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毒蛇窩 第 7 頁


卡特過後就把這次通話給忘掉了,所以當行長這天上午再次來電話,告訴他從天上掉下來一頓免費午餐時,他感到很意外。巴林頓嘟嘟噥噥地說,羅馬尼亞銀行行長上帝保佑此人取消了約會,可能是與他們
作者:琳達·戴維斯 譯者:閆衛平、祁阿紅 / 頁數:(7 / 107)

卡特過後就把這次通話給忘掉了,所以當行長這天上午再次來電話,告訴他從天上掉下來一頓免費午餐時,他感到很意外。巴林頓嘟嘟噥噥地說,羅馬尼亞銀行行長上帝保佑此人取消了約會,可能是與他們國內出現問題有關,這樣一來他和卡特明天就能共進一頓午餐了,他順帶問卡特是不是願意帶上他曾經提過的那位外匯交易員,叫什麼名字來着,詹森……?

於是,卡特充滿好奇心地做出了有關安排。他仔細翻閲薩拉的簡歷,心想可能行長是想僱用她吧。翻閲完畢後,他把簡歷交給秘書,並關照她騎車送到英格蘭銀行,交行長親收。
卡特覺得這很有可能。英格蘭銀行連她在這裡賺到的一半錢都不會付給她。自從薩拉4年前開始為他們工作以來,對手銀行就經常想方設法引誘她跳槽。無論是卡特,還是交易廳主任傑米·羅林森,都不願意把她放走。時尚書屋
他們願意支付留住她所必需的任何酬金。
毋庸置疑,在同輩人中間她是出類拔萃的。她對市場有一種本能的感覺,對冒險有一種特質。交易成功時,她會興高采烈,如果虧了錢,她也根本不放在心上,這與許多其他交易員是不同的。卡特感到她的野心勃勃有些特別,勁頭十足是肯定的了,不過她倒是沒有工夫捲入辦公室裡的鈎心鬥角。時尚書屋
她的大多數同輩人都會公開宣稱對現任老闆忠誠不二。她則與眾不同,明確表示她只幹一段時間,等攢足了一定的錢她就遠走高飛。她真正的興趣在於跟她的胞弟亞歷克斯或者她的新任男友一道去登山探險,她的男友叫什麼名字……對啦,叫埃迪,卡特不無遺憾地想起來了。
卡特獨自坐在安靜的辦公室裡,聽任那些几乎整天困擾他、且從中得不到任何慰藉的、無休止的想法的擺佈。他最初嘗試過用理性化的解釋來麻醉自己。他告訴自己,薩拉想跟與她同齡的某個人一道外出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他一直認為,她當初同他上床只是因為同情他。時尚書屋
當時他的太太正與他閙離婚。她說她整天根本見不到他的人影。他不是在辦公室,就是去赴某個令人乏味的客戶的宴請,而她早就不想再出入這些場合了。卡特於是便帶上他的明星級交易員薩拉·詹森出席這些生意宴會。時尚書屋
客戶們都喜歡她。沒過多久他也喜歡上了她,向她傾訴衷腸,因為這個女人能夠理解他生活中的兩面,私人生活的一面和職業生活的一面。還有,她美貌出眾。她的魅力是抵擋不住的。時尚書屋
他倆一起相處了6個月。他的自信以及對生活的信念由於她而得以恢復。他一心想娶她為妻,雖然從未明確表示過,不過他相信她是能感覺出來的。她無比溫柔地告訴他說,她對他是不合適的。時尚書屋

他知道由於自己上了歲數,又受過太太的攻擊,所以已沒有什麼虛榮心了,薩拉的真正意思是:他對她是不合適的。於是,他很傷心地放棄了她。
此後他們依然會面,大約每月共進一次午餐。他忍不住要詢問她交男朋友的情況。有一段時間,她告訴他還沒有談。可是後來她就遇上了她胞弟亞歷克斯的朋友埃迪。時尚書屋
那是一年前的事情。卡特認為,他對這事也只能聽之任之了。
就在約翰·卡特回憶着他與薩拉·詹森的關係時,有人正騎着一輛摩托車,急速穿過金融城的街道,把薩拉的個人簡歷給安東尼·巴林頓送去。
半個小時後,這份簡歷經過銀行郵件室的安全檢查後,直接跳過了收文籃,被送到巴林頓的辦公桌上。巴林頓剪開外包裝,興緻勃勃地讀了起來。
薩拉·路易絲·詹森,英國籍,1966年出生於新奧爾良,現年27歲。在漢普斯特德女子學校受過教育,後考上劍橋大學三一學院,數學課是雙科優等生。興趣包括爵士樂、閲讀、滑雪、登山及旅行。畢業後,用了一年時間周游美國,隨後開始在芬利斯銀行供職。時尚書屋
巴林頓轉而閲讀芬利斯銀行人事部撰寫的任職報告。第1份用縮略筆記形式寫成的報告對其業務能力做出了評價。出色的交易記錄。持續性大贏家。時尚書屋
頭腦冷靜的職業交易員。去年為所在部門盈利達600萬英鎊。不大堅持正點上下班。也許自恃盈利貢獻大,理應在免受規定方面得到特殊待遇。時尚書屋
每每上班不守時行為被發現時,都能愉快地坦白承認。巴林頓讀到最後一條評語上方的潦草手批註釋時,忍俊不禁。他讀道:「至少她是誠實的。」
第2
儘是些行政方面的細節。巴林頓瀏覽了銀行帳戶上的數字,住房抵押補貼,醫療保險。一組數字躍然紙上,他怔住了。去年總收入:40萬英鎊;底薪10萬英鎊;獎金30萬英鎊。時尚書屋
即使根據日益看漲的金融城薪金標準,這也相當可觀了。她由此成為金融城內薪俸最高的女性之一,而且事實上是薪俸最高的匯市交易員之一。
巴林頓自忖,就專業資質而論,薩拉·詹森無疑是完全夠格的。唯一的問題是,她是否具備做間諜的心理素質。當然,這一點只有通過面對面的觀察才能發現。至于應當發掘什麼樣的素質,巴林頓自己也沒有多少數。時尚書屋
不過有一點他是很清楚的,那就是他急切地想見到薩拉·詹森。
他將那幾頁簡歷放回信封,同時對她的芳容感到好奇。在他封上信封並鎖進保險箱之前,最後一條細節躍入他的眼帘。他注意到,近親一欄只列有她的姑媽和弟弟。他覺得這倒很蹊蹺。時尚書屋
她只有27歲。雙親肯定不會已經去世了吧?沒準出現了婚變?不是好兆頭。他按下蜂鳴器傳喚他的秘書,叫她轉告卡特聽電話。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