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毒蛇窩 第 12 頁


巴特洛普繼續說:「最重要的是,任何時候都要牢記灌輸給她的情況都不能是完整的。我們有必要給她講一個動聽的故事,行長,以便讓她信服,引她上鈎,但是,任何可能危及我們針對菲埃瑞採取行動的
作者:琳達·戴維斯 譯者:閆衛平、祁阿紅 / 頁數:(12 / 107)

巴特洛普繼續說:「最重要的是,任何時候都要牢記灌輸給她的情況都不能是完整的。我們有必要給她講一個動聽的故事,行長,以便讓她信服,引她上鈎,但是,任何可能危及我們針對菲埃瑞採取行動的情況都不能告訴她。這個情況一點都不能讓她知道。對她來說,這只是金融城一起欺詐案。時尚書屋

如果今後有必要向她披露更多的情況,那到時候再說。我們先看看她是不是上鈎。然後嘛,如果她幹上了這份差事,我們就能夠看出她的表現是否很出色,是否很可靠。到時再見機行事吧。」

「言之有理。」行長說道。
「祝你好運。」巴特洛普說罷,兩個人結束了通話。
行長把手伸進辦公桌抽屜,取出一瓶可放進褲子後鑲袋裏的威士忌酒。他很快地呷了一口,然後給卡特掛電話。他說他想第2天上午見一見薩拉·詹森,就定在9點鐘,讓她上英格蘭銀行來吧。他問卡特是否可以安排一下。時尚書屋
薩拉剛進門,電話鈴就響了。她沒去理它。她想與之交談的幾個人此刻離電話遠着呢,正在一片無法通達的土地上。
約翰·卡特在她的錄音電話上留言,請她給他回個電話。有急事。薩拉小心翼翼地穿過沉寂的屋子。現在是5點30分。時尚書屋
她感到疲倦。不管是什麼事,都可以等到明天再說。
她從地板上拿起一瓶威士忌,走進臥室。床上顯得空空蕩蕩,床上用品凌亂不堪。薩拉從一堆錄像帶中挑出一盤卡格尼和萊西的作品,將它塞進錄像機。歡快的主題曲驟然響起。時尚書屋
薩拉脫衣服,換上一套舊睡衣,舒適地鑽進皺巴巴的被單。她倒了一大杯威士忌,這時電話鈴再度響起。她提起電話,沒好氣地說了聲「喂」。還是約翰·卡特。時尚書屋
他抱歉地問道,他是不是打攪了她,並表示了歉意,說他並不願意煩擾她,但不得不與她取得聯繫。

「不必擔心。」薩拉說著關掉了錄像機的聲音,卡格尼的歌聲中斷了。
「昨天午餐時你顯得很疲倦。」
「喔……對不起。我是不是乏味得令人難以忍受?」
卡特大笑了一聲,「才不呢。行长發現你絶對有魅力。」
「當真嗎?那倒挺好。」薩拉被無聲的圖像分散了注意力,索性關掉了錄像機,「順便問一下,我當時沒有機會問你。為什麼要帶我去見行長?我覺得整個這件事都有些怪。」
「是怪,」卡特坦言,「不過那是他的主意,跟我沒關係。他說他想跟外匯交易員交談交談,因此我就建議了你。」他停了一會,「現在他又希望你能去銀行見他一面。」
薩拉感到一片茫然,「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約翰?」
「老實說我也不清楚,沒準兒他有意僱用你吧。」
「我不相信堂堂的英格蘭銀行行長會在招聘職員上浪費時間。」
「你說得對。不過聽著,薩拉,我所能做的就是傳遞他的口信。他說非常願意明天上午9點鐘在英格蘭銀行見到你。」
「那好吧。」薩拉說道,「9點鐘在那兒見你們。」
「噢,不是我們!」卡特忙說道,「只有你和行長。」
上午9點鐘。地鐵銀行車站顯得擁擠。北綫與中線地鐵在此交會,一批批表情嚴肅的乘客在此下車並擁上街道。他們像隨身攜帶護照一樣拿着《金融時報》或《太陽報》,疲憊地走到伯利小吃買上鬆餅和牛奶乳酪咖啡,把它們放進白色紙袋拎走,於是上百家金融機構的電梯裡就充滿了早餐味。時尚書屋
薩拉·詹森走出地鐵車站,走了十來步就上了針線街。高大的白色建築物反射出耀眼的陽光,刺得她眯起了雙眼。她快步登上道路旁的一小節台階,高跟鞋在平展展的石階上發出咔嗒咔嗒的響聲。她朝站在英格蘭銀行大門口那位頭戴黑帽子、身穿粉紅色半截外套的高大警衛微微一笑。時尚書屋
她想起來了,他身上這種鮮艷的粉紅色被稱做霍布朗粉紅色,是根據約翰·霍布朗爵士的名字命名的,此君乃1694年根據議會法令創建的英格蘭銀行首任行長。這種顏色是他的男仆們的制服顏色,並從此一直被門衛和作為男仆的客廳服務員沿用至今。幾年前,她剛到金融城工作時,曾經在導遊引導下參觀過英格蘭銀行。她當時並沒有看到多少東西,最吸引人的地方是禁止入內的。時尚書屋
一想到今天要走進行長辦公室一開眼界時,她就感到一陣興奮。
她朝門衛莞爾一笑,隨後走進那帶拱頂的寬闊門廳,門廳的地面上鋪滿着描繪歷代硬幣的馬賽克。她走近坐在問訊台的接待員,自報姓名後又補充說,她是來見行長的。
接待員笑臉相迎,說他事先已接到通知要等候她。他提起一部電話,撥出號碼,等了一會,隨後通報說詹森小姐已經到了。他衝著一個門衛點點頭,那人便轉向薩拉,說了聲「這邊請,女士」,便領着她來到一個被稱做客廳的地方。這是英格蘭銀行內部最雄偉、最壯觀的地方,行長、副行長及各位董事的辦公室就設在這裡。時尚書屋
薩拉有個很怪的習慣,就是喜歡記住走過的路線,但是她很快就記不清了。她的注意力被走在馬賽克地磚上發出的腳步迴響聲、牆壁上懸掛的富麗堂皇的油畫、高高的天花板、雅緻的廊檐以及從緊閉的門戶之後傳出的細微聲音所分散。
門衛在一扇橡木嵌板的門前停住腳步,滿懷敬意地輕輕敲了敲門。有位秘書把門打開,門衛引領薩拉走進去,以莊嚴的口吻通報了她的姓名,隨後便悄然退了出去。秘書面帶禮貌的微笑領着薩拉走向行長辦公室。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