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毒蛇窩 第 3 頁


「我們得另想辦法捉拿菲埃瑞。要撒大網……如果我們找不出毒品與菲埃瑞之間的聯繫,就必須在其它地方發現其薄弱環節。」福肖正待開口,巴特洛普連忙把手一抬,「我知道。我們早已這樣在做了,可
作者:琳達·戴維斯 譯者:閆衛平、祁阿紅 / 頁數:(3 / 107)

「我們得另想辦法捉拿菲埃瑞。要撒大網……如果我們找不出毒品與菲埃瑞之間的聯繫,就必須在其它地方發現其薄弱環節。」福肖正待開口,巴特洛普連忙把手一抬,「我知道。我們早已這樣在做了,可是我需要為此配置更多的資源。」

他停下來,點燃一支香煙。這下輪到福肖說話了。
「昨天夜裡收到了一些情況。」他撓了撓下巴,慢條斯理、字斟句酌說道。這種腔調總是讓雄辯的巴特洛普感到惱火,「是意大利處送來的報告。你知道我們一直在調查的那個銀行家吉烏塞普·卡爾瓦多羅吧?」巴特洛普點點頭。時尚書屋
「是這樣,我們竊聽到一些極有意思的通話片段。昨天派了一些園藝人員上那兒去更換枯萎的花草。他們在他的辦公室裡和電話上安裝了竊聽裝置達半天之久,並在下一次保安檢查之前取回了竊聽器。」
巴特洛普笑了。卡爾瓦多羅是米蘭上流社會的棟樑,聲名顯赫,德高望重,几乎從不受到懷疑,讓他做黑手黨首領的經紀人是再合適不過了。巴特洛普並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表明卡爾瓦多羅擁有黑手黨的客戶,但不管他的客戶是何許人也,這些人顯然有一些值得嚴加保守的秘密。一家保安公司每天要對卡爾瓦多羅在特拉蒂路的豪華辦公室進行兩次檢查,以尋找竊聽裝置,甚至連郵件也不輕易放過,以防竊聽器藏在褐色大封套的海綿內襯之中。時尚書屋
福肖繼續往下彙報。
「不管怎麼說,卡爾瓦多羅不僅撥打了、而且接了幾個很有意思的電話。第1個電話是由一個未報身份的人打的。他只是告訴卡爾瓦多羅吃進美元,沽出英鎊。總共6億美元,分拆成每個2,500萬美元的帳戶進行操作。時尚書屋
隨後卡爾瓦多羅給倫敦的三位經紀人打電話,指令他們每人進行2億美元的買賣,並告訴他們使用通常帳戶分散交易,每一帳戶的交易額為2,500萬美元。」
巴特洛普在座椅上深吸了一口氣,期待着聽到關鍵性的話語。福肖的身體朝前微欠,背部依然挺得筆直,「羅馬站站長莫羅認為,他已辨認出了那個打匿名電話者的聲音。」說到這裡他頓了頓,以加強效果,「他認為那人是菲埃瑞。」巴特洛普有條眉毛向上一揚,他這種表示興趣的高雅舉止福肖曾經多次模仿過,但總是模仿不像。時尚書屋
「我正讓人對那個聲音加以核實。不過有趣的是,無論此君是誰,他的目的顯然是想掩蓋其交易規模。他有可能是在替24個不同帳戶管理資金,不過我對此表示懷疑。更大的可能性是,這是可疑的交易。時尚書屋
在外匯交易市場上,6億美元是會引起注意的,2,500萬美元則不然。交易記錄顯示的只是一系列金額達2,500萬美元的買賣,彼此之間並無明顯的聯繫。」

巴特洛普大出了一口氣,「這事發生在什麼時候?」
福肖的臉上露出了微笑,「正如你剛纔猜測的,發生在英格蘭銀行宣佈把利率降低1個百分點之前半個小時。」
「這麼說我們幾家央行有人走漏了風聲,也許就出自『老婦人』①內部?」
註:①亦稱作針線街老們人,系英格蘭銀行之別稱。
「看來是這樣。」福肖手撐着下巴,一副沉思的神情,「那麼安東尼奧·菲埃瑞可能就是我們要找的內幕交易人吧?」
兩人相視而笑。巴特洛普目光朦朧起來。他默默坐了片刻,而後看著福肖。
「如果說是有人走漏了風聲,而且泄密源就在老婦人內部,那几乎是不可思議的。類似調低利率這樣敏感的消息只有高層少數幾個人知道。我認識巴林頓行長已有多年。他也許是個蠢材,但絶不會是罪犯。」

莫伊拉辦公室的內部通話系統嗡嗡響了起來。巴特洛普那不見其人的說話聲響徹房間,「麻煩你,莫伊拉,請給我接一下英格蘭銀行行長。」
行長此刻正待動身去參加每月一次與財政大臣的會談。他剛走到帶拱頂的過道,秘書就追了上來。「行長,很高興追上了您。」她氣喘吁吁地大聲說道,「有位詹姆斯·巴特洛普請您聽電話。時尚書屋
他說有急事。」
安東尼·巴林頓駐足片刻,聽到「巴特洛普」這個名字時皺起了眉頭,接着很不情願地轉過身,邁着穩重的步履返回辦公室。英格蘭銀行的任何官員從不行色匆匆。「針線街老婦人」是金融城那喧囂和永恆運動之中的一片風度優雅的綠洲。步履匆忙地在過道上行走是有傷大雅的。時尚書屋
還是把那一套留給那些玻璃大理石高層建築裡的美國投資銀行家吧。
巴林頓隨手帶上辦公室的門,在辦公桌前坐下,等待秘書把電話接通。
第1章

芳齡27歲的薩拉·詹森儘管生活層次較高,卻也不乏標誌正常生活的所有外表裝飾。她是倫敦金融城內一名頂尖級的外匯交易員。她與胞弟和男友同住在切爾西區一座寬敞的寓所裡。她長得很漂亮。時尚書屋
美貌、愛情和金錢,她已應有盡有,但她也不乏恐懼。她如此精心編織的生活是不堪一擊的,正如她在新奧爾良的童年生活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隨着父母雙亡而終止一樣,她的新生活也可能會終止,而且轉瞬之間,就像閃閃發亮的鋼鐵撞擊在皮膚上一樣。那種恐懼感永遠縈繞在她心中。它深深隱埋,隱埋在歪曲、否認和謊言之中,但永遠不會消失。時尚書屋
它的陰影投射在她所做的一切事情之上,從坐在交易台前從事上億英鎊風險投機時的輕快冒險,到漫不經心、十分隨意的戀愛,到眼下與男友埃迪獃在一起時的安全感、飲下的威士忌酒及酒後爽朗的笑聲,以及目前對生活無拘無束的享受。這種不堪一擊本身就是一種力量。它給了她富有的生活,使她活得很愜意。它也給予她一種優勢。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