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四個老公我都愛 第 18 頁


」樓梯口傳來迪歐的聲音。「你們剛剛在聊什麼?」 迪歐將手提電腦和檔案放在一邊,勾起那張像是做了虧心事而垂下的小腦袋,眼神瞄向未動過的牛奶,「為什麼我一下來就沒聲音了?」 安可琪扁嘴道:「當然是在講你的壞話,你都出
作者:橙星 / 頁數:(18 / 0)

「那我請問你,你討厭迪歐這樣的轉變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安可琪的腦裡充滿問號,沒注意亞瑟的口氣格外的小心翼翼。
「照道理講,我是被『迪爾』吸引,迪歐給我的感覺很陌生,但他就是『迪爾』呀!只要他還是對我好,不對我施暴、不拳打腳踢、不吸毒酗酒,也不為了利益而欺騙我,不論現在的也好,之前的也好,我想我會一直喜歡他下去。」

前幾句話聽得亞瑟緊張極了,直到後半,才讓他稍稍鬆了口氣,勉強滿意。
不過,施暴、拳打腳踢、利益欺騙,這女人的腦袋裏到底在想什麼呀!
「你還是沒告訴我,他為什麼變得這麼奇怪?」
「你只要知道迪歐對你好就成了,想那麼多做什麼?」
水眸一眯,她覺得亞瑟閃避的回答實在可疑。「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
「什麼瞞着你?」樓梯口傳來迪歐的聲音。「你們剛剛在聊什麼?」
迪歐將手提電腦和檔案放在一邊,勾起那張像是做了虧心事而垂下的小腦袋,眼神瞄向未動過的牛奶,「為什麼我一下來就沒聲音了?」
安可琪扁嘴道:「當然是在講你的壞話,你都出現了;我還能說什麼?」
迪歐挑了眉,斜睨一旁的亞瑟,那眼神又恢復他平常的嚴厲神情;亞瑟猛搖頭裝不知道。
迪歐轉回安可琪時,目光又恢復溫度。「我的壞話?是因為我最近抽不出空陪你嗎?相信我,從明天開始,我有很長的時間可以陪你。」

「還說呢!前幾天你也說明天、明天,你有好多個明天要忙呢!大總裁。」
她才不信。
「昨天我把大部分的案子都分發下去,未來有兩個禮拜的休假,我們可以開始討論我們的計畫了。」

「什麼計畫?」
他的唇角上勾。「你忘了我們的婚禮嗎?」
「婚、婚禮?」差點被口水嗆到,這什麼時候蹦出來的計畫,她怎麼不知道?
「安琪,嫁給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凌亂的桌面擺滿吃剩一半的殘渣,迪歐當着一個獃若木鷄的客人面前向她求婚?
會不會太不浪漫了呀!
只是他眼中的希冀几乎要將她淹沒了,然後她發現自己的頭點了一下,嘴裡不小心發了一個音。「好。」

他俯首下去,給了她一記親吻當作感謝,而後有點惡意也又有點狡舍,趁小女人茫茫然的時候,將一杯牛奶偷偷喂她暍下去。「我的新娘,牛奶營養,別忘了要喝。」

男人上班了,女人清醒,驚呼一聲,小臉通紅。
她怎麼這麼輕易就把自己給嫁了,真是一點矜持都沒有。
可是,她把自己「賣」得好開心呀!
這份好心情一直維持到夕陽西下,她從大都會博物館回到家,在大門邊的花園裡發現到早上未見到的整片玫瑰。
「喜歡玫瑰嗎?」
一個俊帥到沒天理的男人倚站在藤蔓纏繞的庭柱旁,溫柔瞅着驚詫不已的她。
「迪歐!」不只是驚喜,而是太震撼了,「這些……我的天!你怎麼辦到的?」
窩進他敞開的雙臂問,迪歐收攏手臂,讓嬌小的她完全契合在他身前。
「我提早回來,就讓園藝店的人來這裡栽種,剛剛好在你回來前完工,趕上我向你求婚的時刻。安琪,你願意做我的新娘嗎?」
眨了眨眼,這問題早上不是問過了?
難道迪歐早就準備好要再給她一次浪漫的求婚?
一定是這樣的,她笑了,「我當然願意。」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彼此分享着溫柔無比的親吻。
夜深,迪歐去洗澡;安可琪在房間梳頭,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從隔壁房的浴室一路傳到她的屋裡。
「太過分了!」
「迪歐!」她吃驚,萬萬沒料到他全身只圍着一條浴巾就闖入她房內。
他抓着頭髮,一臉氣呼呼道:「不公平!明明是我先問的,為什麼會讓別人搶去,當不了第1個就算了,竟然只搶到第3個,可惡!」
「你在說什麼?還有,你跑到我房裡做什麼?」
「安琪,告訴我,你願不願意嫁給我?」緊握她的雙肩,才不管自己裸身讓她多害羞,執意要聽見答案。
是怎樣?她的話這麼不值得信任嗎?非得一問再問?「是啦、是啦!我願意嫁給你,拜託你快去穿衣服啦!」
圍了條浴巾在她面前跳來跳去,讓她心猿意馬,會不會一個不小心,有人就要表演全空秀了。
要到答案,迪歐真的就乖乖回去了嗎?
不!沒給她一記渾然忘我、陶醉不已的吻前,他是不會罷休回房去,只不過這個吻吻到差點讓他自己失控,澡有洗等於沒洗,他還得回去沖個冷水澡。
半夜,安可琪都躺上床休息了,房門卻毫無預警的讓人推開。
她半啟迷蒙的雙瞳,來人背光,但她知道是誰。
「拜託!我都說了三遍還不夠嗎?好,我願意,我願意嫁給你,可以了吧?你要是再多問我一遍,我就回台灣去了喔!」
漆黑中,他的身影緩緩走向她,一個影子站定在她床邊,安可琪輕聲一嘆,「行了,我知道你下一步要做什麼,求你快吻完快回去睡覺,我累了,明天我們還要討論結婚的事情不是嗎?」
他不煩,她都煩了行不行?
好像聽見了他的笑聲,如預期中的吻落下,不同的是,那吻不再輕柔甜蜜,而是火辣又狂妄地探舌進入,悍然糾纏着笨拙的小舌。
強而有力的手臂直接鑽進單薄的衣服,巨大的手掌施以匆輕匆重的力道,遊走在她的身軀上。
比起前三回,這一次她被侵略的領地最大,頸間滿是吻痕,還有差點停不住的激情。

第5章

會在異地結婚定居,是她以前作夢也想不到的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