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毒蛇窩 第 2 頁


菲埃瑞想象着美元、英鎊、德國馬克和日元從大空飄然而至的情景,不禁咧開嘴笑起來,那張齜牙咧嘴的臉活像萬聖節前夜的晚會上人們所佩戴的開着長口子的假面具。價值4億美元,他心想:要是這一張
作者:琳達·戴維斯 譯者:閆衛平、祁阿紅 / 頁數:(2 / 107)

菲埃瑞想象着美元、英鎊、德國馬克和日元從大空飄然而至的情景,不禁咧開嘴笑起來,那張齜牙咧嘴的臉活像萬聖節前夜的晚會上人們所佩戴的開着長口子的假面具。價值4億美元,他心想:要是這一張張的鈔票首尾相連,能延伸多遠呢?10元面額的鈔票能從羅馬延伸到紐約嗎?他笑起來,緩步離開座椅,一搖一晃地朝放在辦公室角落處的電冰箱走去。10個月內大賺特賺了4億美元。他斟了一杯香檳酒,為不費吹灰之力就得來的金錢乾杯。時尚書屋

如果菲埃瑞知道他那條用鈔票鋪就的小道將通向何方,那杯香檳在他口中頓時就會變成苦澀的膽汁。
在金融城內一家商業銀行瀰漫著汗臭味的交易大廳裡,一位年輕的外匯交易員放下手中的電話,剋制住想高聲歡呼的衝動。那個編號帳戶上又增添了300萬美元。其中四分之一歸他所有。他暗自竊笑,要偷偷摸摸地把這麼多錢花掉倒還是個問題呢。時尚書屋
又一宗可卡因販毒案。50公斤毒品藏匿在發自意大利的一集裝箱木展式坡形高跟鞋的鞋底內。皇家海關和軍情六局聯手截獲了這批毒品,並且順藤摸瓜跟蹤到東英格蘭中部地區一處貿易區的一家倉庫。貨車司機和接頭小組都已被逮捕歸案。時尚書屋
販運的毒品已被扣押,不久將化為灰燼。審訊販毒分子的工作正在進行。駐皇家海關的特派員公署長官菲奧納·鄧肯正在電話上滔滔不絶地進行詳細彙報,軍情六局的詹姆斯·巴特洛普面無表情地聽著。
這次截獲毒品只是一時的勝利。源源不斷流入這個國家的毒品仍然會猖獗不止,剛剛被破壞的這個環節立刻就會被更換。如果販毒網在其源頭受到攻擊和瓦解——這正是巴特洛普要優先處理的重大事項之一,才會取得更有持久性的成果。軍情六局目前在該領域與美國聯邦調查局、美國禁毒署以及英美兩國海關展開合作,扮演着非常重要的國際角色。時尚書屋
流人英國的相當數量的非法毒品是由南美毒果及其在歐洲的代理黑手黨組成的陰謀團夥所控制。詹姆斯·巴特洛普肩上的壓力很大,他必須派人滲透到該販毒團夥及其編織的網絡內部,從而截斷毒品向英國的流入。他懷疑最近截獲的毒品系哥倫比亞販毒團夥與黑手黨所為。通過審訊販毒分子證實這一點是有可能的,儘管可能性不大。時尚書屋
巴特洛普很清楚,他們几乎肯定會死不開口。

服刑是不可避免的,所以為了爭取減刑,他們也許會供出構成下一販毒環節的一系列大大小小的毒販,不過如果他的直覺是正確的,就絶對不會泄露毒品的源頭,因為這樣做他們馬上就會遭到殺身之禍。
黑手黨和哥倫比亞販毒團夥的行刑隊不僅要逐個幹掉敵對團夥的成員,而且對自己內部那些威脅到組織完整性的成員也會毫不手軟地殺人滅口。受到哥倫比亞毒梟的尊敬本是令人生疑的讚譽,可是安東尼奧·菲埃瑞卻引以為榮,在殘忍和狡詐方面他與南美的夥伴相比毫不遜色。
巴特洛普最初聽說安東尼奧·菲埃瑞的存在是10年之前,當時他擔任軍情六局羅馬站站長。那時的菲埃瑞就被懷疑為西西里島黑手黨內的副手,據傳他私下買通國家和當地的政客,以保證油水充足的建築工程合同交給黑手黨控制下的公司。這僅僅是懷疑而已,從未找到確鑿證據。菲埃瑞總是比密切注意他的政府部門技高一籌。時尚書屋
巴特洛普在軍情六局——局內工作人員稱之為「公司」,消息靈通的外界人士則稱之為「朋友」——步步高陞的同時,一直密切注意着菲埃瑞。如今他已是反毒品犯罪處的處長,而根據情報部門的報告,菲埃瑞則是操縱黑手黨販毒行動的主要頭目之一。假如巴特洛普可以允許自己簡單到只追逐單一目標的話,那就是菲埃瑞了。
巴特洛普從辦公桌旁站起身,走到辦公室的窗口,眺望着窗外泰晤士河骯髒的河水流淌而過。兩條拖輪相向駛過。巴特洛普注視着甲板上的人相互揮手致意。這場面恰似在觀看一部無聲電影。時尚書屋
他可以想象出河水的聲響和氣味,但除了圖像之外,任何東西都透不過辦公室窗戶上那厚實的玻璃。玻璃窗是強化隔音的,是從國防部特別訂的貨。
巴特洛普眯起雙眼看著太陽照射的河面上的粼粼波光。這是6月的一個大晴天。他一絲不動地佇立窗前,手掌撐着玻璃,兩眼凝視窗外。
陽光照耀的玻璃映襯出他瘦削的身影,充沛的精力消耗了他骨頭上的脂肪。他身上那套做工考究的黑色西服使他越發顯得瘦骨嶙峋。他有一副20多歲小伙子的體格,只可惜他的臉露出了40多歲人的真相。他的皮膚因吸煙過度而呈茶黃色,深深的皺紋從眼角和嘴角向外延伸。時尚書屋
他的面部異常生動,顯得聰慧,富於表情。不過它有時也會變得非常冷峻、深不可測。他是一位高超的演員,所憑藉的可能是其內在的兩重性。他把冷靜的思索與几乎電腦一般高速的分析融為一體,由此造就了一個絶頂聰明的大腦,並使得他在「公司」裡平步青雲。時尚書屋
有些人認為他有朝一日會當局長。
他受到廣泛的尊重,不過也有些人對他進行詆毀,說他也許有點聰明過頭。他聽到這些指責,只是輕蔑地一笑了之。他任何時候都儘可能不去進行自省。
他轉身離開窗戶返回辦公桌,按響蜂鳴器,傳喚他的秘書莫伊拉,讓她請反毒品犯罪處副處長來一下。幾分鐘之後,邁爾斯·福肖走進來,在巴特洛普對面就坐。巴特洛普向他介紹了截獲可卡因的有關情況,並說他懷疑此次販運是菲埃瑞行動的一個部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