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四個老公我都愛 第 29 頁


有好感,這幾天我跟他聊了很久,他對我的態度和以前沒兩樣,就連迪爾和迪文都記得……」 梅樂蒂笑彎了眼,安可琪卻笑不出來。 這女人連迪歐、迪文都知道! 當初瞞她瞞了這麼久,娶了她也不肯吐實,卻把病症毫無保留的全
作者:橙星 / 頁數:(29 / 0)

連她去問,那傢伙嘴巴都閉得死緊,管他是迪文、迪歐還是迪爾,他讓她覺得好挫敗,好……好氣餒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如果我陪在他身邊,迪歐一定沒事的,因為他是那麼喜歡我和在意我。」

咻!
一枝無形的箭,狠狠射中安可琪的心。
「小時候,迪歐就和我約好將來我們要做夫妻。」

咻!
又補上一枝利箭。
安可琪瞪着話中有話的梅樂蒂。「你究竟想說什麼?」
嘴角不懷好意的一勾,梅樂蒂慢條斯理道:「瑪莎夫人知錯了,她找我幫忙想求得迪歐原諒,她告訴我,迪歐雖然結了婚,但其實他一直都忘不了我,只是心有芥蒂,不好來找我。」

「我就跟你把話說白了,我和迪歐本來就互有好感,這幾天我跟他聊了很久,他對我的態度和以前沒兩樣,就連迪爾和迪文都記得……」

梅樂蒂笑彎了眼,安可琪卻笑不出來。
這女人連迪歐、迪文都知道!
當初瞞她瞞了這麼久,娶了她也不肯吐實,卻把病症毫無保留的全告訴梅樂蒂,這算什麼!
「那麼你知道迪凱嗎?」安可琪冷冷的打斷對方愉悅的聲音。
「迪凱?」梅樂蒂眨了眨那雙足以嫉護死人的漂亮藍眸,以勝利者之姿道:「當然知道呀!怎麼?他沒有告訴你嗎?」
咻咻咻咻!
數不清的箭,一枝又一枝搶着射中安可琪胸口的紅心點。
可惡老公、混蛋老公、豬頭老公,該死該死該死……
才在心中臭罵某人,某人就現身。
「安琪,你不是不舒服?怎麼還站在外頭吹風?快進屋去,彆著涼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莫名其妙遭妻子瞪眼的男人,實在不明白自己惹到她哪裡了。
「安琪?」哦!她狠狠踩了他一腳。
「閃開啦!你擋在我面前,要我怎麼進屋子?」
忍着腳上的痛,迪歐若有所思的瞧著妻子氣沖沖的背影。
「我們是不是該走了?」
他扭頭,迎面的是笑臉吟吟的梅樂蒂,他劍眉一擰,剛剛這裡出了什麼事?
***鳳鳴軒獨家製作******
突如其來的電話讓安可琪收拾起惡劣的心情出了門,見到與她相約的人,令她相當詫異。「你……你真的是艷姊?」
拿着衛生紙擰鼻涕的女人,聽見這質疑的口吻,哭得更大聲了。「沒良心的……你在我公司裡都做了……好幾年,居然還認不出我是誰……嗚嗚,我怎麼這麼可憐……」

「我不是沒良心,我是……哎呀!你別哭了呀!」
這張素淨的臉怎麼也不像自己認識了好幾年的大花臉,清秀臉蛋看起來比自己還要年輕好幾歲呢!
安可琪把臉轉向另一旁的少年,少年一臉大便臉,不甘不願的扯動嘴角肌肉,「可琪姊,這女人千真萬確就是我家那個老女人。」

徐嬌艷哭累了,打了嗝,暍了幾口果汁。「可琪,我被拋棄了!」
說到傷心處,徐嬌艷「哇」一聲,又哭了出來。
少年摀住雙耳,臉上的羞紅是因為別人的側目,「拜託你安靜點好不好?你和蔚大哥根本就沒開始,哪來的拋棄?」真是丟臉丟到大西洋來了。
「他趕我走,就是拋棄我!」吸了兩下鼻子,徐嬌艷情緒稍微穩定住。
「廢話,人家女朋友明明都變了臉,你還一個勁往蔚大哥身上貼去,你不要臉,別人還要呢!」
徐嬌艷的暴力是不會因為身處異地而改變,她照樣給了少年一記爆慄嘗。「他沒有在我面前承認,那女人就不是他女朋友!不管,他趕我走,他拋棄我,所以我要哭,我要出來透氣,我需要安慰!」
「你這老女人的腦袋到底有沒有問題呀?哦!你還打!你就不怕把我打笨嗎?」
「誰教你沒大沒小說話,叫我姊姊或徐小姐,聽到了沒有?」
「呸!我才不要叫一個有暴力傾向的老妖婆……」

這兩人在一起似乎永無安寧之日,安可琪從對話中漸漸明白他們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可琪,我難得出來一趟,想去落磯山脈走走,順便散心,你別理那個拖油瓶,我沒要他來,是他自己硬要跟來的。」
不理會眼珠子快瞪出來的弟弟,徐嬌艷哀求着,「反正你現在又不工作,就跟你老公說一聲,陪陪我這個失戀的可憐人出去玩嘛!」
安可琪好為難,她家裡也有問題需要解決呀!
「好不好嘛!可琪,你要幫我忘記那個負心的男人。」

還沒交心,就被她列入負心之位,那位蔚大哥還真可憐。
「走嘛、走嘛!陪我一起走走嘛!」
面對一張掛着淚珠,楚楚可憐的清秀小臉,除了不適應之外,安可琪實在很難開口拒絶。
此時,安可琪手機響了。
沒聽幾句,她的臉色便愀然一變,「不要!你自己去跟兒時玩伴吃晚餐去,我不舒服,有艷姊陪着我就好,對,她來紐約了,就這樣。」

等她掛上電話,一旁嗅到問題的徐嬌艷等不及的發問。「怎麼了?聽你的口氣,你好像很生氣,什麼兒時玩伴?那是誰?是女人?跟你老公很好?」
不知道為什麼,每當有八卦出現,徐嬌艷就覺得好興奮,難過的情緒一下子全跑得不見蹤影。
「艷姊,你的眼淚呢?」安可琪涼涼的瞥她一眼。
徐嬌艷一怔,摸摸自個兒的臉蛋,嘿嘿兩聲,「它已經打包好行李,準備和主人一同出發去美西了。」

***鳳鳴軒獨家製作******
冬天的關係,九點的紐約天空,早是漆黑一片。
迪歐走入黑壓壓的臥房,躡手躡腳的爬上床,摸着妻子的睡容,無奈的輕嘆。
以往這時候,安可琪總會像隻貓兒一樣蜷曲在他懷中,用他最喜歡的柔軟音調唸著她買來的故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