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寂靜的春天》.050 第 6 頁


使用藥品的整個過程看來好象是一個沒有盡頭的螺旋形的上升運動。 自從DDT 可以被公眾應用以來,隨着更多的有毒物質的不断發明,一種不斷升級的過程就開 始了。這是由於根據達爾文適者生存
作者:待考 / 頁數:(6 / 91)

使用藥品的整個過程看來好象是一個沒有盡頭的螺旋形的上升運動。 自從DDT 可以被公眾應用以來,隨着更多的有毒物質的不断發明,一種不斷升級的過程就開 始了。這是由於根據達爾文適者生存原理這一偉大發現,昆蟲可以向高級進化以獲 得對所使用的特定殺蟲劑的抗藥性,茲後,人們不得不再發明一種致死的藥品,昆 蟲再適座,於是再發明一種新的更毒的藥。這種情況的發生同樣也是由於後面所描 述的這一原因,害蟲常常進行「報復」,或者再度復活,經過噴撒藥粉後,數目反 而比以前更多。時尚書屋

這樣,化學藥品之戰永遠也不會取勝,而所有的生命在這場強大的 交叉火力中都被射中。時尚書屋
與人類被核戰爭所毀滅的可能性同時存在,還有一個中心問題那就是人類整個 環境已由難以置信的潛伏的有害物質所污染,這些有害物質積蓄在植物和動物的組 織裡,甚至進入到生殖細胞裡,以致于破壞或者改變了決定未來形態的遺傳物質。時尚書屋
一些自稱為我們人類未來的設計師們高興地預期總有一天能隨心設計改變人類 細胞原生質,但是現在我們出於疏忽大意就可以輕易做到這一點,因為許多化學藥 物,如放射性一樣可以導致基因的變化。諸如選擇一種殺虫藥這樣一些表面看來微 不足道的小事竟能決定了人們的未來,想想這一點,真是對人類極大的諷刺。時尚書屋
這一切都冒險做過了——為的是什麼呢?將來的歷史學家可能為我們在權衡利 弊時所表現的低下判斷力而感到無比驚奇。有理性的人們想方設法控制一些不想要 的物種,怎能採取這種方法既污染整個環境、又對他們自已造成疾病和死亡威脅呢? 然而,這正是我們所做過的。此外,我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們檢查出原因也 沒有用。我們聽說殺蟲劑的廣泛大量使用對維持農場生產是需要的。時尚書屋
然而我們真正 的問題不正是「生產過剩」嗎?我們的農場不再考慮改變畝產量的措施,並且付給 農夫錢而不讓他們去生產,我們的農場生產出這樣令人目眩的穀物過剩,使得美國 的納稅人在1962年一年中付出了比十億美元還多的錢作為整個過剩糧食倉庫的維修 費用。農業部的一個支局企圖減少生產,而其它州則如同在一九五八年所做的那樣: 「通常可以相信,在土地銀行的規定下,穀物畝數的減少將刺激對化學藥品使用的 興趣以在還留有莊稼的土地上取得最高的產量。」若是這樣,對我們所擔憂的情況 又有何補益呢?時尚書屋

這一切並不是說就沒有害蟲問題和沒有控制的必要了。我是在說,控制工作一 定要立足於現實,而不是立足於神化般的設想,並且使用的方法必須是不要將我們 隨着昆蟲一同毀掉。時尚書屋
試圖解決這個問題但隨之而帶來一系列災難,這是我們文明生活方式的伴隨物。 在人類出現很久以前,昆蟲居住于地球——這是一群非常多種多樣和和諧的生物。 在自從人類出現後的這段時間裡,五十多萬種昆蟲中的一小部分以兩種主要的方式 與人類的幸福發生了衝突:一是與人類爭奪食物,一是成為人類疾病的傳播者。時尚書屋
傳播疾病的昆蟲在人們居住擁擠的地方變成一個重要問題,特別是在衛生狀況 差的情況下,象在自然災害期間,或者是遇到戰爭,或者是在非常貧困和遭受損失 的情況下,於是對一些昆蟲進行控制就變得很為必要。這是一個我們不久將要看到 的嚴肅事實,大量的化學藥物的控制方法僅僅取得了有限的勝利,但它卻給企圖改 善這種狀況帶來了更大威脅。時尚書屋
在農業的原始時期,農夫很少遇到昆蟲問題。這些問題的發生是隨着農業的發 展而產生的——大面積土地精耕細作一種穀物。這樣的種植方法為某些昆蟲的數量 的猛烈增加提供了有利條件。單一的農作物的耕種並不符合自然發展規律,這種農 業是工程師想象中的農業。時尚書屋
大自然賦與大地景色以多種多樣性,然而人們卻熱心于 簡化它。這樣人們毀掉了自然界的格局和平衡,原來自然界有了這種格局和平衡才 能保持一定限度的生物種類。一個重要的自然格局是對每一種類生物的棲息地的適 宜面積的限制。很明顯,一種食麥昆蟲在專種麥子的農田裡比在麥子和這種昆蟲所 不適應的其它穀物摻雜混種的農田裡繁殖起來要快得多。時尚書屋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於其他情況下。在一代或更久以前,在美國的大城鎮的街道 兩旁排列着高大的榆樹。而現在,他們滿懷希望所建設起的美麗景色受到了完全毀 滅的威脅,因為一種由甲蟲帶來的疾病掃蕩了榆樹,如果摻雜混種使榆樹與其他樹 種共存,那麼甲蟲繁殖和蔓延的可能性必然受到限制。時尚書屋
現代昆蟲問題中的另一個因素是必須對地質歷史和人類歷史的背景進行考察: 數千種不同種類的生物從它們原來生長的地方向新的區域蔓延入侵。英國的生態學 家查理·愛登在他最近的著作《侵入生態學》一書中對這個世界性的遷徙進行了研 究和生動地描述。在幾百萬年以前的白堊紀時期,氾濫的大海切斷了許多大陸之間 的陸橋,使生物發現它們自已已被限制在如同愛登所悅的「巨大的、獨立的自然保 留地」中。在那兒它們與同類的其他夥伴隔絶,它們發展出許多新的種屬。時尚書屋
大約在 一千五百萬年以前,當這些陸塊被重新連通的時候;這些物種開始遷移到新的地區 ——這個運動現在仍在進行中,而且正在得到人們的大力幫助。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