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毒蛇窩 第 13 頁


行長正背對著她站在那裡,望着窗外的銀行內院。他的雙手緊握放在背後,彷彿在凝思着面前這一片寧靜而有秩序的景象。內院的四周都是負責銀行運行的高級官員的辦公室。對於這些辦公室裡面的人來說
作者:琳達·戴維斯 譯者:閆衛平、祁阿紅 / 頁數:(13 / 107)

行長正背對著她站在那裡,望着窗外的銀行內院。他的雙手緊握放在背後,彷彿在凝思着面前這一片寧靜而有秩序的景象。內院的四周都是負責銀行運行的高級官員的辦公室。對於這些辦公室裡面的人來說,朝內看著他們自己而不是朝外看著世人是一件頗為自豪的事情。時尚書屋

這被視為超然塵世的客觀性的象徵。塵世間的喧囂繁忙以及穿著邋遢的交易員似乎相距十分遙遠。這裡的氛圍文明、高雅,如同這間辦公室的主人一般。
行長轉過身子,滿臉堆笑地朝薩拉走過來與她握手,「你好,薩拉。真高興再次見到你。」他指了指懸掛着一幅海景傳統油畫的牆邊扶手椅說了聲「請坐」,然後微笑着在她對面坐下,目光輕柔地落在她身上。薩拉感到像昨天一樣正在被他品評。時尚書屋
「首先我想感謝你一接到通知就趕了過來。」他停頓了一下,瀟灑地將一條長腿翹到另一條上面,並朝她欠過身來。她微微笑了笑,等着他繼續往下說。他充滿自信地笑了笑,與此同時,他似乎在暗暗給自己鼓勁,接着笑得更加自信,「我希望你牢牢記住,我馬上要跟你談的事情,你在任何時候都不能隨意泄露出去。時尚書屋
如果你覺得不能遵守這一規定,那麼我再繼續講下去就不合適了。」那笑容已經退去,他正在密切觀察她的眼神。
薩拉一怔,力圖壓住內心湧起的好奇。她以同樣字斟句酌的語調回答:「當然,行長。不管你要說什麼,我都會嚴格保密的。」
他緊緊盯着她的眼睛。
「如你所知,近年來出現了若干起涉及金融城內公司的醜聞。我們的聲譽因此而蒙受了巨大損失。」
薩拉點了點頭。醜聞波及的金融公司有:吉尼斯、藍箭、巴洛—克洛斯、馬克斯韋爾、國際信貸商業銀行,還有一些不大知名的公司。被人戲稱為「國際無賴和罪犯銀行」①的國際信貸商業銀行尤其令英格蘭銀行感到尷尬。那是銀行史上最大一宗欺詐案,在賓加姆的報告中,作為主要監管機構的英格蘭銀行受到了直接抨擊,報告指責它在處理這起涉及數十億美元的金融欺詐案以及國際信貸商業銀行最終關閉的過程中措施不力。時尚書屋
註:①國際信貸商業銀行的英文首字母縮寫為BCCI,而「國際無賴和罪犯銀行」的英文首字母縮寫也是BCCI。
行長皺起了眉頭,「議會目前受到越來越大的壓力,要它通過反金融城議案,這將進一步削弱我們的力量,況且未必能對我們解決金融欺詐問題有什麼幫助。」

薩拉對他的擔憂表示理解。金融城討厭那些被它視為愚昧無知的外人對它指手畫腳。它比較傾向于同業人員的自律。
「我清楚地意識到,現存體制在某些方面並沒有能發揮它本來可以發揮的作用。比方說,那些欺詐案的審訊工作經過幾年的立案偵查,卻不了了之,耗費了數千萬英鎊……」行長怒目看著某個隱形的仇敵,「一出可笑的閙劇,令人十分尷尬。」
薩拉想到,類似情況還出現在吉尼斯公司和藍箭公司。吉尼斯公司一案之所以臭名昭著,是因為看起來像是在不同的被告之間使用了不公正的審判,針對某些被告的訟案被撤消,其理由無法被人充分理解或領會,那些受到監禁服刑的人尤為不解。藍箭公司一案給欺詐要案辦公室帶來了麻煩。此案在耗時兩年、耗費納稅人3,700萬英鎊之後,才開庭審判。時尚書屋
指控書羅列的罪名冗長而煩瑣,而七拼八湊後所定的罪名在上訴過程中竟被推翻了。
前任行長儘管並不對欺詐要案辦公室的行為或者審判的過程負有責任,但由於他位居金融城的實際主席這一要職,因而遭到了間接的、有損其名聲的攻擊。
巴林頓見薩拉表現出與他有共鳴的跡象,便進一步接近了主題。「當然,金融城一直存在着欺詐行為,以前也曾有過慎重處理某些案件的情況,當行長掌握了違規行為的有關情況後,私下裡悄悄地與有關人員談話,讓這些人體面地引退。這是很明智的做法。金融城實行自律整頓,清除欺詐行為,保證自身聲譽不受損害。時尚書屋
這是一種自我治理,比外揚家醜效果要好。你說呢?」
「它確有其長處,」薩拉說道,「只要自我治理者是廉政拒腐的。」
行長很快瞪了她一眼,「必須要有人扮演上帝的角色。」
「我認為那是法庭存在的意義之所在。」
「理論上說,是這樣的。」巴林頓不無惱火地說,「不過我的意思是,在某些極其罕見的個案中,這個體系是不起作用的。」
薩拉極力剋制自己,等着他繼續說下去。他聳了聳肩。
「你知道,我們再也不能出惹人關注的醜聞了。欺詐犯罪是不會絶跡的,不過我們得想出新辦法來對付他們,不去過多地依賴由欺詐要案辦公室提出公訴這一現存體制。當然,欺詐要案辦公室仍將發揮重要作用,尤其是在那些大案要案上。賓加姆的報告發表以後,我們就成立了一個新的調查機構,很有用。時尚書屋
可是我總覺得,不妨這樣說吧,只要調查組興師動眾一開進去,欺詐活動就會銷聲匿跡轉入地下。」
薩拉點點頭,「所以你想說的是,如果我說錯了請糾正我,有些欺詐行為在案發之後是無法發現的。必需在案發之際就在現場,几乎是神不知鬼不覺地當場抓住罪犯,否則你拿到的只能是間接證據。」
「正是這樣。」坐在桌子對面的巴林頓說著身體向她傾過來,露出了成功的笑容,「你說得一點不差。我希望你幫助我解決的正是這類問題。」
薩拉的興趣油然而生,脈搏跳動加快,把前幾日的疲倦全拋到了九霄雲外。她朝前坐了坐,聚精會神地傾聽著。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