇張,喪失自由從不會使人引發抽象思維。
但是,娜塔莎以為,他這麼寫,就是實際如此。
可見,一切都會好的,他們會見面,結婚,幸福相愛百年,然後同一天離世。
最後幾行完全會令人產生健康的樂觀:「娜塔申卡,沒有關係,你會等到我的,一定等得到我,我還會回來的。我們還要戰鬥……」
「娜塔莎,你去哪裡了,我們到處找你!」她聽到喊聲。
女孩轉過身,慌忙把蓋着勞動改造機構藍色印章的信塞到衣袋裏。她面前站着一個高個子、低前額且臉上有粉刺的同班同學伊戈爾,九年級時他們課桌相鄰。其實,從今天起已經是從前的同班同學了。
「什麼事?……怎麼啦?……」她不解地眨着眼,急忙把信封往衣袋裏塞塞。
「舞會和會餐以後一起夜遊莫斯科嗎?」
「還有誰去啊?」珍貴的信封確實靜靜躺在衣袋裏面。
「當然全去啊!今天是什麼日子呀……大夥也許是最後一次聚在一起了……去吧!」
「走吧。」女孩隱隱憂愁地點點頭……
新的臨別贈言,舉起香濱酒杯,舞會,女生們滿面通紅幸福地與笨拙的男生翩然起舞,連衣裙紛紛飛揚,全都是几乎縫製了半年時間的連衣裙。娜塔莎大概以為每一件裙子同時既是羅斯托夫,又是斯卡爾列特。
然後,按古老時代沿襲下來的傳統,夜晚在城幣中沿著莫斯科河岸閒逛。
歡慶的畢業生很多,几乎全市都充斥着少男清脆的高音、少女橋媚的叫聲,歡笑聲陣陣不斷,畢業生們留下的這個可紀念日廣的莫斯科印象就是這樣的。誰也不關心家裡有「宵禁」,也不關心父母親會因為他們不回家過夜而責罵。要知道父母親,即使是最嚴厲的父母親,也曾經從學校畢業過,他們一生中也曾有過丁香花和鈴蘭花,也曾需要微笑、葡萄酒、幸福,也曾在沒有死衚衕的地方滿街閒逛,也曾在莫斯科河邊迎接黎明……
管它什麼「宵禁」,這樣的節日一生只有一次!
如果是節日,如果身旁有曾經拉過她小辮子,曾經向她抄過測驗試卷,曾經對她暗暗思慕的女孩,就應該表現得像個騎士,几乎像成年人一般。
畢業生們分別聚成一夥伙站在傍晚暮色中的河岸上,靠近遊艇碼頭。女孩子們活潑地議論着舞會上誰穿什麼衣服,什麼樣的連衣裙最有令人注目的效果,而男孩子們沉洞子比較嚴肅的事情,一起喝酒回憶故鄉。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