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毒蛇窩 第 11 頁


卡特忽然開口說:「就我所知,薩拉完全算得上金融城頂尖級的外匯交易員。她這個人才不會為被解僱而犯愁呢。」 巴林頓靠在座椅上,「她真有這麼棒嗎?」他面帶微笑地問道。 「她就是這
作者:琳達·戴維斯 譯者:閆衛平、祁阿紅 / 頁數:(11 / 107)

卡特忽然開口說:「就我所知,薩拉完全算得上金融城頂尖級的外匯交易員。她這個人才不會為被解僱而犯愁呢。」

巴林頓靠在座椅上,「她真有這麼棒嗎?」他面帶微笑地問道。
「她就是這麼棒。」卡特答道。
一道道菜餚端上來又撤下去。弗雷德端上一盤巧克力奶油凍。巴林頓欣喜的是,薩拉津津有味地把她自己的那份一掃而光。
「我很驚奇地從卡特那裡得知,你出生在新奧爾良。」他轉向她說道。使他掃興的是,他注意到她一聽到新奧爾良就微微顫抖了一下,他這才想起來,她的父母親就是在那裡遇難的。他內心暗暗責備自己。時尚書屋
他怎麼能這麼不夠敏感?不過,她的臉上迅速恢復了常態,這倒使他一時感到詫異,心想剛纔看到的反應是不是自己的憑空想象。她面帶微笑地做出回答。
「我母親原籍是新奧爾良。她的家庭是早期法商定居者,來自新斯科舍。她長得很漂亮,比我皮膚黑,烏黑的秀髮,深褐的眼睛,小巧玲現……我父親到新奧爾良度假時遇上了我的母親,就再也沒有離去。」薩拉攤開着雙手,「這下您知道我的身世了。」
她垂下眼睛,伸手拿過酒杯,又喝了些紅葡萄酒。
「啊,這下就明白了。」巴林頓急於想引入一些輕鬆的氣氛。
薩拉不解地揚起眉毛。
「我是指你的膚色。」巴林頓像大偵探波洛似的以自命不凡的口吻說。
「早先是卡真人,是來自法國和西班牙的定居者。」薩拉解釋道,「相互通婚,同意大利人通婚,可能也同黑人通婚。因此我們的皮膚比一般法國人要黑。」她微微一笑,彷彿回憶着某件往事。時尚書屋
她的臉上頭一回容光煥發。注意到她眼神中那股熾烈的光,巴林頓几乎感到震驚。
午餐結束。巴林頓朝卡特點點頭,接着熱情地握著薩拉的手。她笑盈盈地說了聲再見。他很高興地注意到她有幾分困惑不解。時尚書屋
她並沒有着力去掩飾這種感覺。她就是想讓他明白,她知道自己是作為某種擺設,而且還知道向他詢問這頓午餐的真實意圖是毫無意義的。她表現出很有耐心的樣子,大體如此吧,好像總有一天她會發現的,好像她以往遲早總能發現似的。
在返回銀行的途中,他心想她真是一位極不尋常的女性。回到安靜的辦公室之後,他撥通了巴特洛普的電話。
「我想我已經為你物色到了你想要的間諜。」
巴特洛普沒有理睬話中的諷刺,「好哇。把他的情況跟我說說。」
「你說的『他』實際上是一個『她』,有智慧、有頭腦和有相貌。很嚴肅,看來還是金融城裡頂尖級的外匯交易員。」

「聽起來倒挺有希望。她叫什麼名字?」
「薩拉·詹森。」
「全名呢?」
巴特洛普聽見一陣沙沙的紙張聲,「薩拉·路易絲·詹森。」
「我推測她是英國人吧。」
「對啦,她是英國公民,不過她母親過去是美國人,而……」
「她母親去世了嗎?」巴特洛普打斷了他的話。
「是的。還有她的父親。她8歲時,他們死於一場車禍。」
巴特洛普激烈地就此提出了一連串問題。
「她可不是你所謂的普通人,對吧?生於新奧爾良,喪失了父母,由一位姑媽帶大,有卡真人的血統。聽起來這就像是一副醫治災難的處方呀,行長。」
「你可以這樣認為,巴特洛普,可是你還沒有見過她。她和你見到的任何人一樣,很正常,能適應環境。」
「嗯,如果你這麼認為,那麼我相信你是不會錯的,行長。不過,我們首先要經過幾項審查。有外國血統的女人往往背景比較複雜。」
「好吧,儘管去審查好了。我會派人把她的簡歷送給你的。也許有所幫助。」
「謝謝你,行長。它會為我們的下一步工作提供一些素材。」巴特洛普掛斷了電話,同時為自己這句結束語感到洋洋得意。
第5章

第2天上午,巴特洛普給行長回了電話。
「這麼說,你對這姑娘很有把握了?」他問道。
「昨天我就很有把握,今天依然有把握,當然囉,除非你的間諜發現了你所說的所謂複雜的背景。」
「沒有。我們做了審查。沒有什麼對她不利的東西。看來她是一位相當正常的年輕女性。時尚書屋
工作很起勁,玩似乎也很起勁。會飲酒,但不是個問題。在劍橋唸書時有大把的男朋友,不過眼下似乎熱情已經消退。你知道她有一陣子跟卡特很好,是吧?」
「我當然知道,」巴林頓謊稱道,「那又怎麼樣?」
「沒什麼特別怎麼樣。不管怎麼說,總的一句話,她行。」
「你說她行,這是什麼話?」他大聲說道,「她是無可挑剔的。」
「得啦,她是無可挑剔的。這麼說你是樂意繼續下去了?」
「正是,我很樂意。」
「我是指你個人方面。」
「聽著,巴特洛普,這一點我們已經談過。我有過你的保證,再說,由於我見過薩拉·詹森,可以實話告訴你,在這件事上,馬庫斯·艾利雅德或者其他任何人都幹不了。她是一個頭腦冷靜的客戶。我認為她不會被艾利雅德說動。時尚書屋
事情的關鍵完全在於要說動她,贏得她的信任,讓她去幹我們想幹的事情,你說呢?」
「對。」
「這樣的話,就不需要聯絡人了。我親自負責。」
「好哇,這可太好啦,行長。現在,我們最好議一議如何對詹森小姐進行灌輸。」
巴林頓在電話另一端表示了順從。多麼令人厭惡的字眼:「灌輸」。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