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邪惡剋星 第 48 頁


在一切手續辦好之後,瓦列尼克不是被帶到牢房,就像從邏輯上講應該的那樣,而是帶到某個辦公室,騙子沒說出他的不安,也可能那個首長公民想和他詳談,也可能最終將出示檢察官量刑的判決書,也可
作者:弗多爾·布特爾斯林 主編:甘雨澤 / 頁數:(48 / 97)

在一切手續辦好之後,瓦列尼克不是被帶到牢房,就像從邏輯上講應該的那樣,而是帶到某個辦公室,騙子沒說出他的不安,也可能那個首長公民想和他詳談,也可能最終將出示檢察官量刑的判決書,也可能……

那裡有誰知道他們,這些有毒的廢物?
在一間不大的、被熏黃的小屋裡,坐著兩個人。這兩人都着便服,短髮,專注的表情。特別是那雙扣形眼睛透露出他們原是富有經驗的盜賊,這立刻就揭去了他們身上的偽裝。第1個人,高高的個子,長着一副尖尖的面孔,那消瘦的臉就像冷凍的青花色,看得出他的職務高一些;第2個人,個子矮小,圓臉,有鬍子,那樣子有點像貓。時尚書屋
在犯人出現的時候,他立刻就像對老熟人似地諂媚地笑了起來。
“請坐,‘他說著,衝著空椅子點了一下頭。
瓦列尼克小心地坐在椅子上,但是他什麼都沒說,沒問,因為他非常清楚,他的處境最好是沉默。如果要開始的話,就讓他們開始好了。他們正為此才把他帶來。
短暫的,等待的沉默。這些人很有經驗,在他們的一生中,見過的不僅僅是像騙子這樣的人。
沉默無限地延長下去。最後還是偵察員們忍不住了。
「您什麼也不打算問我們嗎?」瘦骨峨峋的那個人問道。
「我在等待你們自己說。」被捕的那個人無所謂地答道。
「很奇怪。」有點像貓似的民警吸完煙,並建議騙子也吸一口當然那個人被拒絶了,然後繼續說,「人是在他打完仗後在電梯裡抓到的,況且在打仗時,他毫無疑問是蒙難者,順便問一句,您知道他是誰嗎?誰向您發難的?」
“是在吉普車裡被你們抓住的那些人嗎盧瓦列尼克毫無表情地問道。
「是的。」
「我不明白。」

「為什麼抓住他們呢?」他們也是嗎?“偵察員把整個身子向前傾。
「您更清楚。」騙子很詭密地冷笑了一聲。
「警察抓他們,就是說您不喜歡這些人了。」
「在光天化日之下,人被打死在大街上,而您對此沒有任何解釋,就把您本人帶到這個刑偵隔離室,這難道也不讓人吃驚嗎?」
騙子沉默了一會兒,他能明顯感覺出這個問題是個圈套。
「那我就說得明白一些,」瘦骨鱗峋的那個人蹺起二郎腿,「坐吉普車到您那兒的那些人,屬於您不清楚的伊萬·蘇哈列夫領導的犯罪團夥,這個團夥是在外號叫蘇霍伊的人的領導下的一個特別有名的專門圈子,非常出名,如果說不是你們的人。」
「來自你們的犯罪團夥?」被捕者有意識地在「你們」這個詞上加重了語氣,「現在叫什麼?莫非叫做『為了取消界限而設定界限的匪警』嗎?」
瘦臉人裝出了一副樣子,好像是沒發現騙子的冷嘲熱諷,繼續平靜地說:「您會坐牢的,親愛的公民,在潮濕的地下室,每天用不鋒利的刀在身上割下一釐米……因此您應該知道是我把您救了。」
「如果您把國家引向惟一能解救無盡不幸的地方就是監獄的話,那就謝謝了。」瓦列尼克注意地看了一眼他那不清澈的眼睛,「你們制定出取締辦法的決定了嗎人總之,您是根據哪一法律條款把我關起來的?」
警察找出了所有東西:既有由市檢察官簽字的逮捕令,自然又有條款,俄羅斯聯邦憲法第88條。
「這樣的話,一切都明白了,」好像什麼都不能使這個老奸巨猾的騙子吃驚。「兩個『8』?哪部分?啊,第2部分?太好了!給我挑一把廚房刀或者是磨快的刀,就這樣了。你們要無休止地進行下去,首長同志,我們正用準備好的素材來做事,對吧?」
「是的,我們沒有選擇了,」警察姑息地說道,他很滿意對方聽懂了他的話,「就憑這些,蘇霍伊的人就可以把你炸成一塊塊的肉餅。但是如果我們能談妥的話……」
說這話的時候他拉開寫字檯的抽屜,從裡面拿出了自做的鐵拳套。
「您認識這個東西嗎?」
「不。」受審者平靜地回答。
「您死不承認是沒用的。這是在第1次搜查時在您那兒找到的,手指的痕跡已經取下來,並且記錄下來了。」測事部的偵緝人員例行公事地宣佈,「因此,你作為一名特別危險的慣犯被判刑五年。」
瓦列尼克沉默了,一切還遠不是像他打算的那樣。都在這兒了,一群典型的,永遠消滅不淨的廢物們。但要知道,甚至連最無窮無盡的廢物們也是為了健康地生活,也不會進行突襲。也就是說,他們想給他提點建議。時尚書屋
怎麼?一定要擰在一起。那為什麼要演出這個低檔的喜劇呢?
「是這樣,首長同志,我不是敗類,也不會成為敗類,而你也不要把我趕到浪裡去。最好我按照你們的極限,再承擔一次責任,但用自己的……」他沒來得及說完,像貓似的那人打斷了他的話:「你還不知道我們想要什麼,就要唱高調。我們不求任何人交出什麼人,我們要確定一個人的位置。」
「誰呀?」瓦列尼克緊張地伸長了脖子。
「阿列克賽·尼古拉耶維奇·那依琴柯,作為所謂的合法大盜,科通就更出名了。」在提到黑幫頭干的時候,他的辦事人員連眉毛都沒動一下,「你可別肯定,好像這個人你不認識。」說話的人着急地把話說完。
「我第1次聽說。」騙子的眼睛好像是蒙了一層不透水的膠布。
「怎麼樣?怎麼樣……在一起坐過車,甚至在一個隊獃過。」
像貓似的那個警察和藹地提醒道。
「我和許多人在一起坐過牢,」瓦列尼克賭氣地說,「難道說,應當記住所有的人?」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