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毒蛇窩 第 30 頁


薩拉第2天到洲際銀行上班時,一心想要做它幾筆交易。她運氣不錯,市場變得活躍起來。行情的啟動相當平靜,薩拉認為,几乎過于平靜了,超出了她圈子裡的那夥人的意料。已是連續第2天行情淡靜了
作者:琳達·戴維斯 譯者:閆衛平、祁阿紅 / 頁數:(30 / 107)

薩拉第2天到洲際銀行上班時,一心想要做它幾筆交易。她運氣不錯,市場變得活躍起來。行情的啟動相當平靜,薩拉認為,几乎過于平靜了,超出了她圈子裡的那夥人的意料。已是連續第2天行情淡靜了,於是他們感到疲倦,疲倦到了有點危險和想有所作為的地步。時尚書屋

今天要想讓他們上鈎是不太費勁的,因為他們會輕信謡傳。薩拉只需搶先一步,搶在別人之前利用那些謡傳就行了。她開始給那些最密切的關係戶掛電話。由於匯率機制已瀕臨崩潰,貨幣市場更加易於波動,更加易受謡傳的左右。時尚書屋
時間已是10點30分。市場正處在一片麻木之中,此時她來了靈感。她在劍橋大學的老朋友,現任法蘭克福《時代周刊》記者的曼弗雷德·阿賓根打電話來跟她閒聊。
「剛剛與芬利斯銀行通過話,嘴封得很緊,告訴我你已去了洲際銀行。話可說得不太好聽。」他說著笑了起來,「他們可不是金融城最受歡迎的銀行,我是說你的新僱主。」
「沒錯,不過倒有些補償。可話說又回來了,誰是為了受到歡迎才去的呢?」
「你說得倒也是,銀行家就像新聞記者一樣被人討厭。」
「我們是一對賤民。」薩拉戲言道。
「賤民,」曼弗雷德嗓門變大了,「別跟我談論什麼賤民不賤民的。我正在試圖為一篇關於經濟學的報道蒐集素材,採訪聯邦銀行委員會的成員時頗費了一番周折,可是誰都不肯吐露一點消息。我並不是貪心。只要有一點點信息我就會滿足的,可是他們一個個守口如瓶,無可奉告,一本正經,自鳴得意。」

他繼續抨擊着,不過他下面說的那些話,薩拉沒有再聽,她在琢磨他前面的一句話。過了一會兒,她發現電話裡已沒了聲音。曼弗雷德已經不說了,「你還在聽嗎?」
「對不起,曼弗雷德。老闆剛纔在這兒轉悠,使我分了心。」
「他是誰?」

「啊,曼弗雷德,你認為老闆是個男人,我很高興。看來德國還沒有受到女權運動太大的影響,這可是一件好事。」
「好啦,好啦,」他打斷了她的話,「對不起,你剛纔說的是誰呀?」
「意大利人。丹特·斯卡皮瑞托。」
曼弗雷德發出一聲尖叫,「啊哈,是個怪物。狂徒一個。我有個朋友早些年曾與他共過事。天哪,你真的加盟進去了!」
不過薩拉已是充耳不聞了。她正在構思一筆交易。她說了聲再見後,便接通了巴黎銀行的線路。約翰尼·麥克德莫特馬上提起了電話。時尚書屋
「約翰尼,問一下你那里美元兌馬克的現貨價,以1OO計①?」
①英文原文one hundred在外匯交易市場是百萬位上的數字,指的是one hundredmillion,即1億。
她的意思是說:「以1億美元進行交易、兩天之內結訖的美元對馬克的匯率是多少?」她的言語在其他任何場合都會顯得莫名其妙,但在交易廳裡卻司空見慣。交易員都屬於精神分裂型的入物,有時會打來電話,一聊就是半個小時,有時又是一開口就談生意。
「1.7745,55,」麥克德莫特大聲說。他的意思是,他以1.7745的匯率賣出德國馬克買入美元付出1.7745德國馬克,得到1美元,並以1.7755的匯率買入德國馬克付出1美元,得到1.7755德國馬克。這種情況下買賣間的差額,即差價,為10個「基本點」,也就是買賣的盈利。麥克德莫特是一位做市商,其職責就是從事貨幣買賣。時尚書屋
他必須報出買賣價格,但卻無法瞭解其他交易商的意圖。於是盲目交易便成為構成幹這一行所特有的莫測性和趣味性的因素之一。作為自營交易商的薩拉不會在貨幣方面做市。她什麼時候想買賣多少就買賣多少。時尚書屋
她絶不會像麥克德莫特那樣聽任其他交易商的擺佈,但是所冒的風險要遠遠大於麥克德莫特。他整天都在買進或賣出貨幣,卻很少「建倉」即只從事非常短期的投機性買賣。薩拉則有時要建數日乃至數週的倉位,在短期內從事巨額貨幣買賣。
「我給你100。」薩拉說道,意即她賣出1億美元並買入等值的德國馬克。
「好的,成交。我以1.7745的匯率買入100。」麥克德莫特複述道。
「成交。」薩拉說道。
他們對話中的語調和用詞聽起來給人一種簡單化的假象。其實几乎每一用詞都經過仔細推敲且具有明確的、法律認可的含義。誤用以及誤解詞語可能會造成數以十萬英鎊的損失,因此他們的注意力是高度集中的。
交易完成後,薩拉一絲不苟地進入結算程序。首先,她在「台賬本」上做了登記,那帳本上有她的全部交易記錄。登記單上包括了這筆交易的全部細節:幣種、價格、金額、交易對方、交易時間、結算方式以及結算日期。然後,她撕下登記單的上半截,即一張淡粉紅色的細字條,將其插入一台小型機器的輸入端打上時間印章。時尚書屋
隨後,她把登記單投進結算檔案盤。5分鐘之後,結算部派人取走登記單。該部會保證在兩天內把1億美元存入巴黎銀行的有關帳戶以結清這筆交易。與此同時,他們在巴黎銀行的對等部門將於兩天內把177,450,000德國馬克轉入洲際銀行的帳戶。時尚書屋
薩拉此時重倉持有德國馬克。她吃進馬克是相信它對美元的比價會上升。倘若果真如此,她就會清倉——沽出德國馬克,吃進美元——並從中獲利,哪怕匯率出現微小的波動,盈利金額都將是巨大的。她的記錄手續完結之後,按照指示又將交易情況通告了阿諾特。時尚書屋
「有什麼特殊理由嗎?」他譏笑着問道。
薩拉付之一笑,拍了拍她的肚子:女性的直覺。他對此根本不能理解。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