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四個老公我都愛 第 32 頁


。」 不願意醒過來? 「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的惡意離開,讓他們決定以沉睡來逃避現實,以後他們不會再出現了。」 安可琪張着口,好半天才找到聲音,「有沒有搞錯?受傷的那個應該是我才對耶!明明就是你……
作者:橙星 / 頁數:(32 / 0)

也許迪凱的個性不是那麼討喜,但他仍是那個希望有人疼他的男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試探性一問:「我老公從來不喝烈酒的。」

劍眉一挑,他不容置疑的回答,「那你最好記住,從現在起,你老公喜歡喝烈酒,還不容易喝醉。」

「好啦!我記住了。」
舌一吐,果然和她想的一樣。
「你先在沙發上坐好,再等我一會兒,我們就可以回去了。」
他放開她,回到辦公桌前。
「等等,迪……」
在他斜視下,趕緊改口,「老公,先前不管我怎麼哀求,都見不到你,可是現在、現在……」

「因為他們不會再出來了。」

她一怔,「我不明白。」

「你要他們信任你,結果你卻不信任他們,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理由而離開,說要陪他們一輩子卻食言,他們太傷心了,全都不願意再醒過來,所以只有我出現。」

不願意醒過來?
「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的惡意離開,讓他們決定以沉睡來逃避現實,以後他們不會再出現了。」

安可琪張着口,好半天才找到聲音,「有沒有搞錯?受傷的那個應該是我才對耶!明明就是你……」
想指着他鼻子罵人,可惜現在迪凱的模樣比較凶狠,在他譴責的注視下,她只好默默收下小小食指,「明明是你的表現……還有那個梅樂蒂……難道我連表示不滿情緒的權利都沒有?」
「沒用的,你現在無論說什麼他們都聽不到,你該高興,從現在開始就只有一個我。」

安可琪說不出心底的懊悔是什麼,她不過是表現一下嫉妒和生氣,會很過分嗎?
迪凱嘴角一抿,不再看她受傷的神情,他打開螢幕,繼續未完成的工作。
不一會兒,他接了通電話,臉上猝然起了狠戾之色。「亞瑟,替我向喬治說一聲,要他在這一個月內,將歐洲幾問分公司的員工全撤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堅決表情有種絶不遲疑的可怕意味,「職員怎麼辦?我難道還要替這些人找生路不成?這一切只能怪他們跟錯了人,別以為我不知道那幫老傢伙全都跟那女人有勾結,想幫她說話,我才不管什麼元老不元老,全部給我裁掉!」
他冷笑,「我要讓這群人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臉上帶著深沉的恨意,對!他就是要報復所有曾羞辱過他和惡待他的人。
灰眸不懷好意瞄了一下沙發那端,被他狠絶口氣嚇出一身冷汗的小妻子。
一通電話注定了好多人的失業,安可琪真的意識到了迪凱的報復行動不是說假的。
掛上電話,陰沉的臉色稍微收斂了一點。「好了,我們回家吧!」
回家?
安可琪刷白了臉。
非常好,那接下來,是要跟她這個流浪出走,讓他不悅的妻子算帳了嗎?
***鳳鳴軒獨家製作******
提心吊膽了一個晚上,直到就寢,她發現迪凱並沒有對她做出任何的「處置」,這才逐漸放鬆下來。
梳洗完的安可琪邊擦拭頭髮邊走,身子毫無預警被人一抓,嘴裡猛地被灌入好大一口烈酒,同下午一樣的灼辣感刺激着她,害她不停的咳。「你……」

好不容易能發一個音,一口烈酒就哺入,她嗆得流出淚水。
一口又一口,等她終於能呼吸新鮮空氣的時候,已不知被灌了多少酒,頭好沉,人也好昏。
一陣天旋地轉,她倒坐在床上,手中被塞入一個硬物,身旁有人摟着她躺下。
這輩子還沒有因為喝酒而醉過,她敲了敲昏沉沉的腦袋,眯着眼想看清楚手中的東西。
那是……一本書!
她眨眨眼,好半天才確認這是她送給某人的聖誕禮物。
「從頭開始念。」
命令的聲音低沉而嚴厲。
「你把我弄得頭暈腦脹,我要怎麼念?」
他搶來披在她肩上的毛巾,接替她的擦發動作,見她完全沒有要念的跡象,詭譎的唇角一揚,「你不念是嗎?」
抓來床頭的酒瓶,他口一含,不顧身前人兒掙扎,又賞她一口火辣辣的烈酒。
「咳、咳!你、你變態呀!」喉嚨好難受,她連視覺都開始迷茫起來,覺得眼前的他竟然……在笑。
「你再不念,我不介意多讓你暍幾口酒。」

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微醉,耳邊搔弄她的聲音變得好好聽,燒得通紅的臉蛋又氣又羞地瞥向他,見他又吞了一口酒,她連忙頭一縮,看著腿上的故事書。
「幹嘛一定要我說?想聽故事不會去找別人說呀!」嘴裡埋怨,想到那個「別人」,心中就一酸。
「我不要其他人,我只要你說。」

如此堅定的口氣,趕走了那股酸味,更讓她的心怦怦加快跳動,真怪,明明頭昏得難受,她卻……想笑耶!
拍拍臉頰,想讓意識集中一點。「好吧!你要聽哪一個?」
「全部。」

「全部?那要念多久?」安可琪直想咬他一口。
是,她是咬了,不過是在又吞了一口酒之後,她氣呼呼的咬住他的唇,可最終又怕他會痛,咬了一秒不到又放開。
「快念!」他催促。
念、念個屁呀!
她現在連手裡捧的是什麼都快看不清楚了,她用力地甩了幾下頭,提振些許精神。
「念呀!」趁她反應遲鈍時,他藉機又將一口烈酒強灌進去。
漸漸習慣了喉中的灼辣感,安可琪不再難受,但腦子卻已失去思考能力。「你、你不准再打擾我,不然我就不念了。」

好討厭,要她念,又一直打斷她。
她揮手趕他,目光卻始終沒辦法對準手中的書。
「好,讓你念,快點。」

等了半天,她依然沒反應。
他摸着幹得差不多的長髮,注意她垂着腦袋的模樣,應該醉得差不多了。「你還不念,我看你很想要我喂你喝酒是吧!」
捧着那張紅通通的小臉,聞到她帶著酒味的吐息,還有幾聲近乎呢哺的聲音。
「你、你不能再灌我……我會醉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