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四個老公我都愛 第 33 頁


臉,朦朧中,她被載到公司,渾渾噩噩的過了一日——某人忙碌辦公,她則在小套房裡捕眠,時間一到,自然有人哄醒她解決午餐。 等她終於睡飽了,有精神了,某人也下班了,結束晚餐回到家後,某人再度使用同樣的手法,讓安可琪二度成了
作者:橙星 / 頁數:(33 / 0)

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垂了幾下頭,很失敗的撞上男人的肩頭,無焦距的眸子闔上,代表陣亡了。
迪凱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床上酣睡的女子,搔她癢,她毫無反應:在她耳邊大叫,她動也不會動一下,看來她是睡死,不,醉死了。
慢慢的,他的唇角揚起了一抹迷人的笑容,抽走她腿上的笨重故事書,替她蓋上薄被,並且低頭在她額上印下一個吻。「就是要讓你醉,才不怕你再偷跑。」

這微笑是計謀成功的微笑,他終於可以心安了。
***鳳鳴軒獨家製作******
翌日一早,宿醉的頭痛讓安可琪毫無反抗能力,半哄半命令地被人騙起身刷牙洗臉,朦朧中,她被載到公司,渾渾噩噩的過了一日——某人忙碌辦公,她則在小套房裡捕眠,時間一到,自然有人哄醒她解決午餐。
等她終於睡飽了,有精神了,某人也下班了,結束晚餐回到家後,某人再度使用同樣的手法,讓安可琪二度成了醉美人。
這樣周而複始,清醒也好、昏迷也罷,安可琪几乎二十四小時都跟他在一起,三天來根本沒有私人時間。
就算腦袋再慢半拍的人,也可以察覺出他的惡意。
這就是給她的懲罰?讓她每天頭痛得不知今夕是何夕。
坐在小套房的床中央,她嘲笑自己有多久沒瞧見晴朗的紐約天空,好難得,今天她下午三點就清醒了。
隨身帶來的小背包裡,此時傳來叮叮咚咚的聲音,她抓來手機一聽。
「安可琪!」
這聲音……「艷姊?」
被她老公一整,她根本沒腦力想到人在飯店的艷姊。
「艷你的頭!你還記得我嗎?」打了幾天電話都找不到人,徐嬌艷是擔心甚于生氣。
「抱歉,我不是故意忘了你們,你和小明還好嗎?」
「哼哼!好什麼?飯店缺空房,要我這種沒預約的房客明天退房,我們就快被飯店趕出來了,本想找你看看能不能借住你家,結果你這女人有了老公就把朋友晾在一旁,太過分了。」
誰知道這傢伙一回家就不見蹤影。
「抱歉,你現在在哪?我去找你再跟你解釋。」
一時很難講清楚她的家務事。
「算你有良心,知道要出來見我,好吧!我們約在咖啡店碰面,這裡是……」

「嗯,等我。」
安可琪在鏡子前整理儀容,躡手躡腳的打開連通迪凱辦公室的門,把頭一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沒人。
她鬆了一口氣。
不想見他,這個惡質男人太難掌控,只要隨便一個挑弄的眼神,都能讓她像個不知所措的少女,任憑他擺佈欺負。
安可琪撕下便條紙,寫下要出去的留言,擺在那張大得嚇人的辦公桌前。
可惜人還沒碰上把手,門卻在她面前被推開。
鋭利眸光從她早早恢復清醒的小臉下移到想往外溜的兩條腿,開始冒出不悅的火花。「你打算出去?」
迪凱揮了一下手,示意後頭跟進的部屬先退出,他往前一進,把安可琪推入內,門在他的掌下一關。
「被關了這麼多天,我當然想出去呼吸空氣。」

不理會她的嘲諷,迪凱臉色一沉。「要去哪?」
她沒骨氣地倒退幾步,吞下恐懼的唾液,「我跟艷姊約好,要去喝咖啡。」

想到什麼,她忙補充道:「艷姊就是徐嬌艷,以前我在台灣的老闆,她半個月一剛來紐約……」

「我知道她是誰。跟她說改約到晚上,大家可以一起吃個飯。」
等下他有個會議,走不開。
「為什麼要改約晚上?我現在明明有空。」

「你以為我會讓你自己去?」
「難不成你要跟?」確認到男人臉上的肯定答案,她詫異道:「艷姊是找我,又不是找你。」

「從現在開始,你到哪,我都會跟到哪。」

言下之意,她休想離開他的視線。
「你看這麼緊做什麼?我又不會跑掉!」一股莫名的怒意被點燃,她頂了回去。
「對沒信用的人,你以為我還會再相信一次?」
「跟你說過我不是偷跑,我只是……」

「只是在生我的氣,所以故意用離開來嚇我?」他的口氣跟着一凜。
「你……凶什麼?我、我本來就沒有真的離開你的念頭。」
氣勢突然消失,安可琪吶吶道。
看來她老公依然耿耿于懷那件事。
咦?等等,安可琪恍悟地想通了,故意將她灌得昏天暗地,其實是不再讓她有離開他的機會。
埋怨的心情瞬間變了,她看他的目光放柔,「我沒有離開你的意思,從嫁給你開始,一直都沒有,好啦~~我承認我是有生過氣,氣到想過要離開……」

男人臉色更加的陰沉,但她心裡卻樂了一下。
「但是,我捨不得呀!真的,跟艷姊出去玩的時候,每到晚上睡覺,我腦子裡就都是你,還常常後悔我到底是為什麼耍脾氣一個人出來……」

她舉起雙臂,緩緩圈上粗腰,她將自己貼在他身上,像以前一樣的撒嬌。「我保證不離開你,別再灌我酒了好不好?酒醉的滋味真的好難受,你都不知道每次我睡醒,都會頭暈和反胃,你還一直要我吃東西,好幾次我躺在床上都快吐了呢!難道看我不舒服,你就開心了?」
他不語,摟她的雙臂卻緩緩收緊,從他用掌揉着她肩頸看來,安可琪便知自己的軟語有效了。
其實她老公還滿好掌控的啦!
就像書上教的,對孩子撒嬌,可以化解孩子心中的不滿,對付她老公也是一樣。
「我都跟你坦白了,你就別這麼計較了,我只是出去暍個咖啡……」

「你給我乖乖待在套房裡,晚上我再陪你一起去。」

「你不能這麼不講理,以前我老公才不會這樣子!」看來,他的專制病症比她想象中嚴重。
「那是以前,請你記好我迪凱就是一個霸道無理,不准有人違背我意願的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