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源氏物語 第 229 頁


「微軀不足道,豈敢承關心。何須追昔痛,憎分亦不必。」僅此數語,隨想隨寫,言猶未盡,便包好遞走。藏人少將與侍女們閒話道:「我乃常來之人,而讓我居于帝外檐下,實覺孤苦無依。目後又結
作者:待考 / 頁數:(229 / 352)

「微軀不足道,豈敢承關心。何須追昔痛,憎分亦不必。」僅此數語,隨想隨寫,言猶未盡,便包好遞走。藏人少將與侍女們閒話道:「我乃常來之人,而讓我居于帝外檐下,實覺孤苦無依。時尚書屋

目後又結新緣,想來要常來騷擾了。尚望能看昔日微薄之勞,允傳我自由出入,做個人幕之賓吧!」言畢辭謝麗去。
落葉公主自得了太政大臣的信後,對夕霧愈加冷淡。夕霧則日夜惶惑,無所適從。而云居雁的憂愁苦恨也與日俱增。夕霧的側室藤典傳聞此,想道:“夫人曾以我為不可容赦的情教,孰料現在真來了個難以匹敵的角色。時尚書屋
心下憐惜,常去信慰問她道:
「妾身無此緣,設想亦傷悲。時時惜君苦,雙淚透衣襟。」雲居雁雖疑此詩有譏嘲之意,但因正當憂患,寂寞淒苦,展閲來信後想:「連她也抱不平了。」遂復詩云:
「厄難臨他人,我心常悲嘆。身遭不幸事,卻憐慰藉難。」藤典詩覺得情真意切,更為同情。
這藤典詩昔年曾與夕霧私通。那時夕霧向雲居雁求愛不成,便移愛於她。後求婚成功,也便將其漸漸遺忘了。即便如此,她們還是生育了十二個子女。時尚書屋
藤典詩生育了二公子、五公子和三女公子、六女公子;而云居雁亦生有公子和女公子各四人,個個都活潑聰穎,可愛宜人。尤其是藤典詩所生的,相貌清秀,性情閒雅,更是出眾。三女公子和二公子由祖母花散裡撫育,源氏也常來看顧他們,倍加疼愛。至于夕霧、雲居雁、落葉公主之間的種種糾葛如何了結,實非筆墨可以盡述。時尚書屋
-

第4十章 法事

自前年那場大病以後,紫夫人的身體便明顯衰弱了。也無特別病症,只是一直萎靡不振。雖然一時並不危及生命,但一直也沒有康復的徵兆,身體每況愈下了。源氏為此很是憂愁。時尚書屋

他覺得即使她比自己早死片刻,也將不堪離別之痛。紫夫人尋思道:“世間的榮華已享盡,此生亦心滿意足了。即便即刻死去,也不覺遺憾。只是不能與源氏白頭偕老,辜負了曾立誓願,實甚令人悲嘆。時尚書屋
為修後世福德,她多次舉辦法事,並懇請源氏讓她出家為尼,于有生之年專心修行,以遂夙願。然而源氏主君執意不肯。源氏也有出家修行之願,見紫夫人如此懇求,便欲乘機一同出家。但念一旦出家,須遠離凡塵俗事,方可相約在極樂之境,同登蓮座,永緒夫婦。時尚書屋
然于修行期間,即便同處一山,也必須分居兩個溪谷,不得相見,方可修得正果。如今夫人病體日漸衰弱,已無康復之兆。如果就此分手,讓她離群索居,怎放心得下?如此牽腸掛肚,則未免惑亂道心,有背清秀山水之靈氣。因此躊躇不決。時尚書屋
于清心寡慾,毅然遁入空門的諸人眼中,似乎也太多慮了。紫夫人本欲擅自出家,但念此舉未免太過輕率,反而事與願違。因此左右為難,木免對丈夫生出怨恨。她疑是自身孽障深重之故,因此憂慮重重。時尚書屋
紫夫人近年想完成一私願:請僧人書寫《法華經》一千部。此時她急欲了結此願,便于作為她私邪的二條院內舉辦這一盛事。七增的法服,分品級製作。法服的配色、縫工等皆甚考究,非尋常衣服可比。時尚書屋
法會的排場,很是宏大莊嚴。這一切紫夫人都沒有正式與源氏主君商量過,因此源氏並未替她具體謀劃。然而紫夫人的計劃甚是周詳,無所不慮。源氏見她竟諳熟佛道之事,便深感此人慧心無限,不由萬般感嘆。時尚書屋
源氏只從旁參與了些事情。至于樂人、舞人等具體事務,皆由夕霧大將一手操辦。
皇上、皇太子、秋好皇后、明石皇后①以及源氏諸夫人,不斷派人送來誦經佈施和供佛物品。僅此數次,已難以計數,加之朝中請人的贈品,因此整個場面盛大,熱閙元比。誰也猜不准紫夫人見時有了此種宏偉志願,彷彿見世以前便已作了精心設計。當日花鼓里夫人與明石夫人都來了。時尚書屋
紫夫人將南面和東面的門打開,自己設席在正殿西面的庫房內。諸夫人的席位設在北廂,中間隔以屏風。
三月初十日,櫻花繁盛,風和日麗,令人心清氣爽。即便是佛祖所居的極樂淨土,料想也不過如此吧?即使是信仰並非特別深厚之人,一旦身臨此境,其心懷也頓覺清靜。僧眾齊聲朗誦《俄華讚歎》的《樵薪》之歌,聲震梁守。即使平常偶或聞之,也未免動情,何況值此盛會!紫夫人一聽這誦聲,便覺淒涼冷清,萬念俱滅。時尚書屋
使即席吟詩一首,並叫三皇聲傳與明石夫人。詩云:
「不惜此身隨物化,煙消灰滅方可哀。」明石夫人讀罷,便即刻作詩回覆。她尋思道:「如果答詩中流露憂傷之音,旁人一旦知曉,定會怪我不知趣。」便在詩中說了些勸慰之言:
「今始樵薪供神佛,在世修行無限期。」僧眾通夜誦唱,鼓聲不斷,通宵達旦在嚴之聲與舞樂之喜相濟,頗為壯觀動人。
天色趨明,各種花草樹木在煙霞中沐浴招展,漸漸明晰起來,一派生機盎然之景象。百鳥爭相鳴奏,宛轉似笛。哀樂之情,至此而止。接着《精王》舞曲驟然響起,曲聲由緩轉急,到後來便很是奔放熱烈。時尚書屋
許多人興奮得脫下衣抱,拋賜給那些跳舞奏樂的人。請王公中擅長舞樂者,更是加入其中,盡興發揮自己的特長。在座請人,皆情緒飽滿,歡呼之聲驚天動地。紫夫人觸物感懷,自念在世之日已所剩無幾,止不住悲從中來,不忍目睹此熱閙場景。時尚書屋
次日繼續舉行法會。因昨日破例起身一整天,紫夫人今日疲憊不堪,難以起身,只躺臥于床。多年來,每逢興會,眾人皆來表演舞樂。人人風采煥發,盡顯高超技藝。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