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在人間 第 82 頁


「要是我們那個死人還活着,要是我的丈夫,親愛的寶貝還活着,他一定會對付你,會揍你,會打你的腦袋,可是決不會把你趕走,一定會讓你在這裡獃下去。現在是全都變樣了,一點兒不合意就叫人家滾
作者:高爾基 / 頁數:(82 / 104)

「要是我們那個死人還活着,要是我的丈夫,親愛的寶貝還活着,他一定會對付你,會揍你,會打你的腦袋,可是決不會把你趕走,一定會讓你在這裡獃下去。現在是全都變樣了,一點兒不合意就叫人家滾蛋。唉,你到哪兒去呢?孩子,你到哪兒去立腳?」

十七

我同主人划著一隻小船,經過市場的街道。兩邊磚造的店房,因為發大水,淹上了二樓。我划著槳,主人坐在後艄,笨拙地把着舵。後槳入水過深,船身拐來拐去地繞過街角,滑過平靜而混濁的、象在深思一樣的水面。時尚書屋
「唏,這回水頭真高,活見鬼。不好開工,」主人嘟噥着,抽着雪茄煙,煙發出焚破呢料的氣味。時尚書屋
「劃慢點。」他驚慌地叫。「要撞着路燈柱子了。」
好容易把住船舵,他罵:
「把這麼壞的船給我們,混賬東西……」他指給我看水退後要修理店舖的地方。他的臉剃得發青,唇須剪得短短的,又加含着雪茄煙,看來全不象一個包工頭。時尚書屋
他穿著皮襖,長統靴一直套到膝頭上,肩頭掛一隻獵袋,兩腿中間夾住一桿萊貝爾雙筒槍,他老是不安地動着皮帽子,把它壓在眉梢上,鼓起嘴唇,憂慮地瞧看四周;然後又把帽子掀在後腦上,顯得很年輕,唇須上浮起微笑,回憶着什麼愉快的事情,不象一個工作忙碌的人,心裡正為了大水退得慢在發愁。顯然,在他的心裡正蕩動着和工作無關的什麼念頭。時尚書屋
我略被驚奇壓住:看著這死寂的城市是這樣奇異,密排着一排排緊閉窗戶的房子——大水淹着的城市好象在我們的船邊漂過去。時尚書屋
天空是灰色的,太陽藏在雲中,不過有時候從雲縫裡露出冬天那樣的銀白色的巨大姿影。時尚書屋

水也是灰色的,很冷,看不見它流,好象凝凍着,同骯髒的黃色的店房和空屋子一起在睡覺。雲縫裡露出蒼白的太陽,周圍一切就稍微明亮了一點,灰色的天空,象一塊布似的映在水裡。我們的小船漂蕩在兩個天際之間,石頭房子也漂蕩起來,慢得几乎象瞧不出來地向窩瓦河和奧卡河方面流去。船旁邊,漂着一些破桶、爛箱、筐子、木片、乾草,有時還有竿子或者繩子,象死蛇一般浮着。時尚書屋
有些地方,窗子開着。市場長廊的屋頂上,曬着襯衫褲,放著氈靴子。有一個女人從窗口眺望灰色的水。長廊的鐵柱上繫著一隻小船,紅紅的船腹,映在水裡象塊挺大的肥肉。時尚書屋
主人用下頦點點那些有人的地方,向我解釋:「這裡是市場更夫住的地方,他從窗口爬到屋頂上,坐上小船,出去巡邏,看什麼地方有小偷沒有,要是沒有,他自己就偷……」他懶懶地、靜靜地說著,心裡正想著什麼別的事。四周象睡眠一般安靜,空寂得令人難信。窩瓦河和奧卡河匯合成一個大湖。在遠遠的毛毿毿的山上,隱約看見花花綠綠的市區。時尚書屋
全城浸在還是灰暗色的,但樹枝已經抽芽的果園中,房舍、教堂都披上綠色的和暖的外衣。從水面傳來很熱閙的復活節的鐘聲,聽得出全城都在鳴響。但是我們這邊,卻好象是在被遺棄的墓地裡。時尚書屋
我們的小船,穿過黑森森的兩行樹林,從大街劃往老教堂的地方。雪茄的煙刺着主人的眼,使他感得煩擾,小船的船頭船身,不時碰着樹身,主人焦躁地驚叫道:「這只船壞透了。」
「你不要把舵呀。」
「哪有這種事?」他咕嚕說。「兩個人划船,當然一個划槳,一個把舵。啊,你瞧,那邊是中國商抄…」我對市場的情形,早就瞭如指掌;我也知道這個可笑的商場和它那亂七八糟的屋頂。屋頂的角落上,有盤膝坐著的中國人石膏像。時尚書屋
有一次,我同幾個朋友向那些人像扔石子,有些人像的腦袋和胳臂是被我用石子打掉的。但現在,我再也不會因為這樣的事自傲了……「真沒意思,」主人指着那商場說。「要是我來修造的話……」他把帽子望腦後一推,吹着口哨。時尚書屋
但是,不知怎的,我卻覺得,他若是把磚房街市造在這個每年要被兩條河的河水淹沒的低地上,也會是同樣枯燥的。時尚書屋
他也會想出這種中國商場來的……
他把雪茄煙丟在船外邊,同時厭惡地吐了一口口水,說:「真悶人,彼什科夫,真悶人呀。光是一班沒受過教育的人,沒有人可以談談。要吹牛,吹給誰聽呢?沒有人,都是木匠、石匠、鄉下佬、騙子……」他望着右邊從水中伸出聳立在小丘上的美麗的白色回教堂,好象想起了什麼被遺忘的東西,繼續說:「我現在開始喝啤酒,抽雪茄,學德國人的樣。德國人,老弟,他們真能幹,是好傢伙。時尚書屋
啤酒喝下去挺舒服,但雪茄還沒抽慣。抽多了,老婆就嘰咕:'你有一股怪氣味,象馬具工一樣。'喂,老弟,活着,就得千方百計……好,你來把舵吧……」他把槳放在船沿上,拿起槍,向屋頂上的一個中國人像開了一槍。中國人像沒有受損傷,霰彈落在屋頂和牆頭,向空中升起一股塵煙。時尚書屋
「沒有打中,」射手毫不懊喪地說,又在槍膛裡裝彈葯。時尚書屋
「你對姑娘們怎樣,開了戒沒有?還沒有嗎?我在十三歲的時候就已經戀愛上了……」他跟講夢一樣,講了他學徒時候跟建築師家女傭的初戀。時尚書屋
灰色的水輕輕地泛起水花,洗刷着房子的牆角。教堂後面一片遼闊的水,閃爍着混濁的光波,水面上露出幾處柳樹的黑枝。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