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毒蛇窩 第 27 頁


儘管其設計意圖在於不與周圍環境混為一體,且要高度突出其個性特徵,要讓每一塊扶壁、每一座塔樓、每一扇發綠的窗戶都高聲宣告着它的存在。它也許並不是軍情六局——它先前的名稱是秘密情報局—
作者:琳達·戴維斯 譯者:閆衛平、祁阿紅 / 頁數:(27 / 107)

儘管其設計意圖在於不與周圍環境混為一體,且要高度突出其個性特徵,要讓每一塊扶壁、每一座塔樓、每一扇發綠的窗戶都高聲宣告着它的存在。它也許並不是軍情六局——它先前的名稱是秘密情報局——最合適的大本營,不過秘密情報局即將被「公諸于世」,換句話說,它的存在不久將根據議會法案得到公開承認。這座新大樓彷彿正以厚顏無恥的方式向每個過路人,甚至那些孤陋寡聞的人宣佈着這一事實。

秘密情報局預定在1994年搬遷。巴特洛普親眼看著這座新大樓拔地而起,最初曾為它的庸俗感到不快,但不久就覺得它是能夠接受的,甚至還翹首企盼着能享用其高效、現代化和視野壯觀的工作環境。不過他對工作環境並不過分在意。他有苦行僧的傾向,較多依靠的是室內景物來提供他准許自己享受的那些舒適條件。時尚書屋
如果某個壓倒一切的目的能使他有了生活的結構,有了思想的形態,他就感到幸福,或者至少會出色地履行職責。
然而他給世人的並不是這個形象。表面上,他像大多數遺產豐厚的45歲單身男子一樣會追求享樂。他吃的是美味佳餚,喝的是陳年佳釀。一周中工作的這幾天,他就住在切爾西廣場附近一座寬敞的宅第中。時尚書屋
到了周末,他就驅車兩個半小時前往位於格洛斯特郡的鄉間別墅,要麼就根據不同季節。或飛往法國南方或前往阿爾卑斯山,而且几乎總有女性相陪;撇開職業的打攪不談,他的生活可謂是充滿放蕩不覊的有規律的生活。
沒有一個女人能與他長久相伴,這倒也無妨,總有足夠的女人來填補空缺。人到中年的單身男人明擺着有些危險,但那僅僅是縮小了選擇的範圍,因為除了有錢之外,巴特洛普在身體方面還頗具吸引力:6英呎的個頭,結實的身體,堅毅的面孔,褐色的鬈髮,還有那雙藍色的、儘管已不那麼炯炯有神的眼睛。他的眼睛裡帶著幾分幽默和譏諷,至少在公開場合時是如此。他一直儘量掩飾自己天生的悲觀情緒。時尚書屋
此外還有心理上的吸引力,一種不可企及的歷史經驗的挑戰,這些皆因職業的神秘性而得以強化。簡而言之,他對於女性是有吸引力的,或者具體地說是對某些類型的女性:有遠大抱負的女性,或者那些對自身也許不大謹慎的女性,而這樣的女性大有人在……巴特洛普的生活會被很多人描繪成一種令人羡慕的生活,而且就這種生活本身而言,他也是過得有滋有味的。
問題是,這種生活並沒有使他滿足。那只是一種排遣。他的職業也是一種排遣,只不過它提供了某些價值,因而他牢牢抓住不放。他不是事業狂,那種狂熱素質會使他帶上危險傾向,也許就不適合在情報局工作了,不過他有自己的目的,而且為達成自己的目的,他不惜犧牲那種推想中的婚後生活所帶來的穩定和成就。時尚書屋
簡單地說,這便是他為自己創立的處世哲學。看來它還挺管用。

有的時候,他的工作會給他一種靜靜的、觸動理智的樂趣。那天早上,他想到薩拉·詹森時,發覺自己產生了一種罕見的、滿足伴以企盼的心情。在某種關係建立的初期,他往往會產生這種感覺,然而,這種感覺總是會被那些不可避免隨之而來的、確實讓人不悅的情緒和情感蒙上陰影:女友會感到不耐煩、產生幻滅感和怨恨;而他則聽任另一種關係的自然發展。不過就秘密行動而言,就詹森而言,現在並不存在這種確定性。時尚書屋
這種關係雖說隔着一層,是假借他人之手建立的,但卻不一定非要以揮淚而結束。不會這樣的,問題是要操縱得當,要看是否交上好運,至少不要過分背運。他承認這種關係無論怎麼看,對他來說都很棘手,不過正如他向巴林頓所保證的那樣,它是可以控制的。
他起初對選用薩拉·詹森是有所保留的,因為他不信任漂亮女人。過多的追求者以及過多的選擇往往無助于她們的穩定。儘管她有一段悲劇般的童年,但是全面綜合來看,似乎還是可以信賴的。而且她的美貌可能會有助于接近嫌疑犯。時尚書屋
巴特洛普發覺自己很想知道她的長相如何。當然,他是不會與她見面。對她來說,他是不存在的,如果說存在,那也是個離得很遠、無關緊要的人物,與她的秘密偵探角色毫不相干。巴特洛普暗笑起來。時尚書屋
他給他的副手邁爾斯·福肖撥通了電話。
「我想要幾張詹森小姐的照片。麻煩你轉告一下監視人員。」
星期一清晨。洲際銀行大廈的金屬塑像冷冰冰地迎接着薩拉·詹森的到來。在鋪着灰白色大理石的門廳裡,她的高跟鞋發出響亮的回聲,而電梯鏡子裡映出的她那張臉則顯得神情緊張。早上7點30分,交易廳裡已擠滿了人。時尚書屋
許許多多不友好的面孔在注視着她的走動。她如釋重負地在阿諾特與威爾遜之間的空座位上坐下。
威爾遜抬頭對她笑了笑,「早上好。歡迎你入伙。」
薩拉回笑了一下,「早上好。謝謝。」
坐在她左手的阿諾特勉強地抬起頭,「來啦。歡迎你入伙。」
沒等她回答,他就轉過臉收看顯示器上的行情了。此時,斯卡皮瑞托從辦公室走出來,走到交易台旁邊。阿諾特和威爾遜將注意力從顯示器上轉向了他。他低頭看著薩拉。時尚書屋
「小組會。」他宣佈說。薩拉看著他步履輕快地走向交易廳一側的一間會議室,同時注意到他在口氣和態度上又擺出了一副當老闆、當自營業務老闆的派頭。阿諾特、威爾遜和薩拉都站起來,跟在他的身後。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