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四個老公我都愛 第 35 頁


這裡的人是他,我今天就是要把他隱瞞的事情公佈出來,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根本不配當康諾爾的總裁!」她就是要閙,閙到記者聽到,閙到這個男人身敗名裂。 迪凱面無表情,手指關節敲着桌子,像是在欣賞一場閙劇。 「這個消息被我
作者:橙星 / 頁數:(35 / 0)

會議室門被大力推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戲劇性的侵入,頓時讓會議室陷入一片寂靜。
失去風光的瑪莎夫人,臉上的老態清晰可見,她痛恨的眼神大刺剌的掃向挑眉的男人。
「你對得起你父親嗎?居然這樣對待自己的親姑母,把我趕走,還將我的心腹一個個踢出康諾爾,你真以為當初我父親把你從精神病院帶回來,還甘心認你這個神經病當孫子?」
「錯!那是因為你父親死了,他沒有繼承人可以繼承他的公司,只好找你,該死!怎麼說繼承康諾爾的都該是我,不是你!你沒有權力這樣對我!」
「瑪莎夫人,我拜託你離開好不好?」秘書一張臉都快哭了,尤其見到總裁冰冷的神情,就怕被怪罪沒盡到責任。
「我為什麼要離開?該離開這裡的人是他,我今天就是要把他隱瞞的事情公佈出來,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根本不配當康諾爾的總裁!」她就是要閙,閙到記者聽到,閙到這個男人身敗名裂。
迪凱面無表情,手指關節敲着桌子,像是在欣賞一場閙劇。
「這個消息被我父親用錢壓了下來,所以沒有人知道,迪歐·佛斯特從小就有嚴重的精神分裂症,我這裡有他的入院資料。讓一個有精神疾病的病人坐上總裁這個位置,不是讓全世界的人看笑話嗎?」瑪莎夫人以為自己占了上風,但她少計算一樣,眼前的男人已非懼她、怕她的男孩了。
迪凱唇角一揚,恭喜她徹底惹惱他,也許把她踢到非洲讓她自生自滅是個不錯的選擇。
可惜報復計畫還來不及執行,門端傳來更加怒不可抑的女音,同時間打斷一室的竊竊私語。
「你居然還有臉在這裡大放厥詞,到底有沒有羞恥心呀?說我老公有病,怎麼不想想一個孩子為什麼會被人逼到送進醫院裡治療,還不都是你造成的!」
又一個意想不到的人闖入,應該說踩着大步衝進來,畢竟,沒有人敢攔總裁夫人呀!
「你有醫院證明,我就沒有嗎?告訴你,我還有驗傷證明咧!趁今天這個機會讓我們把話說清楚也好,看是我從小被欺負的老公會讓人噓下台,還是一個以虐人為樂的老妖婆才該被人攆出去!」
「來吧!我們今天就講清楚,你當年是怎樣欺凌我老公,怎麼仗着姑母的身分要他為你做牛做馬……我真是不齒你這個老妖婆的行為!」近墨者黑,太常聽那對姊弟吵架,安可琪也不知不覺跟着學了起來。
她將護衛之姿表現得淋漓盡致,好像忘了現在的迪凱已有足夠的能力對付所有問題。
而她,也一直沒去注意閃閃發亮的鎂光燈。
***鳳鳴軒獨家製作******
燈光美、氣氛佳,優雅餐廳配上頂級的美酒佳餚,一流的享受呀!
可惜佳人的視線始終落在膝上扭轉的手指頭,她正為下午在會議室內的囂張行為感到羞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去找迪凱是要他手下留情點,沒料到最後卻變成她在吼叫,她甚至完全沒注意現場有記者圍繞,她的每一句咆叫聲,全都讓人精采記錄下來,會議也因她而中斷。
哦!她的臉都丟盡了。
與其面對老公似笑非笑的嘲弄注視,她正在考慮要不要先找個洞鑽進去好了。
「你不餓?」
餓呀!可是哪還吃得下。
男人的手上前,替她切着沒動過半口的魚排,在她怔愣當口,叉子插好的魚肉已送到她嘴前。
「又不是小孩子,還要我幫你切好送到嘴巴裡嗎?」
口氣不是很好,但這一瞬間,安可琪竟然有種鼻酸的感覺。
以為他會指責她的多事,畢竟,她頂着總裁夫人的頭銜,在公司像潑婦一樣與人對叫,可是他從頭到尾都沒提出不滿。
他依然是那個寵着她的男人呀!
「以前我老公才不會說我像小孩。」
她張口,吞下讓她感動的魚排。
這一吃,才發現肚子真的好餓。
「讓你失望了,我不是他們,也不可能是他們,你最好適應我的個性。」
說歸說,當叉子空了,他又叉了一小塊魚排,等着她再張口。
「下午的事,你會不會不高興?」覷了他一眼,慢吞吞嚥下第2口魚肉。
她把該說跟不該說的全吐出來了,雖然避開了老公的病,但是一個男人從小的受虐經歷被攤在大眾面前,心境上多少會覺得不悅和沒面子吧!
「做了才來問,你不覺得太遲了?」拿起紙巾擦拭她的嘴角,溫柔的動作與揶揄的口氣成反比。「恭喜你榮獲明天財經新聞的頭版人物。」

她捂臉哀號。「討厭!要不是因為想保護你,我會那麼潑辣嗎?」指縫中,她不見他臉上有任何的怒氣。
當然啦!迪凱就愛看她為了保護他,揮舞着小拳頭和人爭論,他高興都來不及,又怎麼會生氣。
見他端起紅酒,秀眉一擰。「又來了,東西都沒吃完,喝這麼多酒。」

「想喝嗎?」
「免了,我不喜歡喝酒。」
那幾次悲慘的經驗讓她對酒非常反感。
「胡說,你前幾天不是喝了很多。」

「那是我被偷襲。」

俏紅的臉蛋吸引着他一親芳澤,唇朝她逼近,「那就再被偷襲一次吧!」
「迪歐!」由遠而近,傳來一聲嬌暍。
俊眉似苦忍着多種折磨而痛苦的深鎖,近臨她的唇不到一公分處,他停下衝動。
安可琪推着他的胸膛,要他坐好,酡紅的臉蛋往右一瞄,那名出聲的人卻令她皺眉。
如果不是梅樂蒂,她不會毅然出走,多少安可琪對她是有些芥蒂的。
比方說,她與自己老公的友好關係。
梅樂蒂無視人家正牌老婆在場,一屁股便往男人另一頭空位坐去,兩手踰矩地搭上他的手臂,楚楚可憐道:「迪歐,你怎麼能這樣?居然跟我爹地建議把我嫁給那個大胖子,我不要!」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