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毒蛇窩 第 16 頁


他們群集在迷津般的辦公桌兩側,那些辦公桌似網絡一般佈滿了整個大廳。有些人會蕩來蕩去,緊接着,會如同被電擊一般飛快地伸手抓起電話聽筒,突然站起來,發瘋似的大叫大嚷並比划著手勢,幾秒鐘
作者:琳達·戴維斯 譯者:閆衛平、祁阿紅 / 頁數:(16 / 107)

他們群集在迷津般的辦公桌兩側,那些辦公桌似網絡一般佈滿了整個大廳。有些人會蕩來蕩去,緊接着,會如同被電擊一般飛快地伸手抓起電話聽筒,突然站起來,發瘋似的大叫大嚷並比划著手勢,幾秒鐘之後又復歸平靜。薩拉走入這片極度混亂之中。標識物少得可憐:這兒一面旗幟,那兒一幅色情掛歷,沒有更個人化的東西,沒有給人舒適感的東西,沒有花草,沒有鬆軟的扶手椅或者高檔的地毯。時尚書屋

高高堆架的電腦顯示器與放在小得不能再小的檯面上的咖啡杯、電話和債券收益計算器在爭奪空間。成堆的檔案資料以及債券發行說明書不大穩當地堆放至大腿高度。大廳的地面已加高,以便鋪設為幾百台電腦終端輸送訊號的長達幾英里的電纜線。天花板已放低,以便容納為眾多機器和頭腦發熱的交易人員送去冷氣的高效率空調系統。時尚書屋
人們肘挨肘地坐在彼此之間那種導致幽閉恐怖症的空隙之中。
薩拉在閙哄哄的問候聲中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嗨,今晚有重大活動嗎,薩拉?」薩拉這身打扮是為見行長而準備的,比平時來交易廳穿的服裝時髦一些。她忍不住要笑出來。這些交易員對周圍發生的事情無所不知,這回他們僅僅誤差了幾個小時。時尚書屋
他們是一批對流行時尚十分敏感的觀察家,能從一條裙子的款式或者裙子底邊離地的高度之中讀出成段成段的故事。
薩拉珍惜地守護着她的私人生活,這只能刺激人們的猜測。偶爾她會編造一些趣聞讓這些交易員開開心,但是,作為人性的尖鋭判官的他們很少會輕信她那些轉移注意力的胡扯。她有一種善於避人耳目的特點,儘管這些交易員覺得不可能理解她,但從未放棄過努力。
在一陣笑聲的掩飾下,薩拉坐下來,打開顯示器,收看到一個巨大的電子天地,其間的故事是以數字運動來講述的。機器呼呼啟動後,隨即神經質地發出喀啦啦的聲音。屏幕發出搖曳的綠光在那些因日照不足而顯得蒼白的面孔上投下一層病態的陰影。薩拉讀出從那檯布盧姆伯格牌顯示器屏幕下方捲軸般顯示出的信息公告:
歐洲植物油在捉摸不定的芝加哥市場上遭到殺價。
拳擊——尤班克與本唇槍舌劍註:尤班克和本系英國兩位拳擊手
威森塞爾猛烈抨擊世界對南斯拉夫漠不關心。
老一套新聞。沒有發生什麼大事。
2點30分,戴維·裡德衝著坐在兩英呎之外的薩拉喊了起來。

「薩拉·詹森。獵頭公司的電話。1號綫。」交易員們的腦袋轉了過來,哄然大笑,隨後又安靜下來,看著她這邊,想聽聽是怎麼回事。時尚書屋
「哦,你們這幫人,幹點兒正經事去吧。」薩拉氣沖沖地說。她接通了1號綫:「喂?」
「薩拉,我是休·班克斯。」
「你好,休。」薩拉笑了起來。
交易員們對獵頭公司的人都很熟悉,對他們為保密所使用的別名也瞭如指掌。揭穿他們的老底似乎是交易員們樂此不疲的遊戲。薩拉几乎每週都會接到人才招募人員的電話,想引誘她離開芬利斯銀行,而交易員們每次都要就此大開一通玩笑。因此這一次他們雖然在聽,但卻是漫不經心的。時尚書屋
他們覺得這一套他們從前都聽到過。薩拉的注意力重新轉向休·班克斯。
休·班克斯是人才安置無限責任公司的創始人,這家公司堪稱金融城最負盛名的人才招募公司。她身高6英呎,皮膚白皙,金髮碧眼,渾身透射出自信和魅力。她倆3年前見過一面,當初她第1次試圖引誘薩拉從芬利斯銀行跳槽。兩人一見如故,對對方在為人和業務方面都有很高評價。時尚書屋
「聽著,薩拉。我知道你不想挪動工作,但是聽我把話說完。」薩拉還來不及說話,休就搶先說道,「對你拐彎抹角或者把你叫過來介紹情況都是沒有意義的,因此我就不拘形式了。洲際銀行外匯自營交易。時尚書屋
高薪招聘。他們是金融城薪水最高的銀行,這個你也清楚。你可以自己開價碼。該改換一下門庭啦,薩拉。時尚書屋
在芬利斯銀行已幹了4年,你要開始生鏽了。」
薩拉笑着插話說:「好吧,休。我不需要說教。不過要多告訴我一些情況。」
「唔,這才真正像回事。唯一不利的我看就是那個部門的頭頭。」
「噢,你是指我未來的老闆嗎?」
「是的,如果你願意這樣表述的話。他叫丹特·斯卡皮瑞托,是個有趣的人物,薩拉。我一見到他就怕得要命……」薩拉聽到了從背景傳來的說話聲,心想那是秘書拿着一疊檔案走了進來。「對不起,薩拉。時尚書屋
我馬上得走,明天上午7點鐘斯卡皮瑞托有空。你能準時趕到嗎?」
薩拉滿懷期望地笑了笑,「我能準時趕到。」
薩拉6點鐘回到了家。她隨手把門閂上,走進臥室,脫去衣服,套上一件舊毛巾布晨衣,在腰際用帶子鬆鬆地繫住。她對著衛生間的鏡子,仔細取出隱形眼鏡片,用晨衣擦了擦一副沾有污跡的眼鏡,然後把它戴上。她赤着腳走進起居室,倒了半杯威士忌,把水倒得快滿到杯子邊沿,然後舒展身體躺在沙發上。時尚書屋
電話緊挨着她,就擱在一張摩洛哥造的雕花茶几上,這茶几是她幾年前在摩洛哥西部城市馬拉喀什買的。她打開錄音電話,關上音量開關,這樣就沒有干擾,沒有吸引人注意力的講話聲。
沉重的公文包就在沙發旁的地板上。薩拉開鎖,取出有關洲際銀行的檔案袋。檔案袋有兩英吋厚,裡面都是報刊雜誌的文章剪輯,1991年和1992年的兩份年度報告,以及英格蘭銀行的內部報告。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