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普列姆昌德作品選 第 63 頁


國家的政治局勢變得可怕起來,東印度公司的軍隊正向勒克瑙方向挺進。京城裡騷了,人們正帶著家小奔向農村。但我們的這兩位象棋手卻對此處之泰然,他們出來時總是穿過小衚衕,害怕被王室的公職人
作者:待考 / 頁數:(63 / 121)

國家的政治局勢變得可怕起來,東印度公司的軍隊正向勒克瑙方向挺進。京城裡騷了,人們正帶著家小奔向農村。但我們的這兩位象棋手卻對此處之泰然,他們出來時總是穿過小衚衕,害怕被王室的公職人員看見後強迫抓走。他們想白白地享用每年成千上萬盧比的領地收入。時尚書屋

有一天兩位朋友正在清真寺的廢墟裡坐著下棋,密爾這一局棋勢較弱,米爾扎先生在一個勁地將他的軍。這時東印度公司的軍隊出現了,這是一支白人組成的隊伍,為了佔領勒克瑙正在進軍。時尚書屋
密爾先生說:「英國人的軍隊來了,願真主保佑!」
米爾扎:「讓他們來吧。您先救您的王吧,我要將了。」
密爾:「應該看一看,我們躲在這隱蔽處看一看吧。」
米爾扎:「等會兒看吧,急什麼?我再將。」
密爾:「還有炮哩,大約有五千來人吧。那些年輕小伙子,個個的臉像猴子屁股,樣子夠可怕的。」
米爾扎:「先生,請別支吾了,您的這一手騙其他什麼人吧,將軍了。」
密爾:「您也是個奇怪的人!京城已災難臨頭,而您卻想到的是將軍。您想沒想到城包圍了怎麼回家?」
米爾扎:「到回家的時候再看,您看這一着,您的王完蛋了。」部隊過去了,10點鐘的時候,兩人又開始了新的一局。時尚書屋
米爾扎說:「今天吃的問題如何解決?」
密爾:「今天把齋吧,怎麼,您感到特別餓嗎?」
米爾扎:「不特別餓,不知道城裡現在怎樣了?」
密爾:「城裡沒有怎麼樣。人們吃飽喝足之後,舒舒服服地睡覺,貴族們也都在逍遙宮裡。」
兩位朋友又坐下繼續下棋,已經過了3點,這一次米爾扎的棋處于劣勢。4點鐘的時候聽到部隊往回走的聲音了。瓦吉德·阿里國王已經被俘,部隊正把他押到某一不知名的地方去。城裡沒有任何騷動,也沒有任何爭鬥,一滴血也沒有流。時尚書屋
大約到今天為止,還沒有任何獨立國家的國王是這樣平靜而又不流血地失敗的。這不是那種合乎天意的非暴力,這是那種最膽小的膽小鬼也要為之揮淚的懦弱。阿瓦特地方遼闊國土的國王作為囚徒被押走,而勒克瑙卻沉醉在享受的睡夢裡,這是政治墮落的極限。時尚書屋

米爾扎說:「國王被那些殘暴的人活捉了。」
密爾:「大約是吧,請救您的王吧!」
米爾扎;「先生,請等一等,這會兒我心神有點不定,可憐的國王這時大約在痛哭流涕吧。」
密爾:「讓他去哭泣吧,在那兒哪裡有這裡舒服?請看我這一着。」
米爾扎:「人的一生好景不長啊!多麼痛心的情景呀!」
密爾:「對,那是肯定的。您注意這一着,完了,您的王死了,不可救了。」
米爾扎:「我對真主起誓,您的心太硬了,看到這麼大的不幸事件您也不感到難過,唉,可憐的瓦吉德·阿里國王呀!」
密爾:「您先救自己的國王,然後為瓦吉德·阿里國王悲哀吧,這一着您的王完了,出手吧!」
軍隊押着國王從前面過去了。他們一走,米爾扎就擺好了棋子,失敗的打擊是慘痛的。時尚書屋
密爾說:「我們為瓦吉德·阿里國王致哀、唱輓歌吧!」但是米爾扎的忠心隨着自己的失敗而消失了,他正迫不及待地要報一箭之仇。時尚書屋

已經是傍晚了,廢墟裡蝙蝠開始嘶叫,燕子也一一回到自己的窩巢。但是這兩位棋手還堅持着,好像是兩個嗜血的勇士在彼此戰鬥。米爾扎先生連續輸了三局,這第4局的形勢也不大妙。他一次又一次地下決心贏棋,很謹慎地落子,但是總是下出一着臭棋從而使棋局變糟。時尚書屋
隨着每一次的失敗,報復的心情越來越強烈。而密爾先生由於興奮,有時哼哼抒情詩,有時把兩隻手指彈得作響,好像得到了什麼秘密寶藏似的。米爾扎聽著聽著,氣就往上湧,為了掩蓋失敗的難為情,他還誇獎密爾先生。但是隨着棋局對他越來越不利,他的耐心也就逐漸消失了,甚至時不時就生氣:「先生,請不要悔棋。時尚書屋
這算什麼?走了一步,接着又變了。要怎麼走就一次走定。」
「您為什麼把手放在棋子上?鬆開棋子吧,當您還沒有想好一着的時候,請不要碰棋子。」「您這一着棋要費半個鐘頭,這是不允許的。誰要是下一着棋超過了五分鐘就算輸棋。」「您又悔棋了,您還是老老實實把棋子放回原處。」
密爾先生的王后受到了威脅,他說:「我什麼時候走了棋啊?」
米爾扎:「您已經走了棋了,請把棋子放在那格子裡。」
密爾:「我為什麼要放在那格子裡?我的手什麼時候離開過棋子?」
米爾扎:「到世界末日來臨,您的手也離不開棋子,那也不算走了一着?王后要被吃了,您就開始胡來了。」密爾:「您才胡來哩,勝敗乃是靠運氣,胡來能夠取勝嗎?」
米爾扎:「那這一局您輸了。」
密爾:「我怎麼會輸呢?」
米爾扎:「那您把棋子放進那格子裡,就是您先前曾放過的地方。」
密爾:「我幹嘛放那格子裡,我不放。」
米爾扎:「您為什麼不放?您非放不可!」
爭論激烈起來了,兩人都各自堅持自己的理由,誰也不讓步。無關的話也插了進來。米
爾扎說:「誰的祖上下過棋,他就會知道下棋的規矩。他們都是割草的,又怎麼懂得下棋呢?領地那是另一回事,只憑有了領地誰也成不了貴族。」
密爾:「什麼?割草的事大約您父親幹過,我們世世代代都是下棋的。」
米爾扎:「哼,去你的吧,在迦吉烏丁·海德爾那裡當廚師幹了一輩子,今天裝成貴族了。當貴族可不是開玩笑。」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