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毒蛇窩 第 10 頁


他認為那是她的臉型造成的效果。更具體地說,是眼睛和嘴巴、下頷的輪廓曲綫、臉頰和眉毛:這些部位無不表現出嫵媚姣美。樸素無華的髮式和服飾僅僅是作為陪襯。不過等她走到他跟前站定時,他不無
作者:琳達·戴維斯 譯者:閆衛平、祁阿紅 / 頁數:(10 / 107)

他認為那是她的臉型造成的效果。更具體地說,是眼睛和嘴巴、下頷的輪廓曲綫、臉頰和眉毛:這些部位無不表現出嫵媚姣美。樸素無華的髮式和服飾僅僅是作為陪襯。不過等她走到他跟前站定時,他不無驚驚訝地發現她眼睛周圍已出現了一些網狀線條;還比較細,算不上是皺紋,但對她這個年齡的人來說是不常見的。時尚書屋

她向他伸出手,臉上堆起了微笑,那些線條也隨之往上翹起。這是一張勇敢者的面孔。她握著他的手,眼睛裡露出喜色,以深沉圓潤的聲音跟他打起招呼,可是那張美麗的面龐上突然掠過一絲虛無的神色,一種情感上的空虛,但緊接着又恢復了熱情。巴林頓握了握她的手,端詳着她那笑盈盈的面孔,得出的印象是:她對與他會面絲毫沒有興趣。時尚書屋
巴林頓從眼角的余光中看見卡特正以異樣的神情看著他。他立刻將注意力轉到老朋友身上,意識到他一直在跟他說話。他認為誠實是上策。
「對不起,老夥計,我剛纔只注意詹森小姐了。你事先可沒有讓我做好思想準備喲。」
卡特朝薩拉做了個鬼臉,這已不是頭一回了。「都怪我。」他笑着說完,又轉向薩拉,「我完全可以理解。」
薩拉彬彬有禮地笑了笑,彷彿在聽一則老生常談的笑話。
「喝點什麼?」卡特朝她面前挪過去。
「紅瑪利混合酒。」她嫣然一笑。他微微點了點頭,迅速轉向巴林頓。巴林頓點了同樣的酒。時尚書屋
隨後卡特便忙着準備酒料去了。星期六的上午,紅瑪利混合酒。都是陳年往事了。他開始調酒,為自己和巴林頓調的是通常的比例,為薩拉外加了一些塔巴斯科辣沙司:這是令人難以接受的卡真人的胃口①。時尚書屋
他暗自發笑,隨即面帶輕鬆的笑容轉向他們倆。巴林頓在仔細觀察薩拉。薩拉不是細細地抿酒,而是大口大口地喝着。她站在他的一側,望着窗外下方那鱗次櫛比的一片房頂。時尚書屋
他們此刻處于芬利斯銀行大樓的頂層。這是一幢現代化的塔式大廈,金融城那些陳舊不堪的建築物,包括英格蘭銀行大樓在內,都在它下面一覽無餘。
註:①路易斯安那州法裔人的喜好。
「景色宜人啊,」巴林頓點頭說道,「堪稱金融城一道最佳風景綫。」
薩拉轉過身,「可不是嘛。我很喜歡站在這兒盡情地放眼遠望。這些大樓風格迥異,從這個角度向下看,它們几乎不堪一擊。這裡看不見忙忙碌碌的景象,看不見保安警衛,只有大量裸露的房頂。」
她咧着嘴笑起來,「假如我要搶劫銀行的話,一定從房頂下手。」
兩個男士大笑起來。

「對啦,多謝你的提示,」行長說道,「如果發生橇開房頂盜竊銀行的案件,我們就知道誰是嫌疑犯了。」
「哦,不要太激動,行長。你是根本逮不住薩拉的。」卡特說道。兩人又大笑起來。時尚書屋
薩拉對著窗外笑了笑,點燃一支香煙。
司膳總管出現在門口,小心翼翼地示意卡特午餐已準備就緒。
「謝謝你,弗雷德。開始吧。」卡特說道。他打手勢讓薩拉和巴林頓就坐。時尚書屋
他坐上首,巴林頓在他右側,薩拉在他左側。弗雷德端上一盤溫熱的鷄干色拉。
「你上過劍橋大學?」巴林頓說著吞下一大口菜。薩拉點頭稱是,同時感到一陣疲倦和厭煩,機械地答道:「1985年到1988年,三一學院,數學系。」
「雙科優等生。」卡特補充道。
「同我們可不是一類人哪。」巴林頓笑着說。
薩拉出於禮貌微微一笑。
「純數學嗎?」巴林頓繼續問道。
「是的,不過我也做過幾篇哲學論文。」
「奇妙的混合。」
「是完美的組合。」薩拉說道,「心靈和大腦的組合。」
「在金融城供職嗎?」巴林頓從餐桌對面朝她欠過身子,揚起一側的眉毛。
「是的。不大順理成章,對吧?」
一陣沉默,兩位男士在等着她做進一步解釋。她聳了聳肩,「難道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巴林頓顯得有幾分尷尬。他咳了一聲,「是啊,但是除了金錢以外,就沒有其它原因嗎?難道你不喜歡外匯交易嗎?」
薩拉笑起來,但出於禮節又把它憋了回去,「我不願意說我喜歡它。喜歡這個詞我是用來形容登山、滑雪或者看書的。外匯交易使我感興趣。我喜歡博運氣,而且相當奇怪的是,外匯市場是心靈和大腦、邏輯和情感的混合。時尚書屋
在黑色星期三,或者在戈巴契夫下台的當晚,感情用事與邏輯判斷起着同樣巨大的作用。要考慮到市場情緒、心理因素、操縱市場的努力,起碼還有其他交易員。是啊,它令人神往,就像一局大遊戲。」
巴林頓沉默了一會兒。卡特見他在觀察薩拉。巴林頓打斷了自己的思緒,重新說道:「遊戲?它可是後果嚴重呀。」
「哦,我從沒說過後果不嚴重。不錯,有人大發,有人大虧,上億,上十億,政府經濟政策化為泡影,政治生涯因此而結束……」
「聽你的口氣,這種事與你無關!」行長有幾分激動地說。
「是與我無關,」薩拉答道,「或者起碼可以說,我這個外匯交易員是無能為力的。我的工作就是替僱主掙錢。絲毫不打折扣。作為個人,我當然很關心經濟政策,關心人們的職業沉浮。時尚書屋
可是隻要你進入那個角逐場所,就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它完全可能輕易發生在我的頭上。假如我幾次操作失誤,損失幾百萬英鎊,約翰就會毫不猶豫地把我解僱,而且他這樣做是正確的。」
「看起來你對這種前景並不擔心。」巴林頓說道。
「此話怎講?」薩拉聳了聳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