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普列姆昌德作品選 第 8 頁


就在這個時候,吉多爾的王公坡傑拉吉①也來到了廟裡,他也看到了伯爾帕的美貌,心頭妒恨不已。①即米拉的丈夫。 二卡拉瓦爾城裡熱閙非凡,公主伯爾帕今天結婚,迎親隊將從門達爾來
作者:待考 / 頁數:(8 / 121)

就在這個時候,吉多爾的王公坡傑拉吉①也來到了廟裡,他也看到了伯爾帕的美貌,心頭妒恨不已。時尚書屋

①即米拉的丈夫。

卡拉瓦爾城裡熱閙非凡,公主伯爾帕今天結婚,迎親隊將從門達爾來迎親。人們已在作迎接客人到來的準備。商店裝飾一新,喜棚裡歡笑之聲震耳,大街上灑了香水,樓房上掛着光彩奪目的花環。這一切準備本來是為了伯爾帕,可是她這時卻獨自一人坐在花園裡的一棵樹下傷心地哭泣。時尚書屋
宮院裡,歌女們正唱着節日的喜慶歌曲。有的地方,年輕姑娘們嬌聲細語,有的地方,婦女們所戴的首飾在閃閃發亮;有的地方,笑語喧嘩。理髮師的女人,神氣得動不動就向人瞪眼;花匠的女人驕傲得忘乎所以;洗衣的女人對誰也是愛理不理;而制陶器的女人的嘴則高興得合也合不攏。綵棚中,祭司先生不時地要求施給他以金幣。時尚書屋
王公的夫人忙得披着頭髮,又饑又渴地團團轉。她滿意地聽著大家對她的嗔怪,同時又暗自稱讚自己的福氣。她慷慨地向大家施捨寶石和珍珠。今天是女兒伯爾帕結婚的日子,聽到這樣的議論有多幸運啊!所有的人都沉浸在興奮和歡樂裡,誰也沒有注意到獨自坐在樹下哭泣的伯爾帕。時尚書屋
一個青年女子走來對梳頭的女人說:「別誇誇其談了,還想沒有想到公主呀!走,去給她梳頭去。」
理髮師的女人這才住嘴不說了,兩人一同來到花園裡找伯爾帕公主。伯爾帕一看到她們就連忙擦乾了眼淚,梳頭的女人給她在頭頂上繫上了珍珠綫①,而伯爾帕卻低着頭淚如雨下。時尚書屋
①按印度教的風俗習慣,女子結婚時頭頂的頭髮中間要用硃砂劃一條綫。時尚書屋
那個年輕女子含着眼淚說:「妹妹,不要想不開,你所抱的願望就要實現了,為什麼這麼垂頭喪氣呢?」
伯爾帕看了看女伴說:「姐姐,不知為什麼我的心情很沉重。」
女伴逗她說:「等待和丈夫見面等得不耐煩了吧?」
這裡的珍珠綫是另外的裝飾品。時尚書屋
伯爾帕沮喪地說:「好像有人在我心裡對我說,如今不能見到他了。」

女伴替她理着頭髮說:「正像黎明前有一陣黑暗一樣,情人的心在相會前也有一陣煩躁不安。」
伯爾帕說:「姐姐,不是這麼回事。我感到有點不吉祥,今天我的眼皮一直跳個不停。昨晚我曾作了一個惡夢,我擔心今天一定會出現某種險阻,你不是知道坡傑拉吉王公嗎?」
天色已是黃昏,空中閃着幾顆星星。卡拉瓦爾城裡老老少少所有的人都準備好了接待迎親隊的來臨。男人們整理了頭巾,佩戴了武器。年輕的姑娘們打扮好以後唱着歌向後宮走去。時尚書屋
成千上萬的婦女坐在陽台上等待着迎親隊的到來。時尚書屋
突然一陣喧嚷,說迎親隊到了。人們整衣端坐,開始擂起了大鼓,燃放了禮炮。馬在飛奔,霎時一隊騎兵來到了王公的宮門前面。大家看到這種情形都大為詫異,因為這不是從門達爾來的迎親隊,而是坡傑拉吉王公的一支全副武裝的隊伍。時尚書屋
卡拉瓦爾人驚異得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時吉多爾人圍住了王公的王宮,這才使卡拉瓦爾人警覺起來。他們定了定神,抽出了寶劍向進攻者們衝去。坡傑拉吉王公走進了王宮,後宮裡的人都開始狼狽地逃跑。時尚書屋
伯爾帕盛裝坐在女伴旁邊,她看到這一片混亂後驚惶不安了。這時拉瓦王公氣喘吁吁地趕來說:「伯爾帕,我的孩子,王公坡傑拉吉包圍了我們的王宮了。你馬上上樓去,把門關好。如果我們還是剎帝利的話,我們不會讓一個吉多爾人活着回去。」
王公拉瓦的話還沒有說完,坡傑拉吉帶領幾個勇士已經來到了。他說:「吉多爾人就是送命來的。不過如果他們還是拉傑布德人①的話,那他們非帶走公主不可。」
①坡傑拉吉王公和拉瓦王公都是拉傑布德族人,都屬剎帝利種姓。參看本書第20、22頁注。時尚書屋
年老的拉瓦王公眼裡直冒火星,他抽出寶劍直取坡傑拉吉。坡傑拉吉躲開了他的攻擊,對伯爾帕說:「公主,願意跟我們走嗎?」
伯爾帕低着頭走到坡傑拉吉王公面前說:「行,我跟你們走!」
幾個勇士這時已經把拉瓦王公捉住,他一面掙扎一面說:「伯爾帕,你還是拉傑布德人的女兒嗎?」
伯爾帕兩眼含着淚說:「坡傑拉吉也是拉傑布德人中的英雄呀!」
拉瓦走近來說:「不要臉!」
正像躺在刀下準備作犧牲的牲口用無可奈何的目光看人一樣,伯爾帕看了看拉瓦王公後說:「我在卡拉瓦爾的懷抱里長大,難道我要讓血染紅它嗎?」
拉瓦王公氣得發抖,說:「剎帝利的血沒有那麼寶貴,為尊嚴而死就是他們的天職。」
於是伯爾帕的眼睛發紅了,她的臉也漲得通紅。她說:「一個拉傑布德人的女兒能夠自己維護自己的貞操,為此沒有大流血的必要。」
坡傑拉吉很快把伯爾帕抱在懷裡,閃電般地向外邊衝去。時尚書屋
他把伯爾帕放在馬上,自己也跨上了馬,讓馬飛奔急馳而去。其他的吉多爾人也掉轉了馬頭,他們的一百個勇士曾準備大戰一場,結果誰也沒有動過刀槍。時尚書屋
夜裡10點鐘,門達爾人的迎親隊也來了,但是當他們聽到這個不幸的消息後就回去了。門達爾的王子感到絶望,他昏了過去。正像深夜的河岸寂靜無聲一樣,卡拉瓦爾城整夜籠罩着死一樣的沉寂。

伯爾帕坐在吉多爾的宮中,垂頭喪氣地在數着前面長的樹木的葉子。黃昏時分,五顏六色的小鳥落在枝頭上唱個不停。這時,坡傑拉吉走進房門,伯爾帕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