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毒蛇窩 第 22 頁


艾斯拉儘管不大接近他們,同樣對她照管的兩個孩子形成了強有力的影響。由於有如此一位獨立的、成功的職業女性作為他倆生活中的唯一女性,以及有雅各布負責燒飯,那種通常的性別模式在她們的家庭
作者:琳達·戴維斯 譯者:閆衛平、祁阿紅 / 頁數:(22 / 107)

艾斯拉儘管不大接近他們,同樣對她照管的兩個孩子形成了強有力的影響。由於有如此一位獨立的、成功的職業女性作為他倆生活中的唯一女性,以及有雅各布負責燒飯,那種通常的性別模式在她們的家庭生活中是不存在的。亞歷克斯養成了一種對女性的深深敬重和熱愛,這是在姑媽和姐姐的教養下取得的,而薩拉則不承認自己因性別緣故在才能和抱負方面所強加給她的種種限制。在成長過程中,她深感愛情的永恆性是不牢靠的,但對自己的才能卻信心十足。時尚書屋

這種自信伴隨她走過了中學,使她在劍橋大學展露才華,成為數學專業的雙科優等生。從孩童時代起,她就一心想成為數學家,然而在劍橋讀書時,她參加了幾場由商業銀行主辦的講座。這些商業銀行當時在不遺餘力地挖掘數學系優秀畢業生,以便派他們進入所需知識日益高深的交易廳工作。她發覺自己動了心。時尚書屋
數學那個遙遠的天地開始對她失去了魅力。在與雅各布和艾斯拉廣泛探討之後,薩拉決意選擇金融城的職業。她在那裡會有很多人為伴。純數學的世界對於她實在太寂寞,況且金融城的挑戰機會以及金錢多多,可以為她買來渴望中的自由和安全。時尚書屋
於是薩拉就成了一名銀行從業人員,亞歷克斯則成了一名受到姐姐職業贊助的登山愛好者,同時小有名氣。一旦有了名氣,他就會拍攝記錄影片,還她一點錢。等到大約十年之後,等她的金融城生涯結束時,他就會帶上她一道去探險。他們早已計劃好了一切,而且在四年當中兩人都取得了良好的進展。時尚書屋
艾斯拉由於免除了不大明確的操持家務的職責,便接受了伯克利的加利福尼亞大學客座教授的職位。她在那裡已有兩年。她租出了她的寓所,於是薩拉搬了出去,申請獲得到一筆大額按揭貸款,花光了自己的全部積蓄,在卡萊爾廣場買下現在的寓所。她和亞歷克斯搬了進去。時尚書屋
三個月以前,寓所的地下室套間掛牌出售。住在裡面的老太太終於放棄了日漸動搖的自立生活,搬到蘇格蘭與兒子和媳婦一起生活了。
薩拉迅速採取了行動。長久以來她一直想得到這個地下室套間。它對艾斯拉和雅各布可以隨時來使用,亞歷克斯也可以把要託運的大批登山裝置存放在裡面。如果埃迪打算獃在這裡,他們也許需要更大的空間。時尚書屋

於是她將按揭貸款的額度加到了極限,取空了開始恢復儲蓄以來的所有存款,耗資16萬英鎊購置了這個套間。是年28歲的她用40萬英鎊的按揭貸款在切爾西區擁有了一處價值80萬英鎊的住宅,同時保持着一份報酬優厚但不大牢靠的工作。
要在兩年前,她還不可能對付這種資金上的不穩定。但是童年的創傷正在被成年後的成功所掩蓋,如今雖然想起往事仍不大開心,卻不願為此煩惱,甚至欺騙自己說她從不大牢靠的職業中尋找到了賭徒的刺激。只要在金融城順順噹噹地再幹上幾年,她就能還清按揭貸款。到那時,她就要開始攢她所謂的出走錢。時尚書屋
她聰穎,漂亮,有成就,得人心,但從來不會真正掉以輕心。她的生活目前在很多方面已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她很少進行分析,不過每當她有意加以分析時,總擔心眼前的安寧只是暫時的。
雅各布懷疑薩拉身上有某種自毀特徵,於是精心保護着她。他清楚她的資金狀況,他知道她為此而憂慮,除此之外,他對她並不過分擔心。她18歲生日時,他贈送她一枚古玩紅寶石鑽戒。她成為兩科優等生時,他送了她一副與之相配的耳環。時尚書屋
他還保留着一件鑽石紅寶石項鏈,準備在另一個場合送給她,不過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什麼場合。眼下那東西藏在他的臥室裡,一旦拿出來,就能立即還清她的按揭貸款。在這個國家,要想出手這種項鏈是有難度的,這一點他非常清楚。不過他知道,有些買主對精美寶石首飾是獨具慧眼的,沒有來歷證明也能接受。時尚書屋
他沒有告訴薩拉為什麼要送紅寶石,她會因此認為他對她缺乏信心而很生氣。當然不是這麼回事。他知道她最終會挺過難關,保住她的職位,還清借款……他只是想在這個過程中免去她的任何不愉快,而且知道紅寶石放在那裡倒是件好事,因為那是最好的保險單。
薩拉輕快地朝銀行車站走去。她很想回家換身衣服,可是來回折騰實在是浪費時間。不過,雅各布倒是喜歡看到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如果她回去一趟,長統襪和平跟鞋是不可不換上的。時尚書屋
倒還不如就穿著金融城上班服裝,早點趕到雅各布家,趁他燒飯時還可以偷個閒。她從車站買了一份《旗幟晚報》,匯入了趕乘北綫地鐵的人群。10分鐘後,正當站台上胡亂轉悠的人群變得不堪忍受時,一班列車駛進了站。薩拉擠上了車,動作靈活地找到一個座位坐下,在隨後40分鐘時間裡,她就一直埋頭看報。時尚書屋
她在戈爾德斯一格林路站下車後,沿戈爾德斯—格林路迂迴走到那家持有外賣酒類執照的酒店,挑了兩瓶紅葡萄酒。雅各布從來不喝白葡萄酒,並且把他對紅葡萄酒的酷愛傳給了她。她在開始出入高檔飯店與有錢人約會之前許多年,就是酒類鑒賞行家了。
她把酒瓶放進塑料袋裏拎着,一路下坡,重新路過地鐵車站,然後從那條人群熙攘的主要街道拐上了寧靜的羅瑟威克路。街道兩旁皆是兩三層樓高的紅磚房,房前有精心護理的花園,大多數花園都盛開着玫瑰。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