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四個老公我都愛 第 26 頁


根據書上所說,要接觸幼童的心靈,首先要建立彼此的信心,問題是,她連迪凱是啥個性都摸不到,又要怎麼和他溝通呢? 好笑,她現在的行為就像個媽媽一樣,他們明明是夫妻呀! 只是除了感情不錯外,他們夫妻間好像還缺少了什麼,
作者:橙星 / 頁數:(26 / 0)

不管她使出誘哄、拐騙、恐嚇、哀求等手段,全都被打回票,他就是不讓她見第4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真討厭,為什麼不能讓迪凱出來呢?
安可琪躺在軟軟的地毯上,抱著書翻滾,一個分神,書跌到一旁,大大封面寫着《孩子內心的小宇宙》,她伸長手,摸摸摸,把書抓回藏入床底。
那頭有着好幾本相關的中文書,像是什麼《親子關係的建立》,《孩子在想什麼》等等,都被女主人藏了起來。
對,這些就是她請艷姊從台灣寄來的書。
她老公的問題就在於孩童時代的陰影,她知道自己無能為力,卻希望自己能夠幫上一點忙,好比是彌補他幼年時的缺憾,順便治療他心中的傷口,說不定對他的病情有幫助。
根據書上所說,要接觸幼童的心靈,首先要建立彼此的信心,問題是,她連迪凱是啥個性都摸不到,又要怎麼和他溝通呢?
好笑,她現在的行為就像個媽媽一樣,他們明明是夫妻呀!
只是除了感情不錯外,他們夫妻間好像還缺少了什麼,是什麼呢?
突然,一通緊急電話打斷了她的思考。「什麼?那女人又來了?等等,亞瑟,不管你用什麼方法都好,幫我攔住她,不准讓她欺負我老公……快?我在快了嘛!得讓我先找到褲子呀……」

抓了衣服套上,安可琪刻不容緩的衝到公司,時間剛剛好,被人阻擋好一陣子的瑪莎夫人前腳才一進,她已後腳跟入。
「安琪,她剛進來沒多久。」
站在門口的亞瑟,邊眨眼邊對她報告。
她點頭,瞧了一眼坐在椅上成了木頭人的可憐老公,吸口氣忍下怒意,無視沙發那頭婦人一臉鄙夷的神色,她客套性地打聲招呼。「您好呀!姑媽。」

「我不承認你這個低賤身分的女人是迪歐的妻子。」
瑪莎夫人的口氣依舊高傲得不得了。
「沒關係,我老公承認就好了。」
故意挑釁對方的權威,安可琪無謂的聳肩,走到老公身邊,輕佻的往他身上一坐,一手勾着男人頸項,一手貼在他胸口。「老公,你說是不是,我是不是你最親愛的妻子?」
迪歐讓懷中溫暖的嬌軀喚回神,她的盈盈笑容令他慘白俊容漸漸恢復些許的顏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安琪?」他不確定的問。
「是呀!就是我。」
勾下那張蒼白俊臉,安可琪掩飾胸口的心疼道:「我在家無聊呀!難道不能來探你的班?哦!你該不會是偷藏了什麼女人在公司,所以我一來,你做賊、心虛……」

「你知道我沒有。」

「不然你老婆我特地來找你,你都不表達感動,熱情的親吻我一下,這不是心虛是什麼?」她故意皺眉又扁嘴,表現得委屈十足。
「安琪……」
他笑了,不辜負她逗他放鬆的目的,迎合她的要求,吻了她。
兩人無視旁人的親密舉動,讓在場的瑪莎夫人臉色瞬間變綠了。「迪歐!」
這一聲,分開了擁吻的兩人,讓好不容易恢復笑容的男人又緊繃起來,下意識他擁緊懷中的女人。
安可琪把臉埋入男人頸間,看似挑逗,其實是在她老公的耳邊輕聲安撫。
「真是不要臉,這樣勾引男人。」
瑪莎夫人不理會安可琪無恥的表現,沉下聲音道:「迪歐,我剛剛說的,你聽到就快開支票給我。」

「為什麼要我老公開支票給你?」嬌嫩嫩的聲音從男人胸前傳來,露出一副好事被人打斷的不爽模樣,安可琪開始嗲聲嗲氣埋怨,「姑媽,您沒看到我和我老公正忙着,識相的就請快走,有事下次再說嘛!」
「我是在跟迪歐說話,不是跟你這個不三不四的女人。」

安可琪眼一瞄,勾下男人的臉,啾啾兩下,發出很大的親吻聲,「老公,你姑媽好吵,趕她走!」
未了,她又貼在老公胸前,模樣好嫵媚。
「你敢!」這兩個字同樣也是對侄子說,她不相信他有膽這麼做。
「為什麼不敢?」安可琪回以一個挑釁的眼神。
「迪歐,我命令你把這女人趕出去,還有馬上把支票給我!」瑪莎夫人火了。
「你以什麼身分跟我老公開口要錢?一要就要個幾百萬,哇~~我老公是欠你錢,還是賣身給你,為什麼要他養一個對他沒有貢獻,又不曾善待過他的人?」看不慣對方的趾高氣昂,只會跟她老公伸手拿錢,有沒有想過錢是她老公辛辛苦苦賺來的耶!
這樣欺壓她老公,她非報仇不可。
「你閉嘴,還輪不到你教訓我。」
瑪莎夫人惡狠狠的瞪着安可琪,如果不是年紀大了,她有足夠的體力把這個女人扔出去。
「憑我是他妻子,理所當然替他管理家裡的一切事務,姑媽,我老公可沒義務送錢給你,你想攀親戚關係要錢,以後每個月我會讓人存個十萬美金給你,再多就不可能了。」
這已夠她養老了。「還有,請你以後態度要好一點,再怎樣,我老公也是康諾爾的總裁,絶對比你的身分高上好幾階,你要是再對他不敬,小心我連半分錢都不給你。」

瑪莎夫人氣得發抖,她把矛頭轉向自始就不發一語的男人,「迪歐,你敢聽那女人的話,你敢!」
「老公,你說會疼我的對不對?」安可琪撒嬌的在他身上磨蹭幾下,聽見淺淺的呼吸聲轉為急促,對上幽黯的深瞳,她知道她老公的心思全在自己身上,「所以,我說的話你都會聽對不對?」
又搖又晃地,她在他身上相當不安分,企圖誘拐他說話。
一直在他耳邊對不對、對不對的問,迪歐快忍受不住這個像隻猴子在他身上點火的女人。
「對。」
他氣息不穩,艱澀發了音。
「那,快叫她滾!」小手一指,指着早氣得臉紅鼻子粗的老婦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